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do dictators like ‘democracy’? – 独裁者为什么喜欢“民主” – English

0%
0 paragraph translated (7 in total)
Read or translate in

一些人经常批评西方国家的选举浪费钱财,而这些人的“选举”,不仅浪费钱财,在一般人看来简直毫无价值。既然毫无价值,何必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呢?在迷惑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本人终于对专制统治者们的“民主”行为有了一些领悟。

民主政体是至目前为止世界上最完美的政治体制,已经成为大多数人的共识,尽管仍然有不少统治者视民主为天敌,但公开站出来反对民主的却是凤毛麟角了。这也许是人类进步的一个必然趋势吧。令本人迷惑的是,那些迷恋权力或者说从来没有打算放弃权力的统治者,也“民主”起来了,比如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下台的菲律宾总统马科斯,不久前下台的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靠恫吓、威逼和关押政治对手终于在第二轮总统选举中“当选”的津巴布韦总统姆加贝等等。对于如此反常举动,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迷惑不解,这些人物都深谙“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个“真理”,牢牢地控制国家军队,国家政权须臾不离他们手心,即便有西方国家的指摘、国内民众的不满,但谁又干涉得了他们的“内政”?他们完全可以像其他统治者那样一直干下去,直至寿终正寝。但他们却不约而同地“民主”起来了。是良心发现,使他们意识到应该还政于民?是压力太大,让他们不堪重负?是年老体衰,自觉精力不济?显然,以上理由都不成立,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算放弃权力。
马科斯在选举中输给了阿基诺夫人,便利用掌握的国家权力,强行宣布自己“当选”,最后因为“后院”起火,担任国防部长的表弟恩里来起兵造反,才让他阴沟翻船,丢掉了权力宝座;穆沙拉夫是穿着军装(兼任该国军队实际领袖陆军总参谋长)“当选”总统的(该国法律规定,任何人不得以军人身份从政),当大法官乔杜里要宣布他的当选无效时,他及时地解除了乔杜里的职务,让他任命的那些法官们宣布他正式“当选”。“当选”之后,他辞去了军职(此举让许多权力爱好者痛心疾首,认为这是导致他丧失权力的一步“臭棋”),或许穆氏以为他亲手提拔的陆军总参谋长一定会听命于他,哪知关键时刻军队却保持沉默。因为在议会选举中忠于他的政党惨败,他被迫与人分享权力,又因为没有了军队支持,他被政敌赶下了台。让这位利用非常手段上台的强硬派统治者悔青了肠子;姆加贝没有上述两位那么傻,他在“民主”的同时没忘了买一份“保险”。在首轮选举中,姆加贝没有取得过半数的当选资格,且选票数还少于对手茨万吉拉伊,眼看政权不保,便使出惯用伎俩,一方面进行公然恫吓,声称决不交出权力,他说:我怎么能因为人们在选票上打个叉叉就交出政权呢?并扬言一旦反对派赢得选举就用枪杆子捍卫政权。另一方面用专政工具对反对派进行镇压,关押了包括反对党二号人物在内的一千多名反对派人士,还多次在电视媒体上破口大骂反对派是妓女。最终迫使反对派退出第二花总统竞选。姆加贝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如愿以偿“当选”总统。瞧瞧这位姆总统的言行,便知道他们的“民主”是怎么回事了。
一些人经常批评西方国家的选举浪费钱财,而这些人的“选举”,不仅浪费钱财,在一般人看来简直毫无价值。既然毫无价值,何必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呢?在迷惑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本人终于对专制统治者们的“民主”行为有了一些领悟。现总结如下:
其一,梦想“免检”。头脑正常的人都知道,民主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的政治潮流,“民主”之后的国家,说话做事似乎更有底气,你瞧人家小布什、布莱尔说话多牛皮,你姆总统有多少机会批评美国不民主不公正呢?再说,“民主”之后,做什么事都方便一些,不说做生意、买军火,也不说缺钱了借点钱,少吃了要点粮,就是出门旅游也方便得多,美国与加拿大之间、欧洲一些“民主”了的国家之间,根本不需要出入境证,也不设检查岗亭,就像我们的很多食品一样。如果姆加贝们也能让他们的国家“民主”一下,不是更让姆总统们如鱼得水吗?别说食品里渗点三聚氰氨,就是渗点氰化钾也问题不大。别说是运军火,说不定原子弹也能运进来呢。有了钱,有了军火,那政权不就固若金汤了?退一万步讲,即便在政治上有个三长两短,逃起来也方便得多。
其二,渴望“转正”。那些专制统治者绝大多数都是靠非正当手段攫取权力的,不管他们嘴巴上多么强硬,内心深处还是有些不安的,老是让人家指指点点,即使不伤筋动骨,也脸上无光啊,就像我们的一些“二奶”“三奶”,穿金戴银、豪宅宝马,表面上风风光光,却总是睡不安稳,因为没有被明媒正娶,免不了遭人白眼被人唾骂,要是有一天大老婆找上门来,位置都将不保。因此,没有几个“二奶”“三奶”不想转正的,转了正,位置牢固了,闲话熄灭了,睡觉安稳了。这个道理,姆总统们当然懂得,于是便有了我们看到的别出心裁的“选举”和“民主”。我“选举”了,我“民主”了,我就更加“理直气壮”了,我是“选”上来的,是堂堂正正的“明媒正娶”,国外那些多管闲事的家伙、国内一些调皮捣蛋的刁民,还有什么屁放吗?同时,也可以得到心里的满足,哼,“民主”也不是洪水猛兽嘛,老百姓还是很听话的嘛,说不定,他还会唱几句民主是个好东西之类的赞歌,然后挺起腰杆来。
其三,施舍“好处。几乎所有的统治者,上台之初,都会给百姓画一张很大很靓的饼,上面写满富有、幸福、自由、公正之类,若干年后,当老百姓发现这张饼仍然只是在纸上时,便免不了会有一些牢骚、不满甚至反抗,统治者不得不给老百姓施舍“民主”。马科斯政权末期的选举、巴基斯坦2007年的总统选举和2008年的议会选举,津巴布韦2008年的议会和总统选举。最典型的莫过于津巴布韦,这个非洲仅次于南非的富庶国家被姆总统弄得民不聊生,通货膨胀率达到史无前例的2200000%,一个面包卖到1500万津元,发行大量面值1000亿津元的钞票、让津巴布韦1300多万人民人人成为亿万富翁之后,也没有解决老百姓的饥饿问题时,姆总统脸皮再厚,也不能不给老百姓一点施舍了。当然,以津国目前的状况,施舍物资是没有可能了,便选择了施舍“民主”。一来可以安抚老百姓,二来可以堵那些多管闲事的外国人的嘴。没有想到选举会出现意外,差点让姆总统丢了权杖,好在姆总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政治家,很快便转危为安了。
民主是个好东西啊。



Source : 21ccom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