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for the love of yourself – 为热爱自己而斗争

Read or translate in

【大纪元9月24日讯】从小到大的教育中,洗脑教育总是不停地要我们热爱党热社会主义以及热爱中国,就是不提倡要我们热爱自己。不提倡你珍惜自己的生命,不注重安全教育——事实上安全教育不仅涉及地震、火灾等灾害教育,而且也应该涉及食品安全问题——因为我们的命贱。我们从小到大的政治课本(从思品到毛概)全是大而无当地把人教成傻瓜的教材,这种教材今天还在用,这种课今天还教,这就是教育不中立,教育党化奴才化的结果。拜这样的教育之赐,有许多人终其一生都不知道政府是拿来做什么用的?政府是谁养的?他们运营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别说普通民众,就是你随便问问当今的大学生,他们也未必有几个人真把这些事透彻地讲清楚。为什么我们一些受过一点教育的人,也看不清一个不受真正制约的现存政权为恶的本质呢?这不是他读的书不够多,而是他没有读到像样子的好书,也不知道怎样去思考问题和社会,才最大程度符合自己的利益,也尊重他人的生存。当然也有许多人因为恶的制度横行,恶的制度吃得开,而钻营进去成为伤害他人利益的一分子,甚至成为不良制度的代言人与维护者。
如何热爱自己,其实就是如何珍惜自己作为人的权利。权利如何获得?那就是应该自己争取,靠别人的施舍是等不来的。比如这次毒奶粉事件,你对他最大的背叛,就是用脚投票,在它没有实质性的改进之前,绝不买他的奶粉。买了奶粉受了害,要利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去争取自己的权利,联合起诉,或者将自己的受害经历写出来,广为传播,以免更多的人受到伤害。同时由于你的揭发,使得厂家之害大为减少,并且让更多的人不买他的产品,使他受到实质性的经济惩处。受了害,并不是你就一事无成,一无可做。再弱的人,都有自己斗争的手段与方式。你在不影响自己的现有生存的同时,不停地为自己受损的权益而奔走呼吁,当更多的人觉醒,而且采取同样的方式,理性而持续地去斗争的时候,就会唤醒更多的人为自己权益为热爱自己而斗争。
当然所谓热爱自己,并不仅限于自己。因为自己绝不是孤零的,你有自己的家人,亲戚,朋友、同事等,因为大家的利益都是钩连在一起的,只是利益相关程度有远近不同而已。进而言之,整个社会乃至人类都是因此而相关的,谁也不是一个孤零零的存在。任何人的伤痛都与我们有关,他们的尊严与利益受损,同样也是漠视我们的尊严与利益。因为今天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灾难,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对于受害者的声援,既是声援他们,帮助他们争取自己的利益,同时也是为争取我们的利益不受伤害而做间接的努力。那些伤害他人上瘾的人理应受到惩处,而且还要使那些伤害他人利益的制度得到改善,使其更加符合我们自身的利益。
热爱自己是热爱他人的开始,就像现代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在纵谈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之威力后,还要反过来再谈自利是一切道德之源。只是你的自私如果以损害他人为目的,从而达到自己谋利,那么这个自私就会受到法律的限制。但你合法的挣钱,你合法地为自己的利益而努力,你客观上也帮助了他人。你纳税,你开公司解决就业(其实你就是为自利,但你自利也得让打工者有自己的权益,也要得到对方基于合同的认可,而且这合同有问题还可以重新探讨),你在挣了钱谋了自己利益的同时,也为社会进步和发展做了贡献。而不是相反,你要先来为社会贡献,然后才能谈到自己的利益,这是一种利益忽悠和利益倒错。
把所谓的国家利益和集体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是一种蛮横无耻的对他人利益的剥夺。这种利益设置的倒错,极大地剥夺许多人的利益,也伤害了社会创造和社会发展的激励机制。人的局限和能量都来源于他的自私自利自爱的冲动。如果因为自利而使社会产生一些不好的事情,我们要努力的不是取消自利,而是让自利一方面受到法律的保护与制约,另一方面也要承受人是有局限的动物这一事实。我们不要奢望人可以完美到没有自身的局限,这是不现实的。我们选择一种生活方式和制度,并不是说这生活和制度完美无缺,而是说这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Source : Dongtaiwangm 24 September 2008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