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losing officials’ real estate ownership to cut down high prices – 官员房产公开是降低高房价利剑

Read or translate in

打开12月13日各门户网站的最新新闻,与房产有关的报道就有三条:第一条佛山:“房产上亿妻子移民”的公安局长未违纪;第二条:杭州房管局副局长被停职,传其名下房产有20多套;第三条:北京现年底恐慌式抢房:有二手房一天提价70万。综合此三条新闻不难发现,一边是部分政府官员动不动就是“房产数十套价值数亿”,而另一边是高房价下大量老百姓无房安身立命的焦虑与尴尬。在这个房价高不可攀的时代,当不少人还在仰望着高楼默默地暗叹不知何时才能有蜗居之所时,那些被曝光出来的天价房产,无疑正深深的刺痛着我们的眼睛。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一个官员被曝出有几十套房产,这显然有着巨大的问题。因为在中国当官,官员靠实际工资收入压根就买不起房子,但官员很少没有自己的房子。就如今年6月初,云南昆明市委副书记、市长张祖林指出,有权有钱部门的人员有4、5套房子很普遍。当然,有些官员的房产也许远不只四五套,如浙江省药监局局长、原浙江湖州市市长黄萌贪腐达2亿元,名下有84套房产。而上海的“炒房区长”原陆家嘴集团总经理、浦东新区副区长康慧军夫妇前后经手的房产多达24套。安徽省黄山市园林管理局原局长耿晓军拥有38套房产,光购房款就花了2216万多元。云南“吸毒州长”楚雄彝族自治州原州长杨红卫也有23套房。

 

 

而这些动辄坐拥几十套上百套房子的官员,只不过是冰山之一角。几乎每个官员倒下,除了持续刷新贪腐数额的纪录外,都有多套房产的罪证一并罗列。在种种权力优势下,多数官员往往占有着远远超过各地公务员住房标准的房子,在多数百姓沦为“房奴”为房子挣扎的时候,他们却奢靡成风。这种巨大的差距和矛盾,恐怕只有用杜甫的那句诗可以形容:“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在房子就是硬通货的现实语境里,开句玩笑话,不搞几套房子,你都不好意思当腐败官员。君不见,只不过一个城管领导,名下就拥有房产数十套,在城市房奴无数,房产被称为硬通货的当下,难怪惊起网民们莫名惊诧一片:“这得抢多少苹果,没收多少辆推车,收多少保护费啊!”。很显然,如果一位官员量工资之入为购房之出,不过就一两套房产,他就是在践行为人民服务;如果一位官员量隐性收入为购房之出,拥有多套乃至数十套房产,他就是在疯狂地为人民币服务。

 

官员们为何不愿公开房产?

 

 

现如今,中国房价持续上涨,房产己成为官员受贿洗钱、增值保值的最佳途径。将非法所得转变成房产,不仅安全性提高,租金可观,还能享受房价飙升带来的快感,完全用不着担忧财富在通胀下缩水。如果一个官员拥有了多套房产,作为既得利益者,他们很可能会利用权力资源,将房价继续推高,他们岂会为调控房价去努力,只有房价高企,维持持续上涨的势头,官员们所拥有的房子才会成为真正的硬通货才会保值增值。最终受到伤害的仍是普通百姓。

 

 

房子的主要属性是居住,而官员们拥有太多的房子只是为了保值和炫耀!北京如此多的空置房,都是拜各地贪官所赐。早前一项统计显示,各省市的书记、市长、县长不少都在京城购置房产,如果将他们赶出北京,恐怕北京的房价要跌去一半。更何况,官员们自己都有几套房在手,当然体会不到中低收入老百姓买不起房、租不起房的痛苦,反而因房价、租金高涨成为既得利益者,谁都不愿打压房价,降低租金,自然也对保障房建设热情不高。

 

 

反腐是降低高房价的一把利器

 

 

就在上个月也就是十一月份,北京、上海、广州等多地的二手房成交量出现明显增长。对此,传说是因国家试点推行公开官员个人财产及住宅信息,以至拥有多套房产的官员急于脱手名下房产。因为,对于官员来说,拥有过多数量或者价值过大的房产,可能成为新一轮反腐大行动的对象。看到18大后不断有“房叔”、“房婶”出现,最终因为房产过多而断了前程,相信许多贪官都十分害怕,不少人也许要悄悄暗地变卖四处空置的房产。

 

 

可以预计,只要拿出人口普查的劲头来次官员房产普查,认真调查、排查官员的房产,许多隐藏很深的贪官将会“无所遁形”,暴露于世人的面前,成为现阶段打击官员腐败的有力“武器”。如果在房地产领域清除了所有腐败因子,也就还原了市场公平竞争的环境,而竞争的结果肯定是价格的大幅度回落。

新当选的日本首相菅直人,尽管贵为首相,却仍然在租房居住。就在他当选首相之际,中国拥有房子最多的官员、一个县级干部都不是的局长爆出拥有35套房子。不知道日本新首相是否羡慕中国官员的富有并且感到汗颜。再苦不能苦孩子,再富不能富官员。日本在这种做法下,打造出一个经济强国,尽管日本经济发展水平超过中国,但是租房的日本首相恰好是中国和日本差距之所在,中日两国的较量始终进行,科技经济较量的背后,一个廉洁的公务员全体也决定两国发展的潜力和成败。(文/风青杨)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 : My1510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