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logging – 微博不能承受之轻

Read or translate in

不得不说,微博在微信的冲击下,微博在走下坡路,只是下坡路走完了,还得上坡,就是不知道,下坡何时见底,上坡何时开始。无论上坡与下坡,总有人在坡上,总有人在坡下,总有人在坡底。微博的风景在于起伏,在于跌宕,否则,总处在一个水平线上,容易产生疲劳感。美轮美奂同样适用于微博,不把微博风景看个透,就是不解微博的风情。微信与微博竞争,让微信增添了不少姿色,也让微博调整了目标和靶心。微信与微博,都在争取成为大众情人,只是微信还是少了一些魅力。与微博比起来,微信的受众太小了。

微信群是价值共同体,其成员在微信里抱团取暧,共享价值喜欢谈政治的,就有了政治共同体。喜欢谈经济的,就有经济共同体。喜欢谈文化的,就有了文化共同体。喜欢谈教育的,就有了教育共同体。喜欢谈家庭育儿的,就有了家庭育儿共同体。喜欢谈情说爱的,就有了恋爱共同体。喜欢谈明星的,就有了明星共同体。就是喜欢谈武媚娘的,也有了武媚娘共同体。在共同体里有互动,也只是共享价值的互动,价值不能共享的,也进不了这个圈子。道不合,不相为谋,这在微信里体现得明明白白。微信群体成员也经常出轨,把微信的内容传到微博里,一进微博,就免不了打打杀杀,吵吵闹闹,不搞出个真理真相来,不搞出个你死我活来,就誓不罢休,绝不收兵。

在微博里总有人受伤,于是又跑到微信里寻求安慰,寻求同情,寻找家的感觉。这就如同一个小孩子,在外面被人欺负,就回家告状说,妈妈,他们打我。可是小孩子呢,爱玩是天性,在家里呆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就又到外面去疯玩,于是就又被欺负,于是又哇哇乱叫地回到家,又向父母告状,外面的人又打了我。后来呢,就是孩子不停在玩与回家过程中长大,发现家是温暖的港湾,外面是撕杀的战场,休息完了再去打,打完了再回来。再后来,家也就少回了,仅留下家的体温,满世界地东奔西走,杀出一个属于自己的新天地。这新天地一旦拥有,也就有了属于自己的家。

微博是价值共同体。每一个人都具有自己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价值观如果没有边界,如果没有共识,那么只要放在一起,就必然发生矛盾和冲突,甚至会打得头破血流。比如有的人可能选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的自由,并如获至宝。有的人可能会选择平等,并视为理想之物。有的人可能喜欢法治,并把捍卫法治视为自己的神圣使命。有的人可能选择爱国,并把爱国放在道德至高点上试图一统江湖。有的人可能选择诚信,并视诚信为人的灵魂。有的人可能选择民主,并视民主为世界潮流并全身心地拥抱民主。

在众神狂欢的时候,拥护一个神,就得做好放弃其它神的准备。这是人类的悲剧,也是人类的喜剧,更是人类的悲喜剧。人类喜欢与否,它都在那每天倔强地上演,西西弗斯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不得不在那把石头推上去,然后掉下来,然后再推上去。那种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方法,在西西弗斯那里根本派不上用场。

价值这事,从来就不是小事,从来都是大事,因为价值打起来,小命根本就不算个事。裴多菲说得好: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说得就是自由价值比命更重要的事。如果真要撞上法国查理事件那样的原教旨主义的主儿,搞一个恐怖主义都不算是大动静,否则亨廷顿就不用费劲巴力写了《文明的冲突》这本书。文明的冲突才是最厉害的冲突,才是真正把人类的灵魂放在火上烤的冲突。把人类看得悲观一些,才能有点些许乐观的东西,把人类看得太乐观,有可能遍地是灾难。悲观入世,乐观出世,也算是理想境界。

价值的冲突在微博里简直就是短兵相接,字倒也不多,除了长微博之外,短微博也就是一百四十个字,或者就是一个图片。不同价值观的人,见面就开火,根本不在乎走火自伤。这如同玩《地道站》、《地雷站》的游戏,或者玩《潜伏》的游戏,日本鬼子和国民党在明处,游击队在暗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让日本鬼子晕头转向,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微博网名除了大V之外,大部分都是按着自己的兴趣、爱好和价值搞的虚拟之名。虚者实之,实者虚之,孙子兵法在微博上也是玩得顺风顺水。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十六字诀用起来也是得心应手。

有研究者观察者杞人忧天说,中国的价值观急剧断裂沉降,一发不可收拾,取得共识的难度加大,中国社会已经完全进入了一个价值撕裂的社会,每一个价值共同体都形成了似乎老死不相往来的小王国,大有水泼不进、划江而治的势头。有人对此提出化解之道,让微博不再有雾霾,不再有阴霾,还微博一个蓝天白云,还中国梦以朗朗乾坤。不可否认,微博的雾霾是有的,但雾霾需要强有力的风,只有交锋才能形成风,才成形成巨大的风暴,才能吹走雾霾。气流是碰撞出来的,价值共识也是碰撞出来的。只有碰撞出来的共识之风,才能吹走微博上的雾霾。

且不说微博的世界不是现实的世界,且不说人心隔肚皮外表咋能说得清楚这些话,就说微博能做什么、能承担什么这点儿事吧。微信能承担的,微博也能承担。微信不能承担的,微博也能承担,这就是微博强于微信的地方。微信是社交体,微博是自媒体。微博能承担的,就是让价值诸神在此跳舞,让每一个价值的精灵在微博充分活起来,动起来,让每一个网民的尊严立起来。微博不能承受单一价值之轻,却能承受多元价值之重。也许,微博的价值与使命也就在于此吧。



Source : 21ccom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