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ing about books – 书的闲话

Read or translate in

大凡爱书的人一般都喜欢藏书,因为藏书而成为收藏翘楚的人也不在少数。当然也有人把书当家具摆设的,但那不能当真正的书看待,或许是作为一种装饰品而存在。真正的爱书的人,买来的书要读的,书里携带着拥有者的气息的。

不记得什么人说过这样的话,钱用了才是自己的,我看书也一样,不读,怎么知其所以然,不读又怎么能甄别它的好坏?将书供起来,或当做一种摆设,让书蒙尘,其实是书的最大悲哀。

有些东西会越用越旧,书却不一样,一本书,无论经历了怎样的奇幻曲折,都不改其本色,一本书无论被多少人反复阅读和摩挲,旧了的只是他的表皮而已,里面的文字却常读常新。

有的人喜欢在书的扉页上落上自己的名字,盖上自己的印戳;有的人读书,或沉思默诵,或偃仰啸歌,一时兴起,在心动处可圈可点,在颔首里用波浪线标记。这等书一旦旁落他人,则无异于一颗圣心落入了凡尘,颜如玉碰到了张英,失之者倜然,得之者窃喜,不想袅娜出几分遐想也难。

在一个相当物质的世界里,作为一种文化的载体,书也被当做一种商品,尽管是一种特殊的商品,而被人们等闲视之。漫步书城,常常会看见有人提着购物的篮子,象街头买菜的大妈一样将挑选的书扔进去,心里便生出一种莫名的怅惘,不知是为自己的窘迫,还是为书而生的悲哀。

这还不是最可悲的,有几次我在张掖路的隍庙经常见到前来卖书的不肖子孙,将父辈幸辛苦苦积攒的旧书以每斤两元三元的价格卖给旧书摊业主,心里便生出莫名的怨怼和怒火。

有些人家乔迁,将家里老人收藏的旧书悉数清理,清一色的摆上了油光铮亮的现代家具和现代的仿古古董,这和一些地方政府为了搞政绩工程,将真文物拆毁,再建新的假文物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听说现在有一种书外表做的精致豪华,里面却夹的是塑料泡沫,放在书柜里看上去无不让人从心里生出几份敬意,但如果你不知情,取下来一看,就会露了马脚。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啊!

我原来的单位有一位领导买了新房,房子一应装潢好了,按他自己的话说门是盼盼的,油烟机是老板的,热水器是西门子的,唯有书是盗版的。

盗版的书就像劣质的家具,看上去是簇新的,但是不经使用,还没有打开,不是散了架,就是破绽百出。我想,对于一个真正的爱书人来说,没有人愿意自己捧着一本满篇错别字的书来读的。

对书痴迷到一定程度就会产生一种洁癖,版式新颖、装帧素雅的封面,是书留给人的第一印象。如果一本书的封面花花绿绿,俗不可耐,想必书得品质也好不在那里去。好书就要有一个能配得上的封面。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三联书店出版了不少好书,那些让人至今都爱不释手的书的封面都出自时任三联总经理范用先生之手。这让如今只知道做官,不知道装帧为何物的老爷们多少有些汗颜。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 : my1510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