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lecting on the Shanghai stampede – 上海踩踏故事:如何从“乌合之众”的盲动中走出?

Read or translate in

中国新的一年以一场悲剧开场,这是所有人都感到难以承受的。据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消息,2014年12月31日晚23时35分许,外滩陈毅广场发生拥挤踩踏事故。截至今晨11时已造成35人死亡,48人受伤。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但据一些现场公众反映,可能是大楼上有人撒外观类似美元纸币的代金券引发骚乱,先由一群年轻人在台阶上拥挤起哄而开始的。

 

可能最后警方的调查结果会清楚地呈现故事的真正原因,但不管具体的导火索是什么,其本质上总归是在人数规模大的公众活动中,由于某些偶然的因素发生,但公众却缺乏有效的秩序和组织时,就诱发骚动促成了悲剧的发生。这几乎是所以拥挤混乱与踩踏事故的共同原因,这是全世界绝大多数踩踏事件共同规律,一旦发生就很容易产生严重的后果。

 

一直以来,类似的这种偶发踩踏事件在国内时常发生,但每次事故之后,并没有有效地去反思故事发生的根本机制,以及设计类似的应对应急机制,更重要的是没有加强公众在这种大型活动的自组织能力的学习与养成,呈现出无序无理性的“乌合之众”盲动状态。

 

细细分析可见,这类的踩踏事情发生,是因为中国人群体自组织的公共空间活动能力缺失。由于长期匮乏这方面的训练,所以一旦出现哪怕轻微的异常,就会引发大规模的无序骚动,爆发集体恐慌。当然,近些年,政府也多次组织这类大型活动,但这样的活动很显然是在官方严密地组织之下的,维持秩序的警察、志愿者很多,规划得十分严密(当然,再严密也难以保证不会有偶发事件发生)。可是因为官方规划得越好,意味着公众越是难以得到这种公共空间活动的训练,他们只要听从工作人员的指令即可,不需要公众怎样的自组织能力。最后往往就是没有相关指挥,一下子就是无序状态,或者一些人还干脆无视指挥人员,自行其是,缺乏最起码的公共空间的组织意识。因此,这也是造成民众自组织匮乏的重要原因。

 

但还有一个造成悖论效应的因素是,根据以往的经验,这类事件发生之后,官方特别是地方政府,就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以后会更加限制这类活动的举行,因为没有活动才能彻底保证没有偶发事件的发生。但是正是基于此,公众的这种能力就更难以得到训练和养成,陷入犹如当前中国中小学校组织活动的“学生春游悖论”:因为以前经常有学校或班级组织学生外出春游等活动,但也偶然地出现一些事故,所以最后就是教育管理部门一纸禁令下,严格制止组织学生特别是小学时集体外出举行这类活动。可是一旦学生一直没有机会活动这种组织化的公共活动,一旦出现在群体中,或者某些时刻学校或班级不得不集体外出,就会因为缺失组织训练,各种混乱无序就出现了,带队老师只能手忙脚乱应付不暇,这样出事的概率就大大增加。那这个时候万一出现问题,处罚就更加严厉,这类活动就更加被禁止的。

 

这样的一个“学生春游悖论”,如果放到宏观层面上的社会去看,这就是整体上中国人一多,就很容易出现恐慌、混乱、踩踏等一部分重要缘故。因此,这个时候,哪怕故事结局惨痛教训深刻,却不能因此就限制甚至取消这类的公共空间的大型活动,相反而是应该在机制上建立起完整的规范条例,然后以此为指导,让公众有更多的机会参加这样的公众活动,接受更多的集会操练,并且能够让公众自组织起来,形成自我的有序管理,从聚集、活动过程、疏散,乃至出现问题后的危机应对和自救的整个过程,实现有效的自我组织管理,才能从“乌合之众”的盲动中走出。当然在此同时,政府也要做好提前应急预案,进行有效地情景构建,以保障偶发事件发生时能够将后果控制在最小。正如22年前的元旦,香港兰桂坊发生踩踏事件,21人遇难。事后香港政府痛定思痛,制定《集会安全规范》,以一个详尽的手册式的规范,指导公众公共活动的举行。而这二十多年来,香港的各种大型公共活动不断,但从官方到民间,在此后的各种大型公共活动,都表现出了良好的公共秩序。这样的应对思路,值得我们借鉴学习。



Source : Sina blog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