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nd of literature 4: The ‘richest writers’ list is a literary McDonald’s – 文学的终结 系列专栏 之4 作家富豪榜是一场文学麦当劳的盛宴

Read or translate in

最近,第七届作家富豪榜榜单发布,儿童文学大王郑渊洁以2600万元的年度版税收入傲视群雄;莫言以2150万元的全年版税收入高居第二;成都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以2000万元位居第三。郭敬明名次下滑至第4位。前十随后的名次依次是江南、于丹、郭敬明、安东尼、南派三叔、当年明月。值得一提的是,在榜单的前30名中,居然有明星陈坤,他凭借着《突然就走到了西藏》而上榜。

其实在几年前我就开始关注这个作家富豪榜了,基本上上榜的作家变数都不太大,哪怕其中一些顺序有所调整,但整个榜单的给人的那种感觉一直不变,甚至每年都在强化,那就是:作家富豪榜是一场文学麦当劳的盛宴。

从这个榜单,我们可以很明显地观察到,这些作家的作品构成了一份文学乃至文化的麦当劳盛宴,它们绝对不可能构成有人所谓的“中国文学处在它最好的时候”的证据,相反,如果一定要说最好,也只能说“中国文学处在它最好吃的时候”。

在这里有必要解释下“麦当劳化”这个概念,它首先是美国社会学者乔治·瑞泽尔提出的,他指出了社会“麦当劳化”四个最主要的元素或者指标:效率、可计算性、可断定性、控制。麦当劳化的过程可以被简述为:快餐餐厅的准则正逐渐支配着美国社会和世界其它地方越来越多的层面,事物在看似多元化的背后却是同质化。而这些富豪作家一本本高印数的热销书、一场场高额出场费的演讲、沙龙,都是在这个准则下流水线般生产出来的,他们看似都是各个领域的作家,生产模式与生产作品的理念等,却都惊人的一致。

纵观这些富豪榜上的作家,三甲之外的当年明月、郭敬明、陈坤、饶雪漫、于丹、南派三叔等等的作品,展现的是一份快餐式的文学盛宴。麦当劳化的文化,本质上,也如同一个麦当劳的油炸产品,在文学的表层面粉饰下,包裹物着商业意识(商业利益)为主推手的精神快餐。因为富豪榜本身就是一种从文化角度看似荒诞的作法,是把文学与财富捆绑促销的方式,换一句话说,就是文学作品彻底底成为商业领域流通的商品,被剥去了其他作为文化存在的价值,如同麦当劳产品剥去了作为营养物质存在的肉、淀粉与生菜,变成快速、香甜、充饥却无营养价值的垃圾食物。

在今年这个榜单更特别的是,娱乐明星陈坤的上榜,更将“文学的终结”这个我观察的核心形象展现得淋漓尽致。所谓的文学,已经越来越娱乐化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莫言能够后发制人,完全是因为“诺奖效应”,也和文学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这愈加预示着文学的尴尬局面,如果不是诺奖,莫言永远也难以实现这种财富的暴涨。中国文学附和着这个社会,正在急速地往娱乐化、肤浅化、平庸化发展。

不过,我依然要重述我最基本的观点,我以为“文化麦当劳”这是坏事,也是好事。从好事上看,这毕竟是文化多样化的体现,麦当劳也是一种自由选择的食物,虽然营养物质有限但至少是无毒的,它不强制所有人吃,这也是一种进步吧。不过,就怕吃腻了麦当劳,却也是换个口味改吃必胜客了,而不是真正地改变这种文学乃至文化口味,没有提升自身的文化品位,这就是坏事了。

这种坏事的判断,源于我悲观地看到文化的发展趋势,但我让高兴文化有多元化的选择。比如我喜欢别人看来觉得深奥、枯燥的社科读物,写作上喜欢摆弄些理论,这是我的选择。喜欢陈坤、于丹、郭敬明的,这是另一个更大群体的选择。很多时候,文学的进步,大部分时候都不是靠大众的选择。文化精英创造文化,文化中间商传播文化,大众消费文化,各行其是这就足够了。庸俗、娱乐与肤浅也不是问题,唯一可怕的是,作家们不创造与推动文化了,变成垃圾文化的生产者,只顾谋名谋利;文化中介唯利是图,热衷于造神、制造话题了;大众娱乐至死或愚乐至死了。总的说来,作家富豪榜背后显示的是一场文学麦当劳的盛宴,这场盛宴吃完之后,却并不有益于大众与文学,反而,吃得越多,将愈加促使文学的终结的来临。不过,总有值得高兴的一些地方,比如莫言的逆袭,还比如刘震云一直在榜单上的坚挺,至少,我们看到了文学的喘息已经在持续着……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 : My1510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