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deprived farmers of their rights to farm? – 谁剥夺了农民种地的权利

Read or translate in

在农村有这样一句俗话:“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错过了农时,一年的收成会成为泡影,而如此大规模的将农民承包的基本农田进行改建和扩建,导致农民停耕停产,作为生活唯一来源的村民依靠什么生活?有的村民甚至埋怨,土地承包30年不变,承包期限未到,在不征得农民同意的情况下就擅自实施项目,是对农民基本权益的严重侵害。

——题记

 

 

春节回乡,发现老家少了一位成员,家里饲养了数十年的那头大黑骡子不见了,买来不到一年的铡草机也被搁置在了草棚下面,上面落满了灰尘。父亲说,牲口早在秋后就卖给了后沟里的回民了,因为去年一年没有种庄稼,而早在前几年积攒下来的麦草也被牲口吃的差不多了,再不出售,就面临着草尽粮绝的局面。

过去,在农村看谁家富不富裕,首先要看家里有几头大牲畜,牲畜多了,就表明这家生活富裕,家业殷实。在农民家中,牲畜是被当做家庭成员来看待的,因此被又被称作“农本”。这里的“农本”既可理解为农业的根本,也可以当做农民的本钱来看。

虽然今天抛荒撂荒的事情在农村普遍存在,但对于大多数农民家庭来说,生活的主要来源还是以种地为主,手中有再多的钱,在偏远的农村有时并不管用,倒不如有几袋粮食更让人心里踏实和放心。买来的面固然白,但不经吃,也不好吃是乡里人一致的看法。

表面来看,与一个打工者一年在外的收入相比,今天的农业收入已经在一个农民家庭全部收入中不占有绝对比重了,但农民的支柱性产业仍然是农业的微薄收入,打工所获得的收入,除了应付一些生活中的大项支出外,基本是贴补家用。

是什么原因,让农民放下了手中的农具,背离了自己赖以为生的土地,是什么原因让农民忍痛割爱,将陪伴自己大半生的牲畜赶出了家门?一个农民不种地,吃什么,靠什么生活,这个问题,绝不是进城打工那样简单就能解决的问题。

接下来的几天,在村里转悠,和久没见面的老乡们闲聊,这才知道,和老家里的情况一样,村里许多人都将饲养了大半辈子的牲畜处理,盘算着过完年后,准备出门打工。

其中一位早年在村里戏班子拉二胡的老乡握着我的手这样说,你在城里懂的政策多,不让农民种地里了干啥去?年轻人们尚能外出打工,那些身残体弱、上了年纪的人们怎么生活?另一位生活在沟底里的老乡感叹,从电视上看,国家并没有不让农民不再种地的政策,怎么落实到村里,政策就变样了呢?

走访了解到,自从去年,上面出台了一项政策,因为要平整土地,整个荒山坡地都要用推土机铲平,凡是划定在界限范围的土地都不准耕种,如果不听劝阻者,庄稼铲除将不做青苗补偿。

因为需要平整的农田都在基本农田范围内,对于有些家庭来说,几乎就无地可耕了,面对着春耕的大好时机,只能唉声叹气,有些人家,虽然尚有余地,但因为山陡地薄,已经撂荒多年,也基本变成了彻底的无地农民。

没有土地可以耕种,年轻的农民可以进城务工生活,家里有老人小孩不能外出的就近可以打短工,而对于那些无依无靠、孤独的老人们来说,只能彻底“退休”。城里老人退休了有退休工资、养老金等社会保障,而乡村里的老人,退休了只能等死。

调查得知,农民们外出打工,有些并不是自愿的行为,实是出于无奈,有些农民们之所以忍痛将跟随自己多半辈子的牲畜卖掉也是被逼的结果,没有地种了,别说人没有口粮,就是牲畜也会忍饥挨饿。在旧社会,为了生活,人们卖儿卖女,在改革开放的二十一世纪,农民们被迫卖掉自己的牲畜,这和卖儿卖女有什么区别?

听说不让种地是因为上面下达的一项大工程,用当地农民们的话来说就是当代的愚公移山,要在几年内将村子里的荒山坡地彻底铲平,至于铲平干什么,人们并不知道内情。带着种种疑惑和不解,一个晴暖的午后,在侄儿的带领下,我来到了这个被誉为盘古以来开天辟地的项目现场,有幸目睹和见证这一浩大宏伟的工程。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电视中看到的元阳梯田一样土地,依山就形,曲曲折折,一眼望过去,还真是风景如画之感,让人觉得有昔日大寨的风采。在山梁沟峁之间,蜿蜒着一条仅容一辆小车穿过的小路,上面洒落着星星点点的石子,小路一侧每隔四五米栽种着一种据说是旱柳的树木。

沿着新修的羊肠小道,气喘吁吁地爬上一道山梁,一座形似庙宇的简易建筑赫然现于眼前,走近一瞧,原来是该项目的简介。这才知道了该项目属于2012年中央财政新增建设用地土地有偿使用费投资的高标准基本农田建设项目。

据介绍,该项目总投资1000万元,建设规模611.60公顷,新增耕地20.05公顷,建设工期5个月,该项目设计土地平整603.71公顷(9055.65亩),改建田间道路6条6927.35米,新建生产路6条5280.92米,改建生产路7条7029.59米,修建农涵11座,修建排水边沟6927.35米,栽植护路林(旱柳)3464株,栽植沟头防护林29700株。

根据简介得知,该项目自去年6月开工建设以来,共完成土地平整9056亩,修筑田间道路6828米,修建生产路11380米,栽植行道树3464株,栽植沟头防护林29700株,修建混凝土排水边沟6928米,完成率均达到100%。

简介还指出,为了确保项目顺利实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成立了由分管县长任组长,县政府办、财政、审计、国土、水利、农业、监察及该乡等相关部门和乡镇负责人为成员的土地整治项目实施工作协调领导小组,协调解决项目实施中的有关问题。通过对项目区田、路、林综合整治,实现了“田块平整化,道路网络化”。有利于推动农业产业化结构的调整和规模化经营,改善了农业生产基本条件和生态环境,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

如此一项富民工程,应该得到群众的欢迎和支持,但从村民的反应来看却并没有从心里上得到理解和赞同,有的甚至还产生抵触情绪。有的村民说,平整土地,应该将那些不宜与耕种的土地和荒山坡地作为整治的范围,而不是将农民正在耕种的土地进行破坏。通过大规模的机械整治,一方面将原来肥沃的土壤结构破坏了,另一方面,导致农民在当年不能耕作,而政府又不做任何补偿。

在农村有这样一句俗话:“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错过了农时,一年的收成会成为泡影,而如此大规模的将农民承包的基本农田进行改建和扩建,导致农民停耕停产,作为生活唯一来源的村民依靠什么生活?有的村民甚至埋怨,土地承包30年不变,承包期限未到,在不征得农民同意的情况下就擅自实施项目,是对农民基本权益的严重侵害。

一位当地农民指着如今看起来有些破烂的简介直言不讳的说,项目从3013年6月实施,工期五个月,到10月30日结束,项目区内一片荒凉,原来可见的绿色也丧失殆尽,错过了农时不说,平整后的土地根本无法耕种,何来显著的经济效益?这不是睁着眼睛说昏话吗?

在回来的路上,我一直想一个问题,无论是从国家的土地政策来看,还是从该项目的实施来看,政府并没有要求农民抛荒撂荒,弃耕停产,何来上面要求农民不再耕种土地的说法,是农民们没有说实话,还是政府宣传不够,让农民产生了抵触情绪?是农民对国家的土地政策产生了误读,还是一些基层政府在工作中粗暴简单的一刀切式的工作方法挫伤了农民的积极性?

2014年伊始,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的若干意见》。这是自2004年以来,中央一号文件连续11年聚焦三农主题。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把“粮食安全”放置首要地位后,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强调完善国家粮食安全保障体系,更加注重粮食品质和质量安全。

无粮不立,无粮不稳。而在我国一些贫穷落后的偏远地区,农业基础本来就很脆弱,人们种粮积极性本身不高,如果对国家的土地政策宣传不够,或为了保证一个项目的顺利实施和开展而让农民停耕停产,这种做法造成的后果不是农民少收一年的粮食那样简单的问题。

今年春耕时机马上到来,那些平整过的土地能否顺利复耕,保证农民的正常生产,这是许多仍在留守的农民热切盼望的,而另一些农民担心,原来肥沃的土地经过平整,耕地的质量下降了,这是典型的拿劣地换良田。毕竟,耕地不是一推平就有生产力,它需要多年的精心培育。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 : My1510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