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and death over there – 我们那儿的生死问题

Read or translate in

我们那儿是一片很大的农村

农村里到处生长着庄稼、男人、女人

以及他们家里的畜牲

我们那儿有很多女人是自杀而死的

有的喝农药,有的上吊

大部分选择了喝农药

我们那儿管这种死法不叫自杀

就叫”喝农药喝死的”

我有时也很佩服这些喝农药而死的女人

她们是真正视死如归的人

从想死到死

甚至都没有考虑一下

就干脆死掉了

有时候我又更佩服那几个上吊而死的女人

她们是真正考虑清楚了生死问题的人

她们真的决定好了要去死

这才去上吊死了

我们那儿管这种死法也不叫自杀

就叫”上吊吊死的”

伊沙点评:有人到现在还认为沈浩波是靠“下半身”怎么怎么的,说他离了“下半身”就什么都不是,我选择本诗就是要给这帮蠢货一记耳光,一个在新世纪之初就写下如此佳作的青年诗人不该出名吗?如果是,老天爷可就真不长眼了。中国是农业大国,农村该当成为现代诗的大题材,但仅有乡村生活经验是不够的,需要现代的头脑和诗歌的才能,沈浩波具备这些,当大有作为。

Article Revisions:



Source : Douban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