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 Mart story 5: the peacock’s butt – 沃尔玛故事(五)孔雀的臀部

Read or translate in

有谁见过孔雀开屏没,我是在电视上见过,像一把张开的巨型彩绘折扇,端的十分美丽。但一个朋友告我说他从孔雀的背后见过开屏,就是孔雀不愿意展示给人看的那一面。屁股黑黑的,很脏,令人恶心。是不是任何美丽的事物都有其丑陋的一面呢?

写这节文章我不得不提到一个人“俊华”,被我搞得很惨,身败名裂。被我搞的很惨的还有一个人,原先的部门经理平波,可以说这两个人都对我怀有刻骨的仇恨。再说就不得了了,简直这个部门的多数都对我恨之入骨。再加上我们大区经理,大区总监,另一个部门经理,你现在知道我为何自己离职了吧。

对俊华的第一印象觉得这个小伙子怎么像个流氓一般,先是看见他袒胸露怀在商场里大摇大摆的走,手里拿着一个长条状的物体。接着看见他走到一个商场里的营业员面前,用双手捧起那小女孩的脸,很色情的状况。那个小女孩真的很气愤,但是她不敢反抗,不敢挣扎,只是瞪着眼睛。

类似的现象还见过好几次 ,他也是我同一个部门的便衣。我跟他同一班的时候往往能看到他猥亵那些女孩子,有时贴在背后,有时从背后伸手摸前面。都是在大庭广众面前,毫无顾忌。我觉得用猥亵这个词来形容他的行为是恰如其分的,用言语调戏那是更不用说了。总之性骚扰这个词他绝对是逃不过去的。

问题就在于我们培训的资料上就说过“尊重个人”的含义包括沃尔玛为员工提供一个良好干净的工作环境,里面举的一个例子就是说女性在工作场所免于性骚扰。俊华的行为无疑违反了公司的根本价值观念,怎么就没人制止他呢?这里先说现象,内在原因后面再说。

这现象并非在这一个店里存在,有个从别的店调过来支援的便衣行为也很下流。他看到酒品区人头马厂家的促销员长得很漂亮,于是上去骚扰,看样子碰了钉子。于是跑过来找我帮忙,因为他不是本店的便衣,只是临时过来帮一下忙,不能名正言顺的整人。我刚开始不明就里,跟着他过去了,结果去了以后他暴躁的吼着叫对方把仓库所有的库存拿出来清点,我听人说过这是ap整人的一种手段,再看看那个人头马的促销员很漂亮,一下明白了怎么回事。关键在于只有我本店的ap才有权限这么做,我面无表情的对那个小姑娘说没有必要这么做,只需要把现在货架上的商品点清楚就好,库存的酒若是全拿出来点一天也点不完。那个支援的便衣看了我一眼下不来台,转身走了。那个小姑娘感激的贴过来,笑容里有某种暗示,真是漂亮呀,搞得我心也痒痒的。不过我还是一本正经的做完记录转身走了。

在转过弯看到支援的便衣正和俊华堵住一个促销员揪着她胸前的工牌,那个女孩子被揪的腰都弯了。那情景像我们上学的时候两个小流氓堵在校门口截女孩子,我感到很恶心,绕道走了。

俊华所做的怪诞事情感觉就像一个没有教育好的小孩子。

那次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去买了一个盒饭,六元一份,份量很足,这就是有名的“沃餐”。本身两荤一素是六元,可我手里的盒饭起码四五个荤菜,这也算是变相的小贿赂。商场里的人都很怕ap,ap是维护纪律的部门,权限很大,别的部门有人违纪如偷窃商品操作违规ap都可以纠正处罚,有些沃尔玛内部警察的意思。领导们也常常叫嚷我们是纪律部队,ap违纪会受到更严厉的处罚。

且说我买了一个盒饭找个座位坐下准备开吃,俊华过来质问我你怎么买饭了?我一愣随即想起来早上他跟我说让我买他的饺子,至于饺子从哪里来他也没细说。再看他手里真的抱了一摞饺子,大概十来盒。我摊摊手表示遗憾,他指着我喊:“滚”。再看我们部门的小胖和那个从别的店里支援的便衣都愁眉苦脸的抱着一盒饺子在吃。一盒十元,大概十五个吧,这哪能吃饱。等下他又去叫了四五个大姐来,都是商场里的营业员,每人发一盒饺子,都是闷闷不乐。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劲,他估计是给那个快餐店的朋友帮忙,但本部门的同事还罢了,怎么能要求别的部门员工也来买呢?这不是利用职权强买强卖吗?怎么觉得有点黑社会收保护费的意思呢?这样的事情以ap的职业标准来衡量,绝对是导致开除的行为。本身按职责的要求我应该立刻制止的,但我明白俊华肯定是有一定的背景的,而我这人又天生胆小怯懦,初来乍到,还在试用期,就没敢吭声。

俊华在我们部门是没人敢管的,以前平波当经理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反正现在三个主管建勇,老邓,和小陈都不敢管他,经理君存又刚刚调到这边不知道这边的情况。俊华华常常折磨那些商场的营业员,弄得鸡飞狗跳的,也有人投诉过他,肯定是没什么结果,不然他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俊华给我的感觉就是谁家娇惯坏了的子弟,游手好闲,不学无术,一身痞气。他是东北人,不是我对东北人有偏见,只是大家知道东北人喜欢混社会,估计他交往的圈子里有不少混社会的人。有次我跟他聊天,听他说起一些事情。他打牌输给一个人不少钱,告诉他一个大哥,那个那个找到那个赢他钱的人,说你怎么敢赢我弟弟的钱,结果那个人乖乖地把钱退给了俊华。他还说了一些他如何惹祸家里人帮他摆平之类的事情,很明显他家里是有一定的势力的。反正他老人家从小打架闯祸,学校不收,参加工作也做不久。到沃尔玛是别人介绍过来的,原先的经理平波也不怎么管他。

平心而论俊华这个小伙子本质不坏,不是那种心理阴暗的人。但他的这些行为不要说在以强调道德著名的沃尔玛,就是放在社会上其他单位里这也是很过分的行为。他对待工作也纯粹是在混,上班找个地方睡大觉,有次在仓库里睡觉被举报了,似乎背了一个处分。一句话,这是个被惯坏的孩子,90年左右出生。

这个商场所有的促销员都怕他,那些促销员大多是一些年轻的女孩子,我们部门的人对此心知肚明。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 : my1510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