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nd of literature 5: Considering the subversion of literary rules from the richest writers’ list – 文学的终结 系列专栏 之5 从网络作家富豪榜看文学规则的颠覆

Read or translate in

在前不久出炉的中国作家富豪榜,也推出了全新的品牌子榜单“网络作家富豪榜”,上榜的20位网络作家中,年龄从23岁到40岁,榜首的“唐家三少”只有31岁,他与25岁的“我吃西红柿”、23岁的“天蚕土豆”分别以3300万、2100万、1800万的版税收入荣登“网络作家富豪榜”三甲。网友惊叹于网络作家富豪榜上那些“富豪作家”竟然如此年轻,最小的天蚕土豆只有23岁,最大的月关也只有40岁。而事实上,还有一个被大家忽视的是,搞得多年,动静很大的中国作家富豪榜,其创始人吴怀尧同样是一个年轻人,1984年生于湖北红安,22岁时首创“作家富豪榜”。

这其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文学现象。当然,这也非纯粹的文学现象,而是社会现象在文学领域的突出彰显。中国向来是一个威权社会,各种社会事务的进行,都是依赖于士绅群体等这些精英领袖的指导与牵头,这些士绅,大部分都是年长者,社会经验丰富。他们主持了一方的事务,掌握着裁断权、话语权,就像是草根式的卡利玛斯人物,保持着中国广大底层的那种保守的却又极为稳定的治理平衡。这在费孝通、吴晗等人合著的那本《皇权与绅权》中有详细的论述。

但是进入现当代之后,中国早就发生了笔者将之称为“权威倒置”现象,话语掌控权开始基呈现出低龄化,这在现在中国家庭结构的变化中最为明显。在传统社会(农耕文明经验)里,老一辈由于后天的生存经验,获得了尊重,年轻的人都得接受老辈所遗留下来的经验规律,“我吃的饭比你吃的盐还多,走的路比你过的桥还多”便是这种权威的直白体现。

而现在,在这个高度信息化的时代,随着技术的进步,信息的来源,已然摆脱代际之间线性的承接,而是成为多元化的知识获取,而老一辈往往在技术上落后,不如电脑盲、对各种数码设备的陌生,因此信息权威上,完全沦陷了,多吃的盐与多走的桥,在很多时候,已经没有太多的社会价值。年龄越小现在话语主导性越强了,他们引领了社会潮流,也更代表了一种文化的先进性与先进文化。现在整个社会,从经济到社会到文化,这样结构倒置的嬗变都在发生着。社会已经从农耕文化经验转变为工业文明经验为主导的现代社会。

在文学领域,得益于这种社会背景的转换,也发生了“权威倒置”,颠覆了中国的文学规则,至少是文学生产与存在的规则,从传统的纸质载体转移到网络平台,由长者把持的文学评价体系已经变成了点击率至上和税收至上了。

上榜单的20位作家,80后占据了主流。他们出生于80后年代,成长在九十年代,进入二十一世纪亮相舞台,而其中九十年代的文学是他们文学的母乳。在社会上,则开始大规模的技术更新飞速、市场化改革,大学扩招,思想上后现代、解构主义等大行其道,搅起文学场的硝烟弥漫,这在本质上也反应传统文学与现代或后现代文学思潮对立。解构权威、解构经典、解构主流,传统文学对面这些冲击,充满不适应,走向式微。在多场的文学论战中,以韩寒为领军的80后青年作家已经在语言击退了很多原本在话语权上一言九鼎、高高在上的著名作家。

借助电子网络为载体的网络文学,突破了传统文学生产方式与存在模式,跳过了文学杂志、作品比赛、师徒传承等多种方式,直接将作品放置到门槛很低的网络平台上,直接面对读者,然后由读者的鼠标(点击率)决定作品的胜败与孰优孰劣。而在万众的网络作品中异军突起的作品,自然就会等到精明的出版商的登门合作,然后作品经过一系列的现代图书营销,取得令众多老牌作家们咋舌的版税收入。这就是造成最小23岁最大才40岁的网络作家能够吸金1.7亿元的原因。

文学规则彻底颠覆了,他们不需要再有某某作协会员、在xx级报刊上发表过xx万字、xxx的嫡系等以前的文学规则。他们也不在乎那些作家前辈的眼色与评价,不在意文学的修养是否深厚,不自受文笔与修辞的桎梏,他们只为读者写作,读者喜欢就好,只为版税自豪,能卖座就成功,他们是这个信息化时代喋喋不休而又令人羡慕的话语者。同时,也在青年人(84年的吴怀尧)的捣鼓下,有了一个全新的“作家富豪榜”的文学评价体系。网络作家富豪榜的异军突起,20位作家居然敲出了1.7亿元版税收入,这些都像是对日渐没落走向终结的文学的一次大抄底,也是一个充满机遇的信号,网络文学有望能够使文学的终结得以放缓,甚至起死回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值得庆幸。

计划写30多篇,待续未完……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 : My1510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