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rice of cultural heritage – 天价文物和贱价文化

Read or translate in

农耕时代的技术传承、演化和堆积,形成数量庞大的古代器物文化遗产,却在时间的动乱中大量湮灭。而吊诡的是,最近20年中,古器物又以波澜壮阔的方式大规模复活,并颠覆了器物史和器物工艺史的陈旧格局。

华夏古器物的出土运动,大致可分为下列三种样态:首先是1993年第二次改革开放,推动城市新建筑浪潮,城市大规模扩展并蚕食乡村,导致周边土地被全面翻整,大批文物就此露出地面;其次,大规模的高速公路建设,深度触及原始山林,重型挖土机逼迫古物现身;第三,近年来的新农村建设,广泛实施山林承包制度,农民进山种植树木,刨挖树坑,令古器重出江湖。20多年来,中国的每一寸土地几乎都遭掀翻,而埋藏于2-8米内的中浅层古器物,均被挖出地面,被迫面对21世纪的贪婪阳光。

古器物的黑市贩卖网络,支撑着这个庞大的出土器物阵营。乡村贩子从农民手中以低价购入,再层层转卖给城市藏家,继而以工艺品名义流向港台和海外,最终被国内藏家以亿万以上的惊人高价拍回。这个庞大的文物黑市,就是民间资本生长的最大温床。

鉴于其不可复得性,古器物的市场价值早已高于黄金,而潜在的价值,甚至直逼钻石,比毒品的利润更高,成为隐藏于中国民间的最大财富。有人估算,目前民间古器物总价值,应在12万亿人民币以上,接近沪深股市总市值26万亿的一半。迄今为止,文物精品拍卖单价在2010年已经高达亿万,而作品数量居上万件之多的齐白石,其2011年的最新单品价格,竟已升至4.2亿。2011年,中国古器物市场大步迈入“亿万年代”,成为旷古罕见的吸金黑洞。

在古器物大爆炸的同时,各种丑闻层出不穷。2009年,一件清代镂空粉彩瓶,在伦敦被某浙商以5.5亿高价拍下,制造了华夏器物拍卖史的奇迹,但该瓶子除了工艺比较精良以外,没有多少玩味之处,器型、色彩、纹饰,都散发出乾隆时代的艳俗气味。在我看来,该器的实际价值,顶多只是其成交价的一成而已。

另一丑闻发生于今年3月纽约亚洲古董拍卖会。一只普通的民国斗彩瓷罐,估价仅为8000-12000人民币,居然被数位中国文物贩子追拍到1.2亿,酿成国际拍卖市场近年来的最大乌龙。全球古器物藏家都在掩口而笑。第三件丑闻发生于今年3月的天津文交所。一幅二流画家的水墨画《黄河咆哮》,被天真的股民炒到1.8亿的市值,令艺术史家目瞪口呆。

接踵而至的丑闻,露出中国古器物市场的三种弊端:第一,艺术智商低下,不具备起码的艺术鉴赏力;第二,缺乏古器物鉴别能力,无法对古器物的真伪作出正确评判;第三,鉴于上述两种缺失,贩藏者只能以赌徒的身份参与,押宝心理支配了整个交易过程,

这种文物市场的博彩化,是古器物收藏及其文明传承的最大误区。古器物市场正在转型为超级卡西诺,成为资本赌徒冒险的乐园。这是中国股市命运的戏剧性重演。赌场效应摧毁了古器物收藏和流通的基本逻辑。它只能制造一大堆超级赌徒,而无法培育器物文化的热爱者、鉴赏者与保护者,更不能将其转换为推动文化复兴的良性动力。

尽管文物的市价被越抬越高,形成巨大的财经泡沫,而器物藏贩者的文化水准,却在一路狂跌,而中国文化的地位,从未变得如此摇摇欲坠。中国最大的文物藏家和文化象征——故宫,近年来多次书写反面传奇,展示其文化败退的严重迹象。如果说安保系统的漏洞百出,还只是管理能力的问题,那么在表扬信和致歉信中所出现的错别字和病句,已被民众视为文化素质低下的典型症候。而垄断公共文化资源,将其变成少数人的敛财工具,更揭示出文化所面对的真正敌人,其实就是侵吞和垄断文物的官僚权力。2011年故宫的演剧表明,腐烂早已没有边界,修缮得金碧辉煌的传统文化地标,散发出浓烈的臭气。

一方面是文物价格的惊天哄抬,另一方面是总体文化价值的崩盘,这种对比形成了尖锐的讽喻。中国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如此诡异的场景。文物市场和紫禁城的故事向我们证实,作为公共资源的历史文化遗产,被肆意侵吞、炒作、瓜分、消耗、贬损和荼毒。似乎没有任何官员为此负责,也没有推动文化制度矫正的迹象。而在文物价格泡沫的深处,官场完成了行贿等级和技巧的全面升级。当古文化沦为牟取暴利的工具之时,华夏文明正在从古老历史的悬崖上坠落。全体民众都听见了它痛苦的尖叫。

来源: 作者博客 | 来源日期:2011-06-13 | 责任编辑:程仕才



Source : 21ccom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