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lateralism and the media -媒体的多边主义泥潭

Read or translate in

主义一是指理论体系的系统化、意识形态化,二是指社会流行的整体性趋势。这里讲的主义,主要指的是后者,由此避免了上纲上线。多边主义就是以生存为核心的多方位出击主义。这种多边主义,既给媒体减轻了生存的压力,也给媒体增加了选择的痛苦。如果处理得当,媒体就会八面玲珑,春风得意。如果处理不好,就会陷入绝境。

生存伦理是媒体的核心价值观。没有生存,就没有媒体。媒体的前提是生存,其次才是发展。生存伦理的极端化就是“活着就是一切”。生存伦理奉行的是权宜之计和机会主义路线,夹缝中求生存是媒体行进的现实描述和基本定位。生存伦理决定了中国的媒体不能也不可能把新闻自由作为媒体的核心价值伦理,因为把新闻自由作为媒体的核心价值观充满着风险性和不确定性,与意识形态价值观有严重的冲突,但可以把媒体视为社会舆论的组成部分。

生存伦理决定了媒体遇着政治采取绕行主义路线。当绕行主义路线遭遇肠梗阻时,不得不打政治苍蝇。打老虎的手段即使有,也基本不用。无论打什么样的老虎,都具有风险性,毕竟老虎属于国宝。在媒体上,人们经常发现,凡是打苍蝇的微博,媒体都是一路绿灯,凡是打老虎的微博,只要官媒没有正式公布相应消息,都会“被消失”。这部分缘于在中国现行体制下的媒体尤其是传统媒体的长期被圈养已经失去了基本的批判能力和反思能力,享受温室的生存已经成为习惯。

多边主义出场的依次顺序是工具主义、商业主义、流行主义、世俗主义、献媚主义、专业主义。令人遗憾的是,本应排在第一位的专业主义却不得不排在最后。这是媒体从业人员的尴尬。不过,当尴尬已经成为媒体的思维方式和生存方式的时候,当尴尬成为媒体的生存常态的时候,尴尬就不是问题,成问题的则是,不尴尬反而成为媒体的异类或异弊。

生存伦理决定了媒体的多边主义。媒体是政治经济的工具,它受制于政治经济,被宰制于政治经济,甚至臣服于政治经济。媒体没有绝对独立性,只有偶尔的相对独立性。这种独立性既是媒体的生存技巧,也是中国大转型时期的基本特征。谁都不能超越时代而活,媒体是时代的产物,媒体必然受制于时代。

媒体为商业服务,只有它给商业带来利益的时候才能生存,媒体生存的目的就是为商业利益服务。媒体的生存证明了商业利益的存在。媒体只有追求社会流行的东西才能带来商业利益。什么东西流行,媒体就会宣传什么,流行主义是媒体的救命稻草和风向标。媒体只有给商业带来利益的时候才能生存,媒体生存的目的就是为商业利益服务。比如,腾讯官媒微博上,一个小小的明星的卖萌,就有成千上万的点击率,就增加了赚钱的机会,何乐而不为呢。假若一个政治敏感事件达到如此高的点击率,那就不是赚钱的问题,而是赔钱的问题了,甚至还要受政策和法律的惩罚。危害社会秩序、危害公共安全的责任,任何媒体都是承受不起的。

神圣的东西已经被世俗话打破。利他主义已经没有市场,道德颂失去了根基,新的偶象不断被撕去画皮,网络媒体、自媒体使传统媒体、网络官媒的神圣光环隐去。世俗的就是最好的,神圣的就是最坏的,这似乎成了网络媒体的主旋律。

为了生存,媒体向政治献媚,以献媚换空间和时间。媒体向商人献媚,以献媚获得金钱。媒体向社会献媚,以博取大众的眼球,以大众的眼球换流量。献媚与职业操守相悖,与生存伦理相合。当专业主义能够生存的时候,就会实行专业主义,毕竟这是媒体的本行,职业伦理对媒体的生存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当专业主义影响生存伦理的时候,专业主义让位于生存伦理,生存伦理就具有了优先性。

各种主义表面上具有冲突性,其实质都是服务于生存伦理,多边主义是实现生存伦理的手段。各种主义错踪复杂,处理不好就会深陷泥潭难自拔。追求商业利益会去去政治利益,追求政治利益会失去商业利益,按倒葫芦起了瓢,顾此之彼。有时候,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如果处理不好,更有可能的是鱼没得到,熊掌也没有得到。鸡飞蛋打、竹篮打水一场空、南辕北辙等这些都是多边主义泥潭的典型描述。

媒体的多边样板很多,这里仅以腾讯微博为例。腾讯微博是企业的品牌,这决定了它需要增大流量,获取利润,践行商业主义路线。商业主义路线需要明星或流俗案例铺路,明星和流俗案例给腾讯带来众多粉丝。粉丝多,流量就大,利润就高。流量大的就是流行的,流行的就是世俗的,顺着世俗走就不可避免地献媚。专业主义只有服从和服务于各种主义才能生存,腾讯微博经常发些八卦新闻、八卦名人、抄作非典型性案例以博取眼球。这所有的一切,都得在政治的默许、容忍、忍让的情况下才能发展起来。腾讯对大V的封号与删帖就是臣服于政治的结果和表现,也只有这样,腾讯微博才能顽强地生存在来。有网友批评腾讯微博有时失人格,事物的辩证法则是,失人格才能换人格,有时候退一步,是为了进两步。不过,也有退一步再退两步的时候。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但也会因此湿了裤子。

网络带来了自由,也带来了思想多元化、价值多元化。媒体如何应对网络,避免多边主义的泥潭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无论如何,客观性、真实性、中立性、独立性都需要纳入到生存伦理的轨道,重构媒体生存伦理十分必要。



Source : 21ccom
image source:(图片来源于网络,共识网配)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