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eath and birth of online literature – 网络文学的死与生

Read or translate in

按:这篇是对王馨语先生《网络文学之死》一文的回应。

 

 

网络文学的死与生,这已经是个老生常谈了,下面是我的看法:

 

 

我感觉谁死谁不死,恐怕并不完全取决于媒介自身。

 

 

东西写的好的人,他的基础是来自于他自己的天赋、知识与勤奋。如果我们“数学”一点,那么我们总可以说在所有写字的人里面,三项综合有个评分标准的话,总是有5-10%的人是特别优秀的——实际上,我们对“文字优秀与否”的体验性的标准,基本上就是这少数人建立的。大多数人自然而然的会将与此不同的阅读体验归于“不好”一类。 这意味着,所谓哪个媒体死还是不死,决定于这些人自己更倾向于哪种媒介,或者说取决于哪种媒介能让这些写字人获得更大的物质与精神回报。而在这一点上,网络就算不占压倒性的优势,至少也并不居于绝对的劣势。而时间是站在网络一边的。

 

 

在出版相对自由的现代,纸质媒体、广电、互联网的语言规则和表达限制上的边界实际上是模糊的。所谓“网络文学的语言”也正在不断的向纸质媒体、广电领域渗透。不断有血统纯正的网络的表达方式出现在纸媒上或者电视播出中。可以预料,这个入侵的难度正在不断的减小——假如纸媒和广电媒体仍然想和网络竞争的话。也即是说,这几种媒体终将趋同。而这个趋同的结果恐怕还是以网络为主要参考的——无它,网络媒体的包容性最强。

 

 

各媒体间自身在内容上也在相互渗透。现在下面这些情况可以说是常见:

1)一部好的纸质小说,随后拍电影拍电视,然后又在网上发行漫画和网络游戏;

2)一首歌,突然走红于网络,然后纸媒和电视开始传唱;

3)一部网络小说,出版纸质版,然后去拍电视或者电影。

 

 

等这些媒体达到最后的状态时,谁能说它到底是部网络作品还是电视营销的产物,还是纸媒作品呢?尤其是考虑到将来,这写媒体的涉入可能还没有时间上的先后间隔,很可能是同时的,那么更难分彼此。以至于对于这些作品到底是谁家媳妇已经没法再做区分。

 

 

既然大家互相之间的“围栏”在变矮,内容在逐渐同步,那么意味着谁会“活下去”恐怕要取决于题材差别或者语言风格或者传播方式之外的因素。

 

 

而我们应该都清楚:根据这些因素,投资人、作者、观众恐怕最终都会把宝压在网络身上。我们看到下述事实:

 

 

纸质媒体们正在不断的网络化。某些名门大报已经明确的放弃了纸质出版。

电视台们也在开始纷纷“网络发行”。例如凤凰宽频。

最关键的一点是,有越来越多的新家庭不再购买电视和报纸。

因此,我认为网络文学不但现在没死,而且终将“获胜”。

 

 

这个胜利如此定义:

内容普遍通过网络发布。

内容普遍通过网络被读者接触。

不再存在电视文学、纸媒文学的概念,随之也不再有人提“网络文学”,因为已经只有所谓“网络文学作品”——整个生命周期都在网上度过的作品。

 

 

 

王先生语境中的网络文学之死,大概是因为看到网络文学中充斥着大量低劣之作。但这不是网络文学的问题。这个问题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所谓的XX文学带有一个“在此媒体上出版发行”的附加限制。如果不考虑这个限制,那么小学生的看图说话也可以看作他们向老师发行的纸质作品,个人日记也可以看作自己向自己和子孙发行的纸质作品,自己拍的家庭录像也是自己向亲朋好友发行的电视作品。加上这些被“正式出版”这条铁门槛挡在门外的“差生”,纸质媒体和电视媒体的质量恐怕不比“网络文学”强到哪里去。很容易看出,这样才是真正的对等比较, the big picture。甚至连网络文学呈现出来的“低劣化”趋势也可以一并解释——因为网络在不断普及。

 

 

因此,总的来说,网络文学没死,而且应该还会福延寿考。

 

 

=============================================

阅读更多文章,请至:http://www.ideabyme.com

=============================================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 : my1510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