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t as much chocolate as you want – 巧克力随便吃

Read or translate in

限制是一种变相的鼓励。但信任不等于放纵,而是教孩子学习自我管理。

奶奶带着三岁的孙子走进一家杂货店,店主拿出糖果盘来让孩子挑选——在德国,几乎所有的商店和诊所,随时都备有送给孩子的糖果。孩子摇摇头说:“谢谢,我不要。”店主以为自己听错了,再问一遍,孩子说:“我不要,家里有。”

并不是因为大人对孩子说过,不要吃陌生人给的食物;几乎所有的孩子,都会高兴地接受这样的小礼物。也不是因为孩子不爱吃甜食,他着迷于巧克力的味道。更不是因为大人警告说,你今天已经吃得太多了;恰恰相反,大人对他说,你可以随便吃。

奶奶给我讲这个故事,是和我交流管教孩子的方法。她的女儿有三个孩子,都喜欢吃巧克力,有时没有节制。最近,妈妈把孩子们叫到一起,带他们去看一个抽屉。哇,抽屉里装了好多巧克力和糖果。妈妈说,这些都是最好吃的巧克力和糖果,都是给你们吃的,吃完了妈妈又会放进来。你们可以随便吃,只有两个条件:一是吃巧克力之前要洗手;二是肚子很饿的时候,要先吃饭再吃巧克力。

孩子们答应了这两个条件。几天后,妈妈高兴地发现,抽屉里的巧克力并没有减少太多,孩子们吃的甜食比以前更少了。这就是信任孩子自我管理的结果。

当然,对于那些没有从小建立和父母的信任关系、培养自我管理能力的孩子来说,这个办法不会立竿见影。即便如此,父母需要对孩子做的事情,也是更多地信任,而不是更多地限制。在很大程度上,限制就是一种变相的鼓励。但是,信任不等于放纵,而是教他们学习自我管理。

有一天女儿告诉我说,她在幼儿园是“吃饭冠军”——有时别人吃一份,她要吃三份。也许是因为我当时想到了“饭桶”这个中文词,脸上出现了坏笑,后来女儿竭力抵制这个“荣誉”。但是,她从小就很能吃是一个事实。所幸的是,她并没有因此长胖。我想主要得益于两个因素,一是她热爱运动,二是她对甜食的控制。

对于在德国生活的孩子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多人认为德国饭菜难吃,但没有人否认这里的甜点很美味。有人开玩笑说,德国人能忍受那么难吃的饭菜,就是为了享受饭后甜点。而且,这里到处都是巧克力。女儿从各种节日或者赠送得到的巧克力和糖果,从来就没有吃完过。

和大多数孩子一样,女儿喜欢吃糖果和巧克力。从两岁开始,她就有一个自己的巧克力罐,里面从来没有空过。从一开始我们就告诉她说,每天只能吃任何甜食中的一个:包括糖果、巧克力、冰淇淋和作为零食的甜饼干、蛋糕和面包。巧克力罐通常放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她可以自己决定什么时候吃。但是,一旦违反约定,罐子就会消失,第二天甚至第三天再出现。基本上她都能遵守约定。她想多吃一点的时候,也不会直接违规,而是来和父母商量说:“我们能不能改变一下约定?”

游泳池旁有一台自动售货机,她喜欢从里面买巧克力。我们约定,去两次只能买一次。她每次都会记住,该买的时候才会买。有时妈妈高兴了,会找个理由说,今天本不该买,但是我请你吃一个吧。她会很不好意思地说:“那……好吧。”

有朋友送了一盒圣诞节月历巧克力,从十二月一日开始每天吃一块,刚好到平安夜结束。女儿拿到之后说,我不需要吃这么多巧克力,我们改成每周吃一块吧。我同意了。几周之后,她有点更加明白这个月历的意思了,说:“这是圣诞节的礼物,我还是每天吃一块,尽快吃完吧。”我觉得有道理,也同意了,但是提醒她不能吃别的甜食了。

孩子当然不会总是循规蹈矩。事实上,女儿想要违规的时候也不少。她的办法多半是设法改写规则或者重新解释规则。比如她说,今天过节,我能不能多吃一个甜食?或者说,我的朋友来了,我可以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吗?这些理由多半会得到同意。但是有些理由站不住脚,比如“我饭前吃,吃了一定好好吃饭”,就会被驳回。有时她也使性子,故意违规,我通常会告诉她没关系,小孩子闹情绪可以理解,只是明天没得吃了,后天就可以恢复正常。

有时候,她会说:“虽然今天已经吃了一块甜食,但是我现在还是想吃。”如果她不是闹情绪,也不在别的失控状态,我会当作她的身体自动发出的信号(可能一段时间吃糖偏少),同意让她多吃一两块。

不要不信任孩子的自我管理能力。就说饮食方面,至少在我家里,女儿的自我管理能力,一点也不比父母差。我相信,哪怕我告诉她,巧克力可以随便吃,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



Source : Nanfang Zhoumo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