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ck to steady-growth policy – 坚持理性的稳增长组合政策

Read or translate in

近日,温家宝总理在湖北考察,并与六省负责人一起研究分析当前经济形势,明确发出了宏观经济政策转向的信号。温家宝说,要把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要根据经济运行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有针对性地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及时适度预调微调,扩大内需,稳定外需,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
宏观政策的这一转向,不难理解。参加座谈会的河北、辽宁、江苏、湖北、广东、陕西等六省负责人反映,目前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结构调整取得新进展,民生持续改善。但是,这些负责人又说,需求不足、部分行业和企业效益下降等矛盾比较突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媒体则报道,今年以来,上海、佛山等不少城市曾经突破限购等房地产调控政策,原因很简单:房地产是城市经济的支柱产业和先导性产业,尤其是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严重依赖土地财政。房地产调控政策让地方经济丧失了增长动力,出现严重的下行风险。
对此,高层当然也注意到了。宏观经济政策转向的信号,在半年前就已经发出。2011年10月24至25日,温家宝在天津主持召开天津、内蒙古、江苏、山东四省(区、市)经济形势座谈会。温家宝当时强调,要更加注重政策的针对性、灵活性和前瞻性,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微调,保持货币信贷总量的合理增长,优化融资结构,提高金融服务水平。
此后,宏观经济政策开始调整。中央银行决定,从2011年12月5日起,下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今年2月24日和5月18日,央行继续接连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各0.5个百分点。而上一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是在2008年底。
凡此种种表明,高层对于经济形势的判断,已经完全转向,明确为“稳增长”。接下来应当思考的问题是,如何确保稳增长的政策组合较为理性?也即,在稳定经济增长的同时,不至于严重地扭曲经济结构。
这有前车之鉴。2008年底,为应对全球金融动荡,中央政府采取了大手笔的刺激政策,最具有象征意义的4万亿投资政策,实际上,各级地方政府层层加码,政府投资成了一个天文数字。为此,中央银行实行量化宽松,货币严重超发,流动性泛滥,引起通货膨胀,影响民众生活。同时,政府投资拉动的受益主体主要是“铁公基”为主的国有大型垄断企业,相应地,构成实体经济之主体的中小企业遭到挤压。从去年开始,政府意识到通货膨胀危险,进行收缩,中小企业经营环境急剧恶化。换言之,过去三年多的放-收循环,恶化了经济结构。
这一次政府转而采取刺激政策,会不会重蹈覆辙?比如,今年前4个月,铁路固定资产投资和基本建设投资分别为896亿元和717亿元,同比分别下降48%和54%。但这似乎只是去年收缩的滞后效应。而就在最近,铁道部的统计显示,截至去年年末,铁道部获得的银行意向授信规模超过2万亿元。就此,业内人士也乐观地表示,铁路投资很快将摆脱低迷,再次迎来加速。
人们不能不担心,本轮刺激政策会不会再次倒向“铁公基”、倒向垄断企业?温总理的表态倒是比较理性。在去年10月的天津座谈会上,温家宝表示,金融危机已经四年了,这四年给我最深的教育就是一个国家要想能应对危机,必须有发达的实体经济,而在实体经济中又必须有创新的和科技的产业作为主导。这样我们就会减少泡沫经济对财政金融的冲击,也减少国际金融市场对我们的影响。所以,今天我想讲的一句话:我们要把很大的力量放在发展我国的实体经济,特别是扶持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上来。
在湖北座谈会上,温总理也表示,要在坚持稳健货币政策基本取向不变的前提下,进一步提高货币政策的针对性和有效性,引导货币信贷平稳适度增长,更加注重满足实体经济的需求。与此形成对照,温总理表示,要稳定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严格实施差别化住房信贷、税收政策和限购政策,采取有效措施增加普通商品房供给,继续推进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至少从温家宝总理的表态来看,到目前为止,稳增长政策组合似乎要比2008年的刺激政策组合更为理性。这一次政府比较从容,因而政策也相对稳健。但是,政府在制定相关政策的时候,还是要有明确的结构意识,也即,千万不可为了稳增长而扭曲经济结构。导致结构扭曲的稳增长政策,一定行之不远,由此导致经济大起大落,而这种大起大落对于实体经济的发展是极为不利的。
Source: China Newsweek, 28 May 2012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 : China Newsweek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