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lections on the winter solstice – 关于冬至的思考

Read or translate in

对,冬天来了,当刮寒冷北风的那一刻起,他就来了。

具体哪一天刮起来的,已不晓得。北京的风很大的,连横行霸道的雾霾都不是他的对手,只要不听话,雾霾瞬间就被吹得找不到东西南北。

冬天来的同时,冬至也会如期而至,就好像他们商量好了似的。我国古代,冬至被当作一个较大节日,不仅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而且有庆贺冬至的习俗。祭天祭祖外,北方地区有冬至宰羊、吃饺子、吃馄饨的风俗,南方地区则有吃冬至米团、冬至长线面的习惯。

现在这种冬至习俗,虽然还有,但是气氛却大不如从前,也走了味道,有些冷清。无非是走走过场罢了。很多好的习惯已消失不见,无处寻见。

犹记得儿时,冬至来临,母亲总会准备好一大家子的饺子以及其他好吃的,满足每个人的味蕾,大家其乐融融的,以此御寒保暖。每个成员都很期待这个节日,有好玩的,又有好吃的,怎会拒绝呢?

现在出外奔波,这般景象已经很少经历了。每每遇到此种节气,也就默默地买些水饺,草草了事,全然没有往昔气氛。更有甚者,连水饺都没。绝对是应付了事。

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每逢寒冬,倍思亲。唯有靠着手机通讯的便利,寄托思绪。

冬至是寒冷的,每当此时,我总会把自己裹成包子状,以此保证自己不受冷气侵扰。一定要稳稳地。

冬至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等着吧,只需一场大雪,春天就在眼前。

好吧,不多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回家倒计时开启。下一刻,春节。

PS.今年的冬至是2014年12月22日。据说“冬至”是白昼最短,黑夜最长的一天。这个对于漂泊在外的人而言,或许是件好事,起码会有一种晚上多睡一会的错觉,虽然时间上是一样的。



Source : Zhao Qiang blog

Tags: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