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ing in the big eastern cities and spiritual freedom – 选择北上广、江浙,哪怕仅仅是选择精神上的自由,也足够

Read or translate in

看了王元成的“北上广打拼的游子,为何远离亲人,仍义无反顾”。
深表赞同之余,
想补充一些。
(这句肯定是做个大招牌某些人也看不见了)

年前
好友想去吃我们那的美食,
和我一起回了趟家,
家里变化很大,
如果在晚上出门,
坐在车里,
恍惚会以为依然在上海,在杭州。
但是,一旦和人打交道。
好友说:感觉江浙沪和这边是两个国。像从欧洲到了中国。
这里为了不必要的地域纷争,
就不说老家是什么省份什么城市了。

我一个表弟,
我前几年在杭州帮他找的工作(这是伏笔,并不是说我多么有能力)
恰巧也在那时候回家,
悄悄跟我说他宁愿在杭州租房子住,
也不想回家买房结婚过日子。
他这么说是因为姑姑知道他肯听我的话,
姑姑会让我来做表弟的工作,
让他回家。
表弟皱着眉头说,
爸爸这边的家族,妈妈这边的家族,
所有人都反对他继续留在杭州。
表弟表情很痛苦,
说如果说江浙和这里差距有一百年,可能太夸张了,
要说有7,80年差距,
一点都不夸张,
我真的宁愿在那租房子住,
精神自由自在的。
我说:做你想做的。我帮不了你别的,但肯定不会帮你妈来说你的。

很多人选择北上广、江浙。
并非家乡物质条件不行,
现在很多二三线、甚至四线城市,
吃的玩的应有尽有,
玩的花样甚至比那些一线城市多多了。
我想说的是硬件,妥妥的,
就跟这个国一样,
硬件妥妥的,
但是软件不行。
这个国,火箭满天飞,
就算哪天跺跺脚亚洲其他国家都要屎尿齐飞,
也不是一个真正意义的大国,
她还没有和经济、科技相对应的现代文化,
说得夸张点,
没有现代文化。
(转载请打招呼,尤其是无耻的专靠偷东西过活的营销账号,
其中最恶心的是微博的营销账号,我有微博,发过了! @陈哈chenha )

选择离开家乡的人,
不一定要在大城市成名立万,
不一定非得衣锦还乡。
他们选择的是自由,
精神上的自由,
选择的是那个城市对他的包容。
以本人为例——我不具代表性,只能代表自己。
我喜欢做的事情,
并不需要支持,
也不需要理解,
只要没人干涉我,
我觉得就十分幸福。
(转载请打招呼,尤其是无耻的专靠偷东西过活的营销账号,
其中最恶心的是微博的营销账号,我有微博,发过了! @陈哈chenha )

再说个小例子,
前年秋天我有空,
回了趟家。
有天舅舅也在我家,
我出门去找朋友聊天,
换了件针织衫,
针织衫上有不规则的破洞。
结果就是这件针织衫,
这么小个破事,
能弄出半天的麻烦来。
舅舅先是问我为什么衣服破了还要穿,
我说样式本来就是这样的。
家人说不要穿这件出去了,
院子里人会说你的。
我心说,还没生娃在背后嚼舌头就算了,
一件衣服,这等小事也要唧唧歪歪?
我嘴上说:不至于吧,很正常一件衣服,我经常穿的,半点回头率都没。
家人对此不依不饶,我也坚决不换别的衣服。
后来穿着这针织衫出门去见朋友了,
院子里倒是没碰到什么老人儿,
结果被我的朋友说了半天,
说我太标新立异了,
天可怜见。
【为了照顾某些人,补个标注:
此例只是用来说明包容度、多样性的缺失。】

从这种小事就可以看出来了。
遑论工作、结婚、生子这些事情了。
很多人在北上广、江浙等地工作,
单身着,丁克着,甚至gay着、蕾丝边着,
大家熟若无睹,
根本不算个屁事——那是人家自己的生活方式,你管得着吗?
过好自己不是很重要吗?
但是在家乡就是不行,
你会被念叨死。

当然,
你真想做的事情当然没人挡得住,
别人念叨也阻挡不了你,
但是有人干涉和没人干涉你选什么呢?
你非得选有人干涉?
对我来说,同样是没人可以阻止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选择远离干涉。
看得懂吗?看不懂的依然看不懂,
他会跟你说,你心里是自由的,
跟在哪儿有关系吗,
要换地方才自由那叫自由吗,
要真的自由哪里都是自由的——哦,苍天,你说东,他说西。
(这段基本白写,不懂的照样不懂,刻意忽视的依然忽视)

(转载请打招呼,尤其是无耻的专靠偷东西过活的营销账号,
其中最恶心的是微博的营销账号,我有微博,发过了! @陈哈chenha )

还是那句话,
要么变成跟他们一样,要么熏死,要么爬出去。

回趟家,
儿时同学、朋友,在老家都是好几套房,
自己住的都是百多平的大房子,
大家反复跟我说的一句话是,
“你要是还留在这,住别墅都有可能啦”。
不自由,
住别墅又能怎样呢,
一个大的笼子而已。

自由,
岂是钱的问题?
(PS:建议大家还是多看评论,多看推荐语,
这样才能看到各种你想象不到的思维,
精华和乐子都在这些里面了,
多看这些思维和活生生的例子,
“自由,岂是钱的问题”这句话才会更丰满鲜活。)

附:
【逻辑的重要性】
http://www.douban.com/note/280897143/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 : douban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