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is art at the service of? – 文艺到底为谁服务?

Read or translate in

自从毛泽东发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来,文艺就走上了为政治服务的道路,文艺就成了政治的工具。对文艺政治功能的强调,就是使文艺失去了本性。失去了本性的文艺,也就不可能繁荣起来。在1949年之后,文艺的政治功能强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结果就是文艺之花凋与谢凋零再也没有出现过1949年之前的好作品。

改革开放之后,文艺逐渐脱离了政治,文艺自身的特性得以显现。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为了文艺而文艺终归充满着自由的冒险。如果恰巧与市场契合,文艺就搭上市场的战车繁荣与发展起来。如果文艺与市场不相契合,文艺至少在短时期就难以繁荣。

文艺的主体是艺术家,他们也需要生活,也要活出质量来,艺术家们大分化也是大势所趋。少部分文艺人仍然在艺术界苦守或坚守,一直秉持艺术自由的理念。另一部分人被市场同化,一切随着市场走,市场需要什么样的方艺,艺术家们就搞什么样的文艺,市场不需要什么样的文艺,艺术家们也不会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那些随着市场大潮走的人,就慢慢变成了市场的奴隶。文艺的粗俗化、欲望化、情色化、媚俗化、肉欲化就不可避免。人性与人格尊严,人性自由与平等就显得没有市场。比如,赵本山的小品就是粗俗化的一个典型代表,他的大部分小品都是蔑视人的尊严的小品。

在这样的背景下,习近平2014年10月15日上午在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强调,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染铜臭气。

文艺不能成为市场的奴隶,寻么文艺会成为什么样的奴隶呢?回到毛泽东的时代,让文艺成为权力的奴隶,成为政治的奴隶,让文艺政治化是没有出路的。如果走文艺政治化的老路,还不如走向市场化,成为市场的奴隶。市场奴隶是比权力奴隶更进步的奴隶化阶段。市场化至少意味着平等竞争,只有在市场上竞争获胜的作品才能走向大众。市场化、粗俗化也是人们的一种自由,自由就比权力强制好。文艺作品的市场化还具有成为好作品的可能性与现实性。相比较而言,在权力化背景下,不可能出现好作品。

从理想的状态来说,文艺应该成为自身的主人。刚刚上演的《黄金时代》告诉我们一个基本道理,萧红既没成为权力的奴隶,也没成为市场的奴隶,她成为自己的主人,所以,才成就了萧红的作品。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因为忠实于自己的内心感受,成为自己写作的主人,才成就了莫言。刚获得卡夫卡奖的阎连科,因为忠实于自己苦难的感受,忠实于自己的“煎熬”,才成就了阎连科。阎连科的“盲人”情结使他在让自己看不到光明的同时,却握着手电筒照亮了别人行进的路。

一个作家只有为自己写作,为自己的良知写作,不屈从于外在的压力,不甘心于外在的强制,为自己的自由不断地抗争,才成就伟大的作家,才让时代感受作家自由的呼吸。

文艺作品种类繁多,远远不仅是文学作品。如果每一个文艺工作者都能成为自己的主人,为自己的良知与自由写作,那么文学每天都是春天,并不能领导人讲了一个话就是春天。如果文艺工作者总是为权力写作,争当权力的奴仆,那么文艺每一天都是冬天。领导人的讲话就会使冬天进入严冬,无论什么好的文艺作品都会在严冬中活活冻死。赵本山连夜和他的弟子学习总书记的讲话,这种争当权力的宠儿奴隶的作法很显然让文艺的冬天提前来到。

文艺作品在忠实于自己的良知与自由时,自由也就有了文学市场,文学市场也就自然繁荣起来。诚如哈耶克所言,每一个人在追求个人自由的时候,自然也就形成了自生自发的秩序。自由对社会的助益性往往并不是有意为之。文学市场的繁荣,在于文学自由的创造力,文学自由的创造力有助于整个社会心灵的提升,那些低品味、无格调的东西终归会被文学市场的自由所淘汰。



Source : 21ccom

Tags: ,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