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spiritual dimensions of art – 艺术的两个精神向度

Read or translate in

在当下的艺术界,从事传统艺术与从事现代艺术的人彷佛是归属于截然不同的两种行业人,大有“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势头。存在于相互之间的鄙夷的情绪是毋庸置疑的。在搞传统艺术的人看来,现代艺术不过是工于忽悠的愤青们用所谓“艺术”向赶来审美的一头雾水的小资看客们竖起的带着侮辱意味的中指。而在搞现代艺术的人看来,传统艺术不过是妆点在附庸风雅的富贵阶级那空虚的灵魂上的一朵老花儿而已。传统艺术与现代艺术之互相轻视与其说是一种美学之争,倒不如说是一种“意象形态”之争。尽管它们共同地使用着“艺术”这个词,但在他们各自不同的语境中,“艺术”这个词被赋予了不同的意义。

我们的现代心智并不区别在我们的现代语境中被使用的“艺术”一词是否等同于传统意义上的“艺”。 我们的现代心智基于我们所熟悉的现代语境所理解的“艺术”是这样的一种东西———无论你是否认为某一件具体的现当代艺术品具有美感、是否触动了你的情感,都不足以将至之视为“艺术”。现代艺术的价值在于作为一种出自个体表达、作品探索、发现了感觉材料以及形式的无限可能性(而正是这样的探索,支撑起现代艺术的法理性依据)。而这样的视觉探索,又恰好被装进了某种为当地美术界所认可的“集体表象”之中。而这“集体表象”所承载的,就是我们现代心灵在异化了的社会环境中所体会到疏离、分裂、虚无与愤怒。现代艺术有着某种使命感,它认为艺术家倘若不能用他们的艺术手法去担当、书写现代心智所遭遇到的存在性处境的话,则艺术家是不合格的。

然而,传统艺术(无论中西)在气质上与我们的现代心智所认可的“艺术”却是格格不入的。传统艺术并不以艺术内容以及形式的无限创新为值得期待目的。传统艺术并不许诺去有意地刻画与显摆现代灵魂的病痛。传统艺术总是将某个超越于其自身以及时代处境以外的、关乎宗教观、世界感、文化归属感以及伦理道德的东西作为自己的美学目的,并让自己成为其有机的组成部分。传统艺术就像一个家、一个花园。它并不主张什么、批判什么,它是一个让你的灵魂最终可以栖居其中得到滋养的所在。它不是一个独立于你之外、用不止息地飞向未知空间的东西;它不是由魔鬼带领漫游诸界的浮士德,它是那不言自明的人的基本精神属性的一部分。一件典型意义上的传统题材的艺术作品(比如宗教礼器以及壁画)并不以表现自身的美或新颖为价值,其价值一赖于对宗教/文化价值以及信息的准确、有效的传达。艺术作品的个性主张本身并不重要,作品所承载的合乎仪轨的宗教内容才是作品的主人———这就是所谓“器以载道”。

传统艺术的价值不在于它创造了美的独特性,而在于它有效地触动了人们的情绪并将之引导向一个可资归属与栖居的“集体表象”(参看列维•布留尔之《原始思维》)之中。因此上,传统艺术其实不需要特意追求形式创新,它更喜欢在某些个单一的艺术题材中不断重复自身、从而保证个体心灵对“集体表象”归属与栖居的有效性。而这对于社会秩序之建构以及个体心灵之安顿是极其重要的。

将传统宗教题材的艺术与现当代前卫艺术做一个比较,我们就会看到事物的两个极端——传统宗教题材的艺术的本质就是用艺术将人们拉入一个由宗教意象所构筑的大屋,在它的“房顶下”,人心找到了其安顿的居所;而现代艺术则将人群从一幢老旧的“房子”中驱赶出来,让他们以个体的身份去面对视觉经验的无限可能性。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传统艺术与现代艺术在价值向度上的南辕北辙。传统艺术以从美学上营建人们的文化归属感为价值,而现代艺术则以打破这样的归属感为其使命。 

一言以蔽之,现代艺术就像一条流浪狗,在凄惶的灵魂处境中追逐着无限的可能性,而传统艺术就像一棵树,越老越给人以家的感觉。



Source : My1510

Tags: ,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