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still grateful for the beauty of this world – 猫力:我依旧感恩这个世界的美好

Read or translate in

在这个信息以光速传播的网络时代,“网络红人”可以一呼百应,却也极易身败名裂。蓬勃发展而又怪力乱神的中国互联网,曾经给猫力无数追捧,现在也让她在暗夜饮泣。而这一切她总需要面对。

文/蒋东

生于1988年的姑娘猫力在一夜之间忽然面对着一个对她有些敌意的世界。

“当上万条恶意评论像潮水一样涌来,会是什么感觉?”坐在三明治故事公园的桌子旁,猫力仿佛是在自问,“邮箱里也塞满了谩骂的邮件,更令我难受的是朋友和家人也同样受到牵连。说实话,这件事让我对这个网络世界有些失望。”

但这个网络世界同样给了她无数的美好。在网上“关于猫力和瘦肉的无国界壮游”主题贴中,记录了自2012年11月5日开贴至今,猫力和她男友瘦肉的一路历程。这个浏览量1160万次,评论回复6034个,6128次赞(截止到9月15日)的主题贴,现在读来也让人有些唏嘘。最初的美好和最新的争议,像海水和火焰一样跳跃眼前。

在两年不到的时间里,猫力从一个10万粉丝的微博小达人,变成261万粉丝的网络红人。她的一举一动都引人注目,随手发一条微博都有数千转发和评论。在今年9月10日,摄影师咖小西在微博上对她使用其照片发出异议之后,这个事件迅速成为公众热点。在“侵权”和“欺骗”的舆论下,猫力的声名跌到了冰点。

网络红人是近十余年来的产物,在过去五年的微博和微信时代里逐渐成为介乎公众和明星之间的一个物种。他们往往脱胎于普通人,却享受着近乎明星的关注度,但其当红的“寿命”往往不能持久,若干高光时刻之后,他们可能又泯然众人,继续在生活的洪流里沉浮。

生于1988年的猫力性格上更接近于90后,天生丽质而又古灵精怪,她在她的小世界里开始了一个小女生各种可能的尝试。比如高中时开淘宝店,大学发传单做各种兼职,在格子屋卖小杂货,还帮一些杂志写专栏。

2011年大学毕业时,猫力也没有想遵循常规找一份工作,像很多不清楚自己想干什么的85后一样,她决定寻找一下自己的内心。比其他小伙伴幸运的是,她在微博通过恣意写“屎尿屁”风格的文章和展现自己古灵精怪少女形象获得的数万粉丝,让她获得了一份出版社的合同。

时间来到2012年11月。出书的事因为出版社的倒闭夭折了,和男朋友瘦肉做着一些零散工作的猫力,在朋友的建议下,决定进行一场环球旅行,起名为“无国界壮游”。他们的第一站是东南亚。从泰国、越南、柬埔寨、老挝直到南亚的印度和斯里兰卡。每到一个国家,擅长视频拍摄的瘦肉都会拍一部旅途中的视频,同时猫力在微博上发一些旅行的照片,这些也在继续经营自己的淘宝店。直到2013年6月,他们的第一阶段旅途结束,回国后准备出版《猫力乱步》一书。那个时候,猫力的微博粉丝涨到了50万左右。

接下来的半年,猫力和瘦肉又跑到中东和美洲,进行了他们第二阶段的旅行。到了2014年3月,他们的旅行差不多结束的时候,猫力迫切地需要一个重新的定位和未来的发展目标。这个时候她想到了完成未竟的南美旅行,而且要拍一部纪录片。所以,她开始通过接商业品牌来让自己经济独立并筹拍纪录片。过度的品牌合作,也让一些粉丝产生了非议。

现在,猫力又在她没有经验的版权领域产生了纠纷,也带来了诸多困扰。

“我父母也被气病了,但我不会被打倒。”她在发来的微信中说。一个天生不按牌理出牌的小女孩,在成为网络红人之后,面对的诱惑、挑战和漩涡,是她在25岁的年龄还不能自如应对的。蓬勃发展而又怪力乱神的中国互联网,曾经给她无数追捧,现在也让她在暗夜饮泣。而这一切她总需要面对。

“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所谓的穷游”

三明治:当你们开始行程,在东南亚拍自己的片子的时候,一开始还是非常轻松活泼的,旅途中六部片子拍下来你们受关注的程度有什么变化趋势吗?

猫力:其实我们一路上都用视频图片文字记录,因为我和瘦肉两个人本来的专业就是编剧和导游,想在路途中通过自己的方式记录旅程,现在看到的这6部就只是好玩的像MV一样的,唱唱跳跳的,粉丝的增长也不是突然的,是比较持续的。而且关注的粉丝黏着度还是挺高的。

三明治:那段时间你们的经济来源是怎样的?

猫力:我们出发时每个人带了6万,这是我们两个全部的积蓄。路上我们还供稿给电视台,分别是上海ICS和深圳卫视,每个月一期,每期大概给我们两三千元。就是拍我和当地人互动的一档旅游节目,很短,我们只提供素材不剪辑。然后还做了一阵子的明信片寄送,后来太累了不做了,总共收益几千块吧。

三明治:这个阶段你们接过商业单子么?

猫力:出发前我拍了OPPO手机的广告。但咖小西这个项目是我们在旅途中接的第一单商业合作。那是2013年5月在印度,我们第一阶段的旅途马上要结束了。

三明治:后来第二阶段的旅行又是怎样开展的?

猫力:第二阶段是从2013年8月份开始,开始跑了土耳其、伊朗、亚美尼亚、格鲁提亚几个国家,还是我们两个人。我们觉得太辛苦了。一直到当年12月之后,就开始拉了老朋友也是非常好的一个导游兼摄像老栋,以一起玩的性质借着拍New balance广告的机会,就跑到美国、墨西哥、古巴、埃及几个国家。

三明治:你们真正火起来,是因为在穷游网的持续更新么?

猫力:其实在开始旅行后的一整年里,我们还是相对小众,知道我们的人虽然有,但不关注旅游的人是不知道的。我真正非常火起来是因为知乎“游客照”那个帖子,《如何拍出不那么“游客照”的照片?》,是2013年12月。我并不认识写帖子的这个人,但事后我们通过网络认识了,但没有见过面。这个帖子被转疯了,居然还有很多人冒用我的名义在跟帖里做很多产品植入,比如化妆品、旅行装备等等。这点我比较反感。

三明治:因为这个帖子疯转之后你们觉得生活有变化吗?

猫力:我觉得是这样子的,我们两个大学读的专业身边接触的人,所有会有很多媒体圈子里的朋友,对媒体和网络关注这个觉得也比较正常。我们去旅行之初,也是带着做些可传播的作品想法出去的,所以会和一些其他的旅行者不太相同。可能是很多人羡慕我们,同时旅游也是热门话题。所以就会有这样的现象。那个时候我们还是觉得要把该做的事情先做完,要去的地方先走完。

三明治:你觉得你是在“穷游”么?

猫力:我一直以无国界壮游这样的定义在旅行,但这件事发生后,我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为什么那么多人说我穷游,后来终于明白了。因为我在微博的置顶帖放了整整一年多,说“很多人问我穷游的帖子在哪里”,然后放上了穷游网专页的链接。其实我说的是穷游网,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穷游。而且穷游网也说过自己的穷游不是贫穷与否,而是“无穷尽”的意思。

三明治:可能很多人认为这个年纪去周游世界,本身就得是穷游,不然有点富二代。

猫力:其实大家对于旅行这东西的观念可能不同,我身边的朋友至今还是这样,比如一个月赚5000块,那一个月存500块,到年底有一笔钱去旅行了。而我不是。我卡里有多少钱,我会全部拿来旅游,我自己并没有留下我回来要怎么生活的费用。我们旅游时候条件是不差的。

三明治:因为你相信你的赚钱能力吗?

猫力:不是,因为我家在上海,我可以回家住。第二点是,大不了重头来过,回来再重新找工作,这对我来说不是非常难得事情,就这么简单。很多人说我富二代。我说我不是富二代,他们就说你被包养了吧?我说我没有,然后他们说:哦,那是穷游。

三明治:如你自己所说,今年3月以后,你接了很多商业合作,网友也抱怨太多了,这也成为最近风波的根源之一。对商业合作你是怎么考虑的?

猫力:我确实是想建立一些好的品牌合作,但这些品牌一定是我使用过并且认同的产品。我觉得本来我就是学媒体出身的,在和一些大品牌合作的过程中,也能学习到很多东西,这些都是和我专业非常契合的。而且我要赚到起码让我生活不用愁的钱,这样我才有办法去开启我新的旅程,比如说我下个月准备去南美拍摄纪录片。

三明治:“生活不用愁”怎么定义呢?

猫力:就是你虽然没有钱买车买房买奢侈品,不会存钱,但是起码你吃饭、交房租都不用愁。

三明治:交多久的房租不用愁?

猫力:没有,就是现在。就起码你可以不愁今年的创作,没有说5年不愁、10年不愁。

三明治:接了太多商业合作之后,你介意你的粉丝说你太商业化了或者离开了旅游的本质吗?

猫力:一开始挺介意的,我考虑过拒绝很多合作。后来我说服自己的原因是,我不接商业的东西的话我没办法去做我想做的事情,因为经济独立是去做你想做的事情的第一步。而且我对自己做广告的底线就是不推荐护肤品、化妆品、食品,因为这种东西很敏感。到现在我只帮一个化妆品品牌发过微博,那是我自己用了半年的产品,然后他人特别好,是我的粉丝,我帮他推荐一下,其他的我没有涉及过。

“后来我开始感谢网络红人这个词”

三明治:南美的纪录片是关于哪方面的?

猫力:是关于南美的,我们想去南美拍一个纪录片,关于当地的一些发现美好的故事,讲一些关于有爱的人的故事。南美是离中国最远的一个地方,是刚好是对角线,我想想看看那边。南美的民族很多,那边的人很懂得生活,色彩斑斓,其实他们的国家经济不是很好,但他们的人就是每天有吃有喝有舞跳就很开心。我觉得在那边能为应该有一些答案,然后我就穿插了一条关于切·格瓦拉的线,因为我出发的时候最影响我的电影是《摩托车日记》,旅行出发之前那句话也是朋友告诉我的:“在你改变世界之前,让世界先来改变你”,这也是我的心愿。

三明治:什么时候开始有拍南美纪录片的想法?

猫力:从2014年春节就开始想了,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旅程要结束了,本来想进入一家广告公司的,但我们觉得我们现在已经有很好的自媒体平台了,那我们就不要浪费,就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我们的优势是旅行,我们上学时学的专业是做记录片,那就把这两个结合到一起。

三明治:南美其实也可以算是你旅行的新的一站呀?

猫力:对的。去那边一趟不容易。时间和预算的需求都很大。

三明治:你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猫力:我想得很清楚,我会坚持旅行,坚持做纪录片的梦想,不断去策划一些好的项目。

三明治:旅行者呢?

猫力:旅行者、旅行家其实我都不喜欢,但许多商业合作找我会扣一些帽子,我不排斥,但我称不上。因为我自己定义的旅行家要比我更有经验,走的路更多,想的事情更多才能经得起这个名字。

三明治:你有没有想过当艺人?

猫力:没有考虑过,我觉得我的个性不适合。

三明治:为什么?

猫力:因为艺人要承受的压力太多,艺人是不自由的,他们要去维护自己的形象,去做一些品牌还是商演,再加上他们拍广告拍电影的光鲜生活加起来都不及我渴望去拍纪录片或者去我想去的地方。

也有一些经纪公司找我谈过,他们是绝对不会放我假,因为他们问过我希望自己怎么支配时间,以及他们可以怎样支配我的时间。说白了,我不希望别人来支配我的时间告诉我你要做什么。当时也有考虑过自己开工作室,但一不够强大,二我自己的责任心又不够又懒,我没有办法养活团队里的人。其实我当时最大的目标是让周围我喜欢的人、有共同理想的人,能够无忧无虑去做同一件事情,但前提是我自己要更强大。

三明治:你自己也有一些媒体人属性,或许你可以更系统性地去做一个自媒体,像陈坤那样,有粉丝经济,有商业模式,不仅仅单纯依靠品牌赞助,粉丝也能养活他。

猫力:我觉得主要是我懒,你看我连公众微信号都没有,你就知道我有多懒了,再加上我个性比较善变,我今天想去这,明天想去那。但是虽然我的目的是想做同一件事情,我觉得我没有办法有那么多时间,而且我有更多的时间平时私底下我喜欢逛个菜市场,在家里看电视、上淘宝这种状态,没有一门心思地规划好几点干嘛几点干嘛。

三明治:那你对网络红人这个标签怎么看?在你心中是中性的还是褒义的、贬义的?

猫力:最早是中性的,但网络红人的泛滥,把这个词变成了贬义。但它对我来说是个中性词。

三明治:你现在有什么团队吗?

猫力:我没有什么所谓的团队,就是我男朋友瘦肉,两个很好的朋友老栋和高兴。瘦肉和老栋都是专业做导演和后期的,高兴就是帮我处理一些合同和接电话回邮件,而且他们也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

三明治:其实网络红人的角度来看,你持续“红”的时间已经算很长的了。

猫力:无论多美好多光鲜的东西到后面大家肯定会腻的,因为都是差不多的东西。所以我很早就有这个觉悟,毕竟是读媒体出身的。我的危机感从有人开始喜欢我、称赞我就一直伴随着了,我的危机感是有一天我不好看了、不旅行了,那我怎么养活自己。

“曾经的世界观是早点嫁人生孩子”

三明治:做纪录片这个理想是从小就有的吗?

猫力:是在旅行过程中想到的。

三明治:大学毕业后你有过什么理想吗?

猫力:那个时候比较自然的话就进电台或进广告公司,这是我们最多人选择的路,还有一条路就是你年轻漂亮嘛,就嫁个富豪,那就不用想之后的事情了,我的很多同学都是这样的。但是我当时就是因为不知道想做什么,才会出去旅行。因为旅行是我当时最想做的一件事,当时没有想到它可以成为我工作的一部分或者赚钱的工具。

三明治:那你大学时的世界观是?

猫力:我当时的世界观就是早点嫁人生孩子。所以我不觉得我的世界观跟普通人有什么不同,普通人就是读书嘛,那时候就是有很多人在搞社团,对于一个大学生来说,你跟社会上的人有联系是一件很牛逼的事情,或是你进一家公司实习也好或是有一些项目。但我当时就是觉得从来没有参加过社团,就是没有任何工作经验。

三明治:你的小学时期,你妈妈一直在香港生活,妈妈“真空”的感觉会影响你的成长么?

猫力:我不觉得我缺失母爱,我差不多整个暑假和寒假都是在香港陪着我妈的,我爸爸不在。就是你要知道对一个小学生而言,每天就是上学放学嘛,上学就是在学校,放学回家我爸就在了,好不容易有个暑假,我就都和妈妈在一起。

三明治:你从你爸你妈那里有什么性格上的遗传吗?

猫力:我觉得我脾气很倔。我爸妈对我,我们三个人状态不像长辈和晚辈。就三个人对对方都没大没小的。我妈会对我撒娇,我爸会觉得养了两个女儿。我跟我爸又感觉会称兄道弟的,就是这样一个关系。但他们三观都很正,而且他们对我的理想状态是大学毕业找个工作朝九晚五,就那么简单。而且当时,我记得,我刚考上大学的时候发过一条很长的短信给我爸,意思是我长大后想去一家公司,但是不用太累,不用每天加班,然后同时有些闲钱的话想开一家花店,然后三十岁之前找个好老公,三十五岁之后,就是带孩子的状态,就不用再奋斗了,当时就是这样的一个想法。当时可能潜意识里,家庭观念重,就是很想有个家。

三明治:这次摄影师维权这件事对你的影响有多大?

猫力:事情刚开始的时候因为我在工作的原因,没有及时处理回应,导致局面失控,所以这件事我要负很大的责任。对我多多少少有些影响,但更重要的事情,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所以我必须要在这件事上不断反省自己,并学到东西,不然这件事情发生就没有意义了。

三明治:经过这次你是加粉呢还是掉粉呢?

猫力:没有加也没有掉,因为我没有关注这个,我不care。那些说取关的就取关了,支持我的还是在的,其实在这件事上我还是坚持感谢那些关注过我的网友们,因为有他们才有今天的我,当然,我绝对不会放弃旅行这件事,因为只有继续坚持,才能证明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另一方面,我觉得这件事会让更多的摄影师出来维权,这是好事。我觉得维权是对的,但是维权引发的网络暴力是在向所有人展现这个世界有多丑恶,这是我非常讨厌的。而我会一直坚信并继续分享这个世界带给我们的美好。



Source : China 30s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