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astes and smells of Mum’s kitchen – 妈妈的味道

Read or translate in

谢霆锋做了一档美食节目《十二道锋味》,作为对中餐无法自拔的人来说,看点当然不在于其中的美食,而是每一集中邀请的嘉宾和每一个地方的外国风景,还有那个“最红”的经纪人mani。上一期节目,谢霆锋邀请了他的偶像“炒鸡蛋”(林丹),谢霆锋回忆起他看过的林丹的一个纪录片,说的是林丹在喝海鲜汤,导演问他味道怎么样,林丹想了想说:还是妈妈煮的好吃点。

对于觉得大多数人来说,妈妈的做的菜才是最好吃的,无论贫穷、富贵,那也有可能是你乡愁的源头。我妈算不上是星级大厨,但是在我的定义中,她的level无人可以超越。

关于年少时,就算是我不小心忘记了所有,某个晴朗的天气,黄昏后我看着远处的天空一点点开始变红。我和妈妈、妹妹一起坐在屋外面的吃过的那一餐饭我都不会忘记,而那一餐晚餐里有小时候以为最美味的妈妈做的凉拌海带丝。而到如今,爸妈、哥哥、妹妹、我分布在或远或近不同的地方,我竟也会在陌生的地方吃饭时,想起曾经以为是黑暗料理后来却喜欢得不行的凉拌苦瓜、凉拌洋葱、凉拌木耳。

所有的印象大概就是因为小时候的我把肉当饭吃,现在才会成为传说中的“我没有很胖啦,只是很多肉”,现在是很讨厌猪肉的。所以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每个寒暑假与妈妈短暂相处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她能够一个将每一个星期作为循环,每个晚上都可以吃到非猪肉不同种类的肉类事物。对于家禽,一只鸡或是鸭,妈妈会将身上的胸脯肉、鸡腿肉留着。像这种我们炖着都不吃的“死肉”,妈妈会加上美味泡椒、生姜炒出一盘美味鸡丝;又或是加入新鲜的青椒,闪耀着光的尖椒鸡就出现了。剩余的内脏,洗尽后炒香留到第二天,早餐时会给我们做出香香的鸡杂米线/面条。当然像鱼类这样简单的做法,我是不屑于炫耀的,酸菜鱼的精华在于妈妈泡的那一坛子好泡菜,这酸爽根本无人相信;而麻辣鱼最大的期待则是,鱼起锅后撒上一层干辣椒,在浇上滚烫的油后,那伴着香气升腾的滋滋作响。

在咽着口水回忆了几道妈妈常做的美食后,自然会再顺带着零食,让自己流一下口水。藕/茄饼,将茄子或是藕切成圆形,在两片之间加拌好调味料的鸡肉末,裹上只有重庆人才离不开的红薯粉,就可以入锅油炸了,待两面略带金黄出锅摆盘即可。炸洋芋,洋芋切成条状,入锅油炸,待熟后出锅过油,锅里加好调味料翻炒拌匀,出锅撒上葱花香菜即可。

抛开社会的种种压力,夜色开始降临,人群从每个地方一涌而出,有爸妈和温暖饭菜等待的自然是迫不及待;而为了高贵的梦想辗转几方的人,在有陆风吹过的海边美食街要一打扇贝,厚厚的蒜味由口中前往心里时,总是会想起妈妈神奇的双手,让你收拾掉所有剩菜炒出来的那一碗饭。

星级自有人懂得去比拼、评分,这种评比、赛事,都不够资格邀请妈妈参赛;餐厅的老板也知道找谁做掌勺,但妈妈好像更喜欢用锅铲;食客将食物“色”放在最前,我们只享受打开门,妈妈系着围裙为我们忙碌的样子。

Article Revisions:



Source : Douhao blog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