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stition and necrophilia – 恋尸癖与敬鬼神 – English

0%
0 paragraph translated (16 in total)
Read or translate in

【新闻两则:习近平等七常委瞻仰毛泽东遗容;安倍今天上午参拜靖国神社】

 

 

撇开政治歧见,本文只做文化比较,但是谈文化便难免涉及宗教,只好再次得罪基督徒和佛教徒了。

 

 

人是社会性极强的物种。人的社会性主要由大脑额叶皮层的语言区与道德区实现,两个区域都接近耳朵,紧邻大脑皮层的听觉区。语言区与道德区是大脑发育最高级部分,显示语言与道德很晚近才演化形成。

 

 

大脑其他区域的兴奋度与器官的兴奋度成正比,比如语言区越兴奋,说话越多。道德区特殊,它是抑制性的,像警察一样,阻扰其他区域活动。酒精是神经麻醉剂,但是有些人喝酒之后,话乱说、手乱摸,那是由于道德区的麻痹程度超过了其他区域。每个人、大脑每个部分对酒精敏感程度不一。

 

 

克己复礼,就是通过教养和训练,让道德区变得发达。恭敬产生于贪欲的克制,爱恋产生于性欲的克制。有敬有爱才能维系家庭,家庭是人类的最小组织单元,没有家庭,人类是不可能繁衍发达的。仅有家庭又还不够,还要有超越家庭的联合体,所幸人的大脑一般能够应付复杂的社会关系。只是过频的道德抉择,与会让道德区疲乏,表现为焦虑。有人累觉不爱,于是放纵身体;有人参禅打坐,以冥想制欲;有人借酒消愁。

 

 

人类共通的忧愁是生与死。对逝者的依恋,对尸体的恐惧厌恶,两种情感长久地折磨着人脑的道德区,产生了生命由灵与肉二元构成的理解。入土为安,安葬逝者的肉身,也安慰生者的身心。灵魂不灭,对应着生者对逝者的思念长长久久。

 

 

墓葬是人类所有宗教信仰的源头。墓葬行为非常古老,在一百多万年前的直立人时代就存在了,例如周口店的“北京人”。现代人的学名叫智人(Homo sapiens),智人的历史才短短20万年。直立人还不能开口说话,只能以简单的音符,辅助手势和表情交流。很可能是交流的殷切需求,倒逼了语言的产生。

 

 

《说文解字》:“鬼,人所归为鬼。” 人去世之后,灵魂脱离躯壳为鬼。鬼、神实同而名异,畏之则称鬼,敬之则称神。鬼神崇拜在史前全球各地普遍存在,中国在商代发展到顶峰,很多文字与祭祀有关。示是祭台,祭是摆肉上祭台,祀是人在祭台前跪拜,申是闪电,闪电是神的指示,示+申=神,土是接收神意的十字天线,示+土=社,且是男根,示+且=祖,宗是有祭台的房子……

 

 

商代祭品不仅有牛羊等牲畜,还有活人,一般是俘虏、罪犯和奴隶,同时代的古希腊迈锡尼文化也是如此。最恐怖的是美洲印第安文化,人牲比畜牲还多。印第安文化是西亚两河文化经海洋民族马来人中介传播过去的,它的特点是用“太子”献祭,作为牺牲品不但不是惩罚,反而是荣耀。《圣经》中记载了亚伯拉罕用儿子以撒向上帝献祭的故事。摩西在律法中宣告,禁止信众将儿女献给摩洛,摩洛据说是个假神,可见那个时代拿儿女祭神很普遍。希腊罗马先后征服西亚北非,终结献祭儿女的习俗,到耶稣时代已过去两三百年,但耶稣被罗马人钉死在十字架上,又唤醒了犹太民众的记忆,把耶稣看成以撒似的英雄,牺牲自己救赎万民,犹太民众以为耶稣就是传说中的未来佛、弥赛亚,掀起一场反抗罗马统治的大起义。起义失败后,犹太人痛定思痛,开始怀疑耶稣是否真是“那个人”。耶稣的门徒只得走出犹太社区传教,带着怨恨。耶稣死后三百年,基督教竟然搞定了罗马帝国。

 

 

又过了两百多年,一位名叫买买提的,在西亚地区又一次掀起反抗欧洲人统治的宗教起义,结果搞成了,尽夺西亚北非的土地,政教合一的东罗马帝国只得偏安一隅。又过了一千年,东正教仗着斯拉夫人的野性,才获得生机。东正教顽固地保守着腌制尸体的古老习俗,普京不仅瞻仰,而且像历代虔诚的信徒那样,亲吻牧首尸体。佛教也有保留高僧尸体的做法,但不会亲吻,仅供瞻仰。拜偶像之甚,莫过于崇拜尸体。东方人的神位上只有木牌,代表在天之灵,旨在继承先辈的精神。

 

 

公元前1000年,迈锡尼和商朝都灭亡了。迈锡尼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而商朝的废墟上建起幅员更为辽阔的周朝,周公任用商朝遗民,设计周朝的礼制,废止人牲,建立起完备的宗法制度。周代的宗法制度是严格的长子继承制,长房之外的诸房,三代以后必须分宗别祖,另立门户。例如文王、武王只能由周天子祭祀,周公旦只能由历代鲁公祭祀。孟孙氏、叔孙氏、季孙氏三家虽然是鲁桓公的后裔,却不能祭祀鲁桓公,祭祀文武周公更不可以。《论语•为政》:“非其鬼而祭之,谄也。”祭拜别人的祖宗,是对自家祖宗的大不敬。一旦违背宗法制度,就是淫祀、乱伦,周人相信那会遭受天谴。

 

 

孔子还说:“敬鬼神而远之。”敬鬼神的神社离居住地尽量远一点,一则表示人神别居,二则表示敬畏之心,三则表示郑重其事。比如北京天坛、地坛离皇帝起居的中南海有点远,皇帝陵墓就更远了。如果先帝躺在车马喧嚣的地方,时不时的警笛长鸣,不诅咒才怪。

 

 

周武灭商的时候,有一支商朝遗民逃亡到了朝鲜半岛建立政权,史称萁子朝鲜,国祚比周朝还长几十年。公元前194年燕人卫满占领国都王俭城,国王箕准逃到朝鲜南部的马韩地区。公元前108年,汉武帝灭卫氏朝鲜,大量半岛居民涌入日本列岛,与本土的绳纹人混合,形成弥生文化。汉人的Y染色体O3系占大多数,商王后裔孔氏家族为O2系,O2是东夷的特征染色体,曹操也是O2。日本人Y染色体O3系很少,东夷的O2系较多,这不仅显示弥生人是商遗民的可能性很大,而且表明弥生时代以后,大陆来的血缘贡献很小。

 

 

大和皇朝比较可靠的创立者是崇神天皇,史书记载崇神天皇曾经烧裂龟甲问神,这是商朝的占法,周人早就失传了。崇神天皇正好处于西汉年间。西汉的三教为“夏尚武,殷尚敬,周尚文”,尚武、尚敬而不尚文,恰好是近代日本文化相对于中原地区的差别。前不久去日本靖国神社参观,还没进门,就彷佛闻到一股殷商的味道。

 

 

靖国神社是天皇家族纪念为自家献身的臣子,而盖的庙宇,牺牲者的牌位有名有姓摆在里面。日本首相形式上是天皇的家臣,拜不拜是家务事。中国有类似的地方吗?人民英雄纪念碑上刻画了四场战争,它保存的是仇恨,不是人名。

 

 

本文不是文,只是一堆散乱的知识,希望有助于理解今天的两条新闻。

 



Source : my1510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