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literature is dead, let’s start burning the paper – 网络文学已死,有事烧纸

Read or translate in

网络文学十年了?看到有人用起这标题,感觉自己又老了一点。不过在我眼里,网络文学真正的生命还没有十年。和许多人一样,我亲身经历和见证了网络文学的死亡。她的遗骸,至今还存放在网络空间里。

 

 

我是1999年上网的,当时还得到为数不多的网吧排队。也是那时候,《第一次亲密接触》开始走红。网吧老板直接从网上拉下来打印成小册子,摆在门口贩卖。痞子蔡,作为网络文学教父,就是以这样的现身说法,影响着那些渴望在网上码字的人们。大家齐聚在榕树下、黄金书屋、橄榄树、亦凡网等文学网站,敲打着自己的梦想。

 

 

毫不夸张地说,那时候在网上码字的网络写手,大多没有什么功利心。只要有人送鲜花或拍砖,就是最大的满足。至于成名这个东西,更多也在于获得喜悦和快感。还记得一篇小说被榕树下拿到电台播念,便激动地睡不着觉,感觉自己俨然成了作家。(那篇小说后来被黄金书屋作为书名,出了一本网络小说合集)当时已经成名的邢育森、宁财神、李寻欢、安妮宝贝等人,都不是专业作家。而在榕树下主持论坛的作家陈村,在诸多写手眼里简直就是一尊文学大神了。

 

 

这一段非功利、自由创作的时期,构成了网络文学的黄金时代。然而,盛世从来短暂,网络文学也不例外。究其原因,也不复杂。成名了的渴望飞得更高更远,即使不那么成名的,也向往找到一张容得下文学的书桌。业余写作在某种意义上,和文学跳蚤市场上练摊的没啥差别。从这一点来看,网络文学市场化、庸俗化,没有任何悬念可言,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想想也是,在市场化时代,任何事物都无可避免地被经济大潮裹挟其中,网络文学又岂能独立于外?

 

 

但是,也很难找到什么标志性事件,来证明网络文学从此走上末路。正如历史,从来都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就网络写手个人来讲,从写着玩到想出书、赚钱,不过一闪念而已。文学类网站处于新经济时代,也不得不找寻自己的盈利模式。所以,2001年陈村就已经在叫嚣:“网络文学最好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如果我没记错,那阶段正是网络小说出书最好的时光。网络文学与市场经济的亲密接触,直接宣告她的贞洁已经不保。虽说对当事人而言,文学的贞洁又算得了什么,有了快感就要喊嘛。

 

 

此后,网络文学基本上就成了图书市场上的一类热销产品。网络之于文学更多也是一种发布平台,而非创作环境。还记得吧,几乎所有出版的网络小说都要在扉页上注明论坛点击率。慕容雪村的《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在一定程度上既是网络文学最后的辉煌见证,也是最后一曲挽歌——网络果然从此将文学遗忘了。这部作品在获得巨大成功的同时,也宣告了网络文学的商业出版模式走向成熟。这就是,在网上制造人气(免费试读),然后下线购买产品。天涯社区舞文弄墨自从出了慕容雪村,无数作者就是这么操作的。甚至,很大一部分作品是出版商挂上去的。此时作为理想主义的网络文学,已经无可疑问地宣告死亡。

 

 

至于后来的起点中文网,完全就是一种文学的商业化运作模式。十数年来网络的普及,培养了一大批习惯于网络阅读的群体。这是无纸化出版模式得以成功的基础。但是,你能说那些每天码近万字的写手,从事的是文学创作吗?如果这样的话,你就得承认,行画也是一种艺术。现在盛大成立文学有限公司,说白了就是网罗一批文学消费品的码字工人,然后以流水线方式(比如玄幻、盗墓、悬疑……)大批量制造文学快餐。让那些玩累了网游的人——这些人很多本来就是盛大的顾客,得以在这里小憩一番。

 

 

无论怎么说,在这里我找不到文学的影子,只看到漫天纸币飞来飞去。网络文学十年,我最想干的事情,就是为她烧一把纸钱。她是我曾经的爱人,也是我遗落的梦想。

 

 

2008年7月9日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 : my1510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