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ce when was Confucianism the spirit of our nation, or Qufu our Mecca? – 儒家何时成了民族魂魄?曲阜怎么就成了圣城? – English

0%
0 paragraph translated (16 in total)
Read or translate in

2016年1月21日,两名山东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曾振宇,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教授王学典——联合署名发布《再次呼吁在曲阜市境内停建基督教教堂》一文,引发热议。文章称,距离山东曲阜孔庙东南方向3公里的鲁城街道办事处葛庄,在悄悄兴建基督教教堂。文中引当地人士反映,“这一群平房式教堂已建成三年左右,且在春节之后,将在此平房基础上,兴建更高更大的基督教教堂。”

山东两位政协委员为何反对在曲阜境内建基督教堂?

理由如下——

作者认为,曲阜是孔子的故乡、儒家发源地,是中华民族的圣城。民族魂魄所系的圣地一旦遭到破坏,其引发的民族情绪如海啸地裂,甚至历史为此改写。由此追问,如同国家有领海、领土、领空的主权一样,我们是否也应该有文化的主权、价值的主权和“国家文化财产”?他们具体到基督教教堂的修建:“是否可以依据文化主权的原则,要求对方另择佳地修建,既避免产生对‘国家文化财产’受伤害的质诘,也减少争夺中国文化特区资源的嫌疑。”

曲阜不能建基督教堂吗?

中国宪法规定国民有信教自由。除非曲阜觉得自己很特殊,不必遵守中国宪法,否则,凭谁在那里做市长做书记,估计都没有那个胆子,说我们这里,除了孔庙,不能有其它宗教的建筑(说起来,好像孔庙之庙字,也是从印度来的呢)。何况,两位委员应该也知道,如今建教堂,没有正规手续,是建不成了的呀。就算建了,也是要被强力拆除的呀。

但咱其实对教不教的,真没兴趣。咱只对两个委员,对曲阜是“中华民族的圣城、民族魂魄所系的圣地”一说,颇感奇怪。

咱没有研究过历史与文化,咱对儒家以及孔子的知识,基本来源于历史和语文教科书。但咱知道,所谓的儒家,在春秋时代,只是诸子百家中的一家而已。而我们的历史教科书里应该写过,那个百家争鸣的时候,是中国思想文化是为光辉灿烂的时代。那时留下的无数经典,如五千言的《道德经》等,至今还养活着数不清的研究者。

到了汉武帝时,听从了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作为一个学术流派的儒家,从此成为皇家统治之术,独占中国思想主流两千余年。真可谓一家独大,其它式微。你家吃肉,众家喝汤。

延至清末,西学东渐,再到新文化运动、破四旧、文革,砸烂了孔家店。两千余年的“荣光”,至此也就结束了——孔丘泉下有知,应该也会淡然吧?毕竟,在他成为显学的那段时间里,其它学派,都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呢。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当然,如今的台湾,还把孔子的第多少代孙,差不多当成个宝贝。差不多而已,并不当真。连他自己,也晓得,自己的尴尬吧?

反正,咱读书时候,所得到的结论就是,两千余年儒家的统治,使中国再无百家争鸣,对思想文化的发展,压制颇甚。绝非好事——而且,咱相信,大多数读着教科书长大的中国人,压根没听过儒教这个词——儒,何时又成了教啦?

百余年来,已被否定了唯一性的儒家,其所谓的发源地,何时又成了中华民族的圣城呢?如果说在皇权时代,确实如此,如今皇帝在哪?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啊——你儒家——或者儒教——的信众,你可以去崇拜,可以去膜拜,可以去跪拜,可以去三跪九叩万岁万岁万万岁,但不要把所有人都扯进去——不要把中华民族绑到你们的战车上——你们能代表的,唯你们自己。

至于说什么 “引发民族情绪的海啸地裂甚至历史由此改写”,则纯粹是耸听危言,把人吓得够呛。这个民族情绪,改成了你儒教信众的情绪,更准确吧?而不同朝代的人对同一件史实有不同的看法,对同一个人物,有不同的评价,实属正常。一点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为了自己的某些不正当的目的,对历史进行增、削、曲解、隐瞒。

有个词叫春秋笔法,就是孔老夫子的发明。《史记 孔子世家》有言,至于为春秋,笔则笔,削则削,子夏之徒不能赞一辞。弟子受春秋,孔子曰:“后世知丘者以春秋,而罪丘者亦以春秋。”——孔子的自知之明,真非那些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后辈可比啊。

说白了,咱的观点是,在思想多元化的时代,儒家就是儒家,莫再给捧上神坛啦。中国受一言堂的害,还嫌不够多吗?

Article Revisions:



Source : 博客日报网
image source: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25239

About Michael Brough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