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ree services’ that book reviewers should give – 书评人要做到“三公”

Read or translate in

在我上次提到的观点中,认为书评应该要独立于书,不能成为读后感与扩容版简介或精华摘要。但在当下的书评里,却常常有些书评,完全是人情债,把书评变成了吹捧文,极尽吹捧之能事,书评变书托,记得曾经读过一篇“奇文”,一个书评人将自己朋友的童话小说《金猫传奇》比下了《西游记》,文章一开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在我国文学艺术精品创作低迷、文化市场金钱作祟,文艺作品残渣劣质甚器尘上的今天,平地一声雷,著名作家孙大文的长篇童话小说《金猫传奇》三部曲的联翩问世,真是横空出世莽昆仑,万里海洋悬巨灯。

这鬼哭狼嚎的文字,如果能算是书评的话,那中国早已是文化天堂,中国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应该遍地都是了。所以,书评人要独立,这是改变中国当下书评水平低下的一个前提保障。中国缺少独立书评人这个话题,其实一直都有人在说,显然,要独立已经是共识了,但如果独立,却好像各有各的理解。有人说“独立书评人,就像是一个完全义务帮人挑书的人,或者说是一个完全义务的知识导游,他们从大量的图书阅读中分出蚌壳和珍珠,免费(稿费由报刊、网站支付)提供给渴望买到好书的广大读者。”这似乎有些过分了,书评人也不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活雷锋。不能很道德情操化地“义务”“免费”等等,毕竟书评也是劳动产品,劳动就应该得到报酬与收益的。

还有一部分人认为,书评人的独立,指的是要独立于原书作者,或者出版社。但在我的理解里,独立不是这样的。这种独立,绝对不是郭某抄袭事件发生后,一个曾经与她关系亲密、而且也是什么书都写评论、把书评当做扩容版简介写的书评人,在微博说的“为保证书评的独立性、维护书评人的声誉,今日起,谢绝来自出版社和图书公司的所有赠书。”出版方与原作者的赠书,与独立与否,并非是排斥的,正如书评的独立,不是简单与书的内容切割一样。

在我看来,独立,更多的是从观点到立意,写作价值观、操守等方面的自律,以及前期接受赠书的一个原则性把关。就我来说,在出版方要寄书给我时,一定要声明对那些书感兴趣,那些不感兴趣,而且我有兴趣的而且觉得有必要有价值写的才写,这个规矩不能破,否则就在砸自己的招牌。因此我觉得赠书不是问题,问题是什么书都想要(以上那位立牌坊的仁兄其实一直在到处要出版方寄书),而像郭某,什么书都接,接了之后,不好意思不写,而书是收不完的,所以,在压力之下,她就走出了快速的复制粘贴的抄袭道路上去了,这不仅毁了书评人的独立性,更毁灭了自己的招牌,最终身败名裂,也就咎由自取了。

我以为,独立的书评人,其书评应该做到“三公”,即书评的公正性、公益性、公众性,公正性,是指对书的评价要客观,褒贬都必须忠于内心的真实想法,不偏不倚;公众性,则值得的是,你的书评,给社会提供什么东西,是文化垃圾还是文化营养,对公众有何价值,读者能否从你的书评文章中获得新的启示与感悟,而不是为了稿费与人情在写作;公益性,则是要让书评实现把好书、有价值的书推广给更多公众的使命,实现文化传播意义上的文化推进,而不是单单为了吹捧或贬斥。我想,如果有更多的书评人做到这三点,那么中国书评的水平,也应该会得到较大的改善吧。



Source : My1510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