Family-planning adjustment isn’t an invitation to bring on the second kid – 国家卫计委:调整生育政策不代表放开“二胎”

Read or translate in

调整生育政策不代表放开二胎

近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党组下发通知印发“服务百姓健康行动”实施计划,其中提到“完善生育政策,适时出台调整方案”,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不过,国家卫生计生委宣传司司长、新闻发言人毛群安表示,“如果把调整‘生育政策’简单地理解为二胎又有放开的迹像这明显是不正确的。”

“完善生育政策,适时出台调整方案”被部分媒体报导与放开“二胎”政策联系起来。近年来,在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龄化加速的社会大趋势下,有学者提出逐步放开二胎政策,例如可从“单独二胎”开始。“单独二胎”是指夫妻双方一方为独生子女的可生育第二胎。

而据国家卫生计生委网站8月2日消息,对此,国家卫生计生委宣传司司长、新闻发言人毛群安表示必须长期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不动摇。

毛群安表示,在今后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人口多、底子薄,人均资源占有量较少,环境容量不足,发展不平衡,仍然是我国的基本国情,人口对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压力将长期存在。必须长期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不动摇。

同时,毛群安称,“完善生育政策”是国家卫生计生委的一项重要职责。完善生育政策既要考虑维持我国的低生育水平,又要考虑群众的生育意愿、经济社会发展和人口结构变化等诸多因素。因此,“我委正在组织调研人口数量、素质、结构和分布的关系,研究提出完善政策的思路和方案。”

不少媒体都把上述发言解读为这是“单独二胎”政策是否放开正在研究当中的信息。

不过,据《北京晨报》8月7日报导,毛群安进一步澄清称,现在很多人把生几个孩子狭义地理解为生育政策,事实上,生育政策包括非常庞杂的内容,“如果把调整‘生育政策’简单地理解为二胎又有放开的迹像这明显是不正确的,这和是否放开单独二胎或者二胎政策不是一回事。”

“完善生育政策”并非新提法

据前述《北京晨报》报导,人口学家、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指出,人口计生政策调整与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并不矛盾,而且“逐步完善政策”并不意味着要“放开二胎”。他还指出,完善生育政策并非新的提法,早在人口发展十二五规划中已提出类似说法。

据瞭解,《国家人口发展“十二五”规划》、国家卫生计生委“三定”方案中,均提到要逐步“完善生育政策”。

2013年6月25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组建后举办首期在线访谈,并在其新浪官方微博“@健康中国”上直播,众多网友评论仍围绕着计生问题,包括“失独”如何解决、能否放开单独夫妇生育二胎等。

例如,有网友问及,在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中长期规划中生育政策的完善如何体现?对此,国家卫生计生委规划信息司司长侯岩回应,在现行生育政策条件下,人口增长的态势进一步减弱,但预计未来20年我国人口总量仍将继续惯性增长,人口与资源、环境及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矛盾将进一步显现。因此,国务院已经下发的人口发展“十二五”规划,把“坚持计划生育国策,稳定低生育水平”作为“十二五”时期人口发展八项任务之首。

侯岩表示,“我们将根据国家人口发展战略,逐步完善计划生育政策体系,落实国家人口发展规划中的有关任务,促进计划生育工作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协调、与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相适应。”

2012年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出现下降

据前述《北京晨报》报导,陆杰华认为,根据目前的人口形势,我国生育政策已经迎来调整窗口期,原因是我国已长期处于低生育水平,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劳动年龄人口出现下降。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2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在2012年出现了相当长时期以来绝对数量的第一次下降。2012年中国15岁至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为9.37亿人,比上年末减少345万人,下降幅度为0.6个百分点。与此同时,2012年,60周岁及以上人口为1.9亿人,占总人口的14.3%,比上年末提高0.59个百分点。

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也特地提出,建议媒体关注劳动年龄人口下降的数据,“中国15岁以上不满60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在比较长的一段时间,至少在2030年以前,我想应该是稳步地、逐步地有所减少。”

“你说是不是我对这个问题有忧虑,我也不否认。”马建堂说,经过了几十年的计划生育以后,中国的人口和劳动力供应格局出现了一些变化。他认为,“在坚持计划生育政策这个国策的同时,根据新形势的变化,研究适当的科学的人口政策也是很必要的。”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 : Nanfang Zhoumo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