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 Mart story 4: staff meetings and grassroots meetings -沃尔玛故事(四) 员工大会和草根会议

Read or translate in

什么是民主体制,参加过沃尔玛的员工大会和草根会议之后我想我老人家也算是在这个专制极权的国家经历过民主机制了。

第一次开本部门的员工会议是因为原部门经理平波调动到别的店去当经理,新经理君存走马上任,区域经理美琳也过来参加此次会议,颇有些扶上马送一程的意思。当时我进办公室后觉得那个气质优雅稳重的女子很是面熟,想了一会明白过来原来她就是墙上照片里的区域经理,她也在看我。

开会的第一个程序就是每个人自我介绍,美琳在大家明显比较拘束。轮到我时我站起来谦卑的手抚胸口介绍自己。谁知美琳说你这么大个子怎么说话声音这么小。我心里一紧觉得怎么首次见面她就教训我,撇撇嘴回敬道:“我见到大人物就这样”。顿时哄堂大笑,只有美琳和我没有笑互相看着对方,君存一边狂笑一边冲我竖大拇指。

沃尔玛内部的要求是无论经理员工之间互相直呼其名,不要带着那个职务的后缀。上级可以请下级吃饭,但下级请上级吃饭就是违规了,上级会被处分,所以说沃尔玛在中国绝对是个异类。可以看出沃尔玛如此设计的目的无非就是要求上下级是平等合作的关系,使每个人得到尊重。沃尔玛另类的地方很多,不喜欢行贿,消防部门来检查设备最多请他们吃个工作餐,所以那些工商消防一旦抓到沃的一点错误就揪住不放。但这是早期了,我听老邓说如今沃尔玛也像其他大企业一样成立了公关部。

就是那天美琳要求我站起来宣读ap的行为准则:“正直和诚实是ap最珍贵的价值观,我们要不惜代价来捍卫它”。我宣读的觉得那些文字是神圣的,可惜不是所有人都有我这种感觉。后来我和调查组的广域经理谈话的时候我笑着说说原来这个地方就我自己是正直的。

总的来说会议的气氛比较轻松,给每个人发言的机会,说出自己心里的看法和感受。我想起民主程序的那个:“罗伯特议事法”。应该也是源自一脉异曲同工吧,民主国家的会议程序在其企业中也有体现,而且他们把这带到中国来了,要是能推而广之就好了。

我还参加过一次沃尔玛的草根会议,那天早上部门其他人都挺忙,hr(人事部)通知要召开草根会议要求我们部门派人参加,建勇就抓壮丁把我派去了。会议在三楼的会议室举行,店内的每个部门基层员工都有派人参加,店内的副总,人事部,AP也都必须出席。领导们要认真听取基层员工的意见,感受,需要解决的困难,并当面回答。我感觉发言的人基本能做到直抒己见,领导也诚恳地回答,HR在旁边认真的做着记录。这现象在中国是罕见的,当时觉得能在沃尔玛工作真是幸福呀。这样好的制度,让人觉得自己很重要,被尊重。

我也经历过几次全店员工的大会,那场面真是热闹。会议室里布置了很多长条桌和座位,每个座位前面都放着一堆零食,每次开会都是这样。那细节我不描述了,感觉就像我们八十年代开群众大会,热闹非凡。太吵的时候还有个大姐拿个破锣敲一下肃静全场,完全是八十年代党的领导人还得到群众拥护的时候单位开大会那个气氛。各部门的领导人比如店总,人事经理,AP经理都会面对全体员工诚恳的讲话,气氛融洽又热烈,像大家庭。

每次开会的时候HR都会借机宣扬沃尔玛的文化和价值观:“尊重个人,服务顾客,追求卓越”。HR相当于沃尔玛的牧师,主管信仰以及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其实我们党的官员也有这方面的职能,但他们宣扬的是如今谁也不信的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包括他们自己都不信,他们真正信的是另一套。

不要小看这些无形的文化和价值观,正是这些主导着小至企业,大至国家的命运和方向。引导着人们的心态。一个单位或国家是否公平,正义,和平,美好全系与此。

有时也觉得美国人也蛮有意思,他们过来把他们的文化也带过来了,不知这算不算文化入侵。

Article Revisions:



Source : my1510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