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contemporary’ are Chinese artists? – 追问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当代性”

Read or translate in

文章原题《论艾未未作为当代艺术家的前卫艺术实践——兼对中国当代艺术家“当代性”的追问》
作者系纽约当代艺术国际策展人
2011年曾经“被失踪”81天的当代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在国际上掀起过巨大的“波澜”,最终他被中国官方认定为有巨大“漏税偷税”行为,目前艾未未正在按照中国的法律为此提出上诉抗辩。“漏税偷税”在当代任何法治国家都有正当的法律程序,检方提出诉证,辩方也可有反证的权力,最后自有法官来判定是否“有罪”。本人不是中国法律专家,不想在此讨论中国的法律程序。但有一点我想说的,在当今世界上任何一个文明法治国家,你可以将一个艺术家的“漏税偷税”行为判罪,但并不能抹杀他的艺术创作,更不能剥夺他的艺术创作自由。但从去年春到现在,我看到中国的各种媒体包括各大艺术网站都只字不提“艾未未”,更谈不上在中国大陆的任何美术馆、画廊等公共场所出现艾未未的作品,这与当今国际媒体和国际艺术界对艾未未巨大的曝光率(艾未未并被英国世界权威[艺术评论]杂志评为2011年百位对世界最有影响力艺术家排列第一名)形成鲜明的对比。
如果说由于艾未未近年来的一系列行为艺术活动对现行的“宏大话语”体制形成了挑战,我们的官方媒体对此“遮蔽”和打压,这是自然的。但我们的艺术评论家、艺术媒体却因此对艾未未的艺术创作与他的在国际上的艺术影响力视而不见、“帷幕如深”,岂非是拙拙怪事?栗宪庭、章诒和的文章:[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这是我唯一看到来自中国大陆评论家的文章。(当然还有的是陈丹青在目前世界各地热播的纪录片[Never Sorry]中对艾未未的简短评价,在我看来这是这部片子中的一个最亮点)。艾未未的成功崛起不仅他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更重要的是他拓展了当代艺术“当代性”的“内涵”和“外延”,他唤醒了人的本能感受力的新的可能性,他更重新提升了当代艺术作为一种“颠覆性的力量”的潜能,他是当代艺术一位走在最“前卫”的艺术家。栗宪庭从当代美术史的角度对艾未未作了充分评述的艺术成就外,在我看来艾未未的当代艺术前卫实践最突出的还体现在这两个方面:


一、“日常生活行为”行为艺术化是艾未未艺术的重要特点

行为艺术从上一个世纪六十年代诞生以来,由于行为艺术表演的直接性、当下性和注重过程性,它对社会现实政治与历史传统更具备颠覆性和批判性,可以说行为艺术脱离了一定的艺术精神理念的指向性,必然就会堕落至身体的、感官的无聊游戏,当下中国许多行为艺术即如此。也正是当下中国许多低俗行为艺术泛滥,以至中国当局也经常将民众的一些维权行动,一概称之为“行为艺术”而将其“贬低”和“丑化”。
艾未未行为艺术创作可以说是他所有艺术作品最杰出的,最精彩的。其突出的特点也是对当代行为艺术的独特贡献就是:“日常生活行为”行为艺术化。比如他随时将他手机拍摄的照片上传:
谁能说这些照片是“日常生活”而不是“艺术作品”? 此外他在网上以“中指办”名义举办影像作品竞赛, 以及举办“罢网”、“河蟹宴”等日常生活活动,这些都是将“日常生活”行为艺术化的表现。2010年夏天我在北京到他的工作室拜会艾未未时,他特别提到有意着重实践他“生活行为”艺术化的理念。按照西方后现代美学理论,将“生活行为”艺术化或审美化,本身包含着对日常生活的批判性,是对一种现实的疏离,批判,更是超越。也是因为中国当下政治生活的无奈下,他经常将中国普通民众的政治诉求用行为艺术的方式充分地表达出来,更具有对中国现状的反讽性和黑色幽默性,尤其在年轻人中间产生广泛的影响。甚至你不觉得他的公司名字“发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Fake Cultural Development, Inc.)本身就是一件行为艺术作品吗?艾未未在[我将是你的镜子–安迪.沃荷访谈精选] 的序中说:“安迪.沃霍尔的最大的价值是他用一生的实践完成了对传统的艺术价值和社会秩序的反讽和不屑,用虚幻的表象战胜他不情愿的、残酷无情的、没有人性的真实世界”。艾未未正是在他的行为艺术作品中付诸实践着安迪.沃荷的这一艺术理念。


二、艾未未是当代艺术运用网际网络新媒介的先行者

如果说鸟巢设计的核心作用,奠定了艾未未作为一个世界级艺术家的地位,那么当他充分运用网际网络尤其是微博的作用,充分发挥他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创造性和影响力,他是当今世界艺术家最早运用这些新媒介的最前卫艺术家,也是最成功的实践者。艾未未并不是简单使用这些新媒介如同常人那样只是作为“言为心声”的一个渠道,他不但仍然在这里实践他的“日常生活行为”行为艺术化,比如在四川地震后,他一次一次地给四川各级政府发信,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宪法,要求公开地震死亡人数信息,这看似非常自然的公民日常行为你不觉得在这里最后体现为一种行为艺术的荒诞、可笑和可悲吗?此外艾未未由于源于他父亲艾青先天的文学基因,他在微博中精炼文字是我迄今为止看到的汉语文字中最精彩的,他的博客的独特语言文字与表达方式本身就已经成为行为艺术的一种新型形式:“公众伦理判断前提是人们有获取真相的可能,有表达、参与的可能,这叫民主。没有这种保证的执政方式是暴力的方式,政治暴力是其它社会暴力的源头。““当天下所有的真相都只是对你有利的真相时,你就成为了假象,你只是你的存在的一个借口。因为世界不一定是你认为的那样,世界在每一个人的眼中有着它自己的样子。”“自由从来是你所囚禁者的自由,没有他人的自由,你将永无宁日。”“极权之下的无力感是对人类道德的绑架,恐怖不是来自野蛮和残暴,恐怖来自对于残暴的默许。”(摘自艾未未博客)艾未未充分掌握了网际网络无远弗届功能,也让他的艺术作品远播扬名,也造就了无数的网络粉丝,他真正是我们这个时代艺术的“当代英雄”。
总之艾未未对当代艺术的前卫实践是始终追求如何体现艺术的“当代性”。何为艺术的“当代性”?并非存在于当代的艺术都能称为“当代艺术”,这大概已经是普遍的常识。自“ 达达主义”经安迪.沃荷之后,当代艺术在不同时期经历了“波普艺术”、“装置艺术”、“行为表演艺术”、“身体艺术”、“激浪派(Fluxus)”“光效应艺术(Op Art)”、“事件艺术”、“极简艺术”、“大地艺术”、“概念艺术”、“影像艺术”等等,作为当代艺术的核心理念的“当代性”应当体现在哪里?1966年10月在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召开的结构主义研讨会上,德里达发表了他那篇著名的后结构主义宣言:[人文科学中的结构、符号和游戏],标志着从此人类社会进入了一个“没有中心”的时代,或者说“消解中心”的时代。人类社会几千年来形成的“中心”意味着一个超验的“物自体”,“中心”是我们通过万象达到的“本质”,是我们认识真理的“主宰”。德里达与他同时代的其他思想家、理论家;福柯、巴特尔、拉康、克里斯蒂娃等开启了一个划时代的后结构主义或解构主义(Deconstructionism)时代,这大概可以是对我们当代社会的最好诠释:现象就是本质,“边缘”也是“中心”,任何“中心”是“独断论”的,也是“专断”蛮横的,是必须被“解构”或“消解”的。一部当代艺术史,就是一部艺术的理念与形式不断被颠覆、解构,再颠覆、再解构的历史,正如此,艺术的不断创新、不断超越才有可能。艺术家或者一个民族的文化只能拜倒在前人的脚下或者只能模仿他人,而缺乏自己的原创(从理念到形式),那么这个民族的艺术和文化就永远也没有可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反观中国当代艺术的当下现状,在经历当年从“星星画会”开启的美术新潮,早年那些曾经前卫的艺术家,非常艰难地打破在当代中国长期以来艺术只是作为政治附庸的桎梏,他们通过对西方现当代艺术从形式到内容的借鉴,随着80年代空前的思想开放与各种思潮对中国现实的碰撞,随着艺术家肖鲁在“89现代中国艺术大展”的一声枪响,可以说当代中国“85”美术新潮正式推向世界当代艺术舞台。迄今三十多年了,时光仿佛到流,我们曾经辉煌的当代艺术的“当代性”在哪里?正如著名艺术评论家栗宪庭所说:中国人对艺术理解似乎又回到在几十年前,“停留在‘五四’到1970年代这段时间,‘画一个东西要很像这个东西’,尽管当代艺术出现了30年,但媒体基本不报道,近几年报道了,也仅仅是把当代艺术作为“艺术是高价商品”这一角度去报道。”我们的美术馆隆重推出“六十年的素描作品”来展现当代艺术的“成就”(素描应当只能是绘画的基本技能)?我们某些画家完全追随苏联早年所谓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所画的人体油画居然可以在市场上拍出天价,我们有的美术学院领导公开称“不要把当代艺术当回事,”还认为杜尚将小便池放在美术馆里,是因为当代艺术的系统出了问题。我不知道这是我们的艺术教育系统还是这位顶着美术学院的领导的艺术家自身系统出了问题?对此我认为栗宪庭说得好:“放眼望去,二十世紀初、中叶以來,世界现代艺术的发展,几乎沒有人不受惠於這兩位艺术导师(杜尚和博伊斯)的了。作为当代艺术与传统艺术的最大区別,就是這兩位导师彻底改变了艺术家的手艺人角色,而让艺术家成为公共知识分子”[转引自艺术国际网]。艺术家首先是成为公共知识分子,这应当是成为当代艺术家的一个基本前提,否则你可能就是一个艺术“工匠”、手艺人。
如果说艺术的“当代性”是所有当代艺术家所应达到或突破的艺术理念,那么作为其中之一的体现在消解以往所有艺术形式同时达到同以往任何的艺术形式的不同的艺术独创,而艾未未的前卫艺术实践正是体现了对这种“当代性”的追求。为此,我想这里追问中国当代艺术家:你的“当代性”在哪里?



Source : 21ccom.net, 10 September 2012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