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Harvard to the Alpaca business – 创新者 | 覃叩:哈佛研究生的羊驼生意

Read or translate in

覃叩,目前就读于哈佛大学,主修公共卫生管理,每周花40多个小时学习,40多个小时创业,做“羊你个驼”,希望成为国内第一家引进羊驼产业链的公司,卖羊驼肉、羊驼宴、羊驼纺织品,甚至引进羊驼活体。

文/赵宁

覃叩,目前就读于哈佛大学,主修公共卫生管理,曾在顶级期刊《自然》杂志发表论文。

他拒绝了硅谷的一家500强企业的offer投入“神兽”事业中,想做将羊驼引进中国的第一人。

他的品牌“羊你个驼”在青橘众筹网上完成了众筹目标,也得到了美国农业部的许可证,他的第一批羊驼肉已经漂过大西洋来到中国。

而他的野心不止于此,他说他要打造一整个羊驼产业链,从羊驼肉,羊驼宴,到羊驼纺织品,甚至引进羊驼活体。

他的团队成员有来自世界知名投行摩根大通工作的88后美女,也有来自美国最大高频交易基金最年轻的干将。

他的身上似乎贴着许多金光闪闪的标签,然而撕下标签,他只是一个热血的三明治。热爱冒险,脑子里充满了奇思妙想;热情开朗,朋友遍布世界各地。

Q&A

三明治:你来自一个怎样的家庭?父母对你是怎样的培养方式?

覃叩:我来自普通家庭,父母都是大学毕业生。父母对我属于放养型的教育方式,他们反对学校暑假补课,甚至打电话给老师和学校希望取消暑假补课,也坚决不让我去补课。他们给我自由空间读“无用书”,包括艺术、音乐、地理、文化、政治、经济等等;让我做“无用之事”,比如去河里找寻收集化石,去农村的池塘打鱼,去做义工,去爬山等。

三明治: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在美国经历过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覃叩:我是一个奇思妙强,喜欢冒险,天马行空,并且能够把想法付诸实践的人。我玩过跳伞,但这只是表面的冒险,而真正的冒险是精神层面的冒险。有一天我看到很多老人在环游美国,突然我也想要环游,于是我立刻订票,两天后就出发环游美国。一路上发生很多精彩而刺激的故事。环游第一天,我遇到了一个因做走私生意进了监狱的人,跟他一路畅聊;第二天,我遇到一个吸毒的青年,正在去戒毒所的路上,他的身体状况特别糟糕,于是我一路照顾他;第三天,我的iPad在大巴上被偷,但我假装报警吓唬小偷,成功从小偷手里“骗”回iPad;第四天,凌晨下大巴后无处落脚,我在路边找到一个青年跟他回家借宿一宿。这四天的经历让我觉得独自游美国太危险了,正好第五天遇到一个英国人,我就跟其作伴继续接下来的旅途,又遇到了很多神奇的事情。这就是一颗喜爱冒险的心带给我的珍贵体验

三明治:在美国待多久了?

覃叩:我是7年前来到美国,先在乔治亚医学院,后转到康奈尔医学院读遗传学博士,并在《自然》杂志上发表关于癌症基因组的论文。之后来到哈佛攻读公共卫生管理硕士。

三明治:哈佛带给你什么?你学到的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哈佛的标签在创业过程中有多大的作用?

覃叩:我觉得是一种自由。哈佛的老师跟我们讲,“你们这些聪明人,不要只想着跑到华尔街做银行家,去咨询公司做咨询师。我们给你这么多资源,是为了让你去探索你自己喜欢什么,擅长什么,去做让你开心的事情,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而不是做一个最安全的选择。”

其次,哈佛让我学会自学。哈佛给我启发,给我资源,让我自己摸索如何做一件事情。一年前我对羊驼一无所知,只知道它叫“草泥马”,最近这半年,我买了一本700美元的羊驼书,学习关于羊驼的生物学、医学以及对它的管理。我也去农场,跟羊驼一起生活,观察它们的习性。这些都是学习。这个过程让我把一个疯狂的idea变为了现实。

三明治:你学的是遗传学和公共卫生,怎么会想到卖羊驼肉的?会不会觉得浪费了?

覃叩:其实羊驼项目并不是我的第一次创业,我曾经有过一次跟自己专业更相关的创业。我的奶奶有胰腺癌,跟乔布斯一样。但乔布斯因为采用了个性化医学1进行治疗,他在得了胰腺癌之后依然高质量地生活了8年。而我的奶奶在得病后只活了1年就去世了。

哈佛在个性化医学方面是最强的,我来到哈佛之后也在做个性化医学相关的东西,我的第一个创业计划也是跟跟这个相关。

我当时跟美国一家公司合作,想要针对中国的高收入人群市场做基因组测试,以帮助他们预测疾病。但项目没能成功,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当时转基因的概念特别火,大家听到“基因”就反感,觉得测自己基因这种事不太能接受。第二,个性化医学当时还比较新,美国相关的政策还跟不上,因此美国FDA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把这个公司的技术暂缓了。美国暂缓之后,中国也将个性化医学方面的东西禁止了。这个项目最终因为太先进而以失败告终。

去年暑假,我在硅谷一家五百强外企做基因组测序,公司很好,但我觉得我只是一颗螺丝钉,最终放弃了它的全职offer,选择再次创业。我一共有8个可供选择的创业项目。比如有一个关于基因货币的项目,这个项目我现在也正在参与,我们想找到一种既不像纸币一样能无限印发,也不像黄金一样总量是一直不变的货币。另外还有关于艺术的,教育的,宗教的,以及3个关于健康医疗的项目,当然还有羊驼项目。我把这8个创业项目跟各国的朋友以及哈佛商学院的教授讨论过,大家一致觉得羊驼项目最有前景,于是有了“羊你个驼”。

三明治:为什么叫“羊你个驼“这个名字呢?是谁起的?

覃叩:名字是我起的。我们最开始想要注册“草泥马”这个广为人知的名字,无奈工商局不让注册。苦思冥想其他名字之际,朋友的一句脏话给了我灵感,想到让羊驼两个字用同样的句式说出,于是得到了“羊你个驼”,保留了戏谑的成分。我们的微信账号也叫“羊你个驼”,我自己就改名为“羊驼他哥”。

三明治:你们在宣传中说想做第一个把羊驼带到中国的人,你们做过市场调查吗? 据我所知,淘宝上已经有不少店在出售活体羊驼,你怎么看待这个情况?

覃叩:活体羊驼不稀奇,但是卖羊驼肉我们是第一家,专注做羊驼品牌我们也是第一个,而且我们是想要专注做羊驼产业链。目前,我们先把羊驼肉做好做实,把团队锻炼好。 我们现阶段想把“第一”的品牌打出去。事实上,把肉做好也有很多的门槛:比如羊驼肉非常贵,国内没有人敢把羊驼杀掉卖肉跟我们竞争,而我们在美国有独家的供货商可以保证相对的低价。其次,我们有美国法律的支持,USDA农业部的食品许可证。这是一般人拿不到的,我们找了律师做了很多事情。而美国方面的许可证搞定之后,我们也获得了国内的食品流通许可证。另外,我们希望给消费者提供食品安全的保障。我们打算建立一套食品追踪系统,能够记录原产地信息,对供货商做评估。

三明治:你们说自己是第一个引进羊驼产业链的人,但是我只看到你们在卖羊驼肉嘛?

覃叩: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是羊驼产业链的开始,就像亚马逊在最初的五年只卖书一样,我们现在只想把羊驼肉做好。当羊驼肉做好了,我们也会继续开拓这个产业链。例如我们正在跟成都和深圳最高档的两家餐馆在研发羊驼宴。我们也在跟波士顿的时尚周以及哈佛的几个教授在做时尚品牌。再接下来会考虑引进羊驼活体。

三明治:羊驼那么可爱,把羊驼杀掉听起来很残忍,国外吃羊驼肉广泛么?

覃叩:在美国,羊驼肉越来越流行,但还不是大家日常食用的肉类。不过在秘鲁和智力,人们经常吃羊驼肉。羊驼肉低脂高蛋白,营养丰富。

三明治:有相关的经验资源或者科研支持吗?

覃叩:生鲜肉进口保险比较成问题,所以我们现在主要做熟食肉和风干肉。具体做法是与国内的一个厂商合作,使用Freeze dry极速冷冻风干技术,这样可以不破坏肉的细胞结构,不损失营养并让其重量最轻,也不会有细菌。

三明治:你提到准备运用互联网和大数据来改变中国农业的现状,具体有怎样的设想呢?

覃叩:具体设想主要有三方面,第一,我们希望建立食品安全追踪系统,这个系统能够追踪到肉是哪里引进的,经过怎样的程序,牧场是怎样的环境,是有污染的还是山清水秀的,羊驼是圈养的还是放养的等等。 第二,羊驼还没有被基因测序,这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课题,我们可以申请为羊驼做基因测序。这样我们能更了解羊驼的习性,以及疾病数据,以达到优生优育的目的。第三,也是比较长期的一个设想,中国的农业比较落后,农民常常是看去年什么作物赚钱就一窝蜂地去种植某种经济作物,于是次年这个作物就会价格大跌。农业常常是这样的大起大落,让农民特别没有保障。我们希望能用数据武装农民,能给农民提供农产品的预测性价格。当然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得好的。我受过最好的教育,去做农业,希望告诉大家中国的农业很有前景,希望吸引更多的聪明人去做农业,一起变革中国农业的未来。

三明治:一般人创业都是全身心投入周末加班还觉得忙不过来,你作为全职学生,创业忙的过来吗?怎样平衡工作学习和生活?

覃叩:我每周花40多个小时学习,40多个小时创业,但其实很多课程跟我的创业项目都是可以结合起来的。比如我们有一门奢侈品营销课,我就选择羊驼作为案例来分析。还有一门消费者企业和公共健康课程,我也选择羊驼作为调研的课题。另外,我还想做羊驼的基因测序,这也是跟我的专业以及创业项目都非常相关的。虽然很忙很辛苦,但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很快乐。

三明治:团队是怎样聚起来的?怎样找到他们?他们有什么故事?

覃叩:项目刚开始的时候,团队成员都是我在国外或哈佛认识的朋友,大家之间都很信任。后来,很多哈佛的学生听说我们的羊驼项目觉得很有意思,就来加入我们,做得好就继续做到现在。比如,刚开始我们没钱请专业设计师,有一个在哈佛广场街头作画的希腊女孩特别喜欢羊驼,就帮我们做设计、画漫画,分文未取。

三明治:你们除了众筹还有在其他渠道筹集资金吗?需要什么方面的帮助吗?

覃叩:现阶段我们对投资人的选择比较谨慎,我们希望找到不仅愿意投钱而且有跟我们长期合作意向的投资人。具体来说,希望对方在高档餐饮业,食品安全和食品追踪,或者羊驼引进等方面有足够资源和兴趣,这样更利于我们的长期发展。

批注:个性化医学通俗来讲就是通过测试你的基因可以预测你的疾病,或者在得知你的疾病之后,可以知道哪种药,多少计量更适合你。



Source : China 30s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