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es feminism really exist in China – 中国真的有女权吗? – English

22%
1 paragraph translated (8 in total)
Read or translate in

You are viewing an old revision of this post, from March 16, 2017 @ 21:03:07. See below for differences between this version and the current revision.

现在女权的话题很热,一些中国的女权主义者,似乎正在被围剿,有些人特意挑出她们的种种乖张言行,拿出来示众。其实,中国的女权,在我看来,根本就没有被提上日程。她们的地位,只是体现在家里的撒娇上,体现在农村的彩礼中,说白了,还是没有地位。女子受大学教育的人,日见其众,但明晃晃的就业歧视,这么多年来,又见过几起相关的诉讼呢?众多被歧视的女性,面对用人单位明里暗里不接受女性的先决条件,都选择忍了,掉头他去。

更加令人不堪的是,歧视女性的不仅有男性,还有握有权力的女性。甚至可以说,握有权力的女性,要比男性更加歧视女性。男性还可能出于花瓶的需要,接受女子的就业申请,而那些大权在握的女子,连这一点都不肯通融。

在骨子里,其实是因为大家都是草芥,都没有权利,所以,人们的选择,自然就是欺负比自己更弱的人。在这个意义上,所有欺负人的和被欺负的人,其实无关性别,大家只是在释放恶意而已。

百多年以来,中国妇女解放的声音,一直都挺响的。尽管现在的女子,已经对妇女这个词儿,表示了强烈的不满,但在历史上,妇女解放绝对比女子解放更为响亮。但是,从戊戌维新开始,浮上水面的妇女解放,就是一种男性话语,由男人提出,男人倡导。后来有个别新锐女子跟上,其实一直都没有摆脱男性话语的窠臼。

妇女解放,最开始是为了救亡。解放女子,一方面是增加就业人口,甚至当兵打仗的人数。一方面是使女子受教育,添加母教的成分,使得国人整体受教育的程度得以提高,功利到了赤裸裸的地步。妇女解放,为的无非是增加一些可以生孩子的男人,能跟男人一样劳作和打仗的女子。但是,所有人,包括哪些新锐的女子,都坦然接受。然后是革命,革命成功之后,是建设。同盟会改组成国民党,去掉了男女平权的政纲内容,冲上去打国民党主事人宋教仁耳光的女豪杰唐群英,其实展示的,是类似男性的雄风。

从那以后,百多年过去了,妇女的解放的主旋律,其实一直没有变过。女性的地位无论怎样,她们的权利都没有增加过。样板戏里,女子越来越走向中心,但却是不食人间烟火毫无人的情欲的中性人。只是,由于在妇女解放过程中,儒家文化被扫荡,男女之间的传统规矩,却真的被摧残殆尽。在这个过程中,男女日益趋向变成同样同等的草芥。

没有了儒家文化传统规矩的束缚,现今的女性,自由度的确提高了。尽管就业比男性更困难,出来工作的女性,是越来越多了。众多有房有车的女性白领,甚至可以不结婚了。由于西方文化的熏染,西方的女权主义也进了门。西方女权主义的种种花絮,也可以在中国上演了。千百年来传统女性的命运,在这个意义上,的确有了根本性的变化。这也是当今儒家文化复兴的某种知识界需求的来源,在他们看来,女子太嚣张了,中国社会,有必要再来一次男尊女卑的洗礼。

尽管如此,中国真的有女权吗?



Source : 传送门

Article Revisions:

Changes:

March 16, 2017 @ 21:03:07Current Revision
Content
现在女权的话题很热,一些中国的女权主义者,似乎正在被围剿,有些人特意挑出她们的种种乖张言行,拿出来示众。其实,中国的女权,在我看来,根本就没有被提上日程。她们的地位,只是体现在家里的撒娇上,体现在农村的彩礼中,说白了,还是没有地位。女子受大学教育的人,日见其众,但明晃晃的就业歧视,这么多年来,又见过几起相关的诉讼呢?众多被歧视的女性,面对用人单位明里暗里不接受女性的先决条件,都选择忍了,掉头他去。  
  <p>Right now feminism is a hot topic. China’s feminist activists seem to be encircled, with some taking care to pick out their various unusual deeds and bring them before the public. In my view, China’s feminists have not been put on the national agenda yet. <span style="color: #ff6600;">Their position only reflects the coquettishness of spoiled children at home, and can be seen only in village bride prices</span>– to speak frankly, they still have no status. College-educated women, while seen by the public daily, are still met with blatant employment discrimination. After so many years, how are we still seeing litigation surrounding this topic? While the majority of discriminated women secretly don’t accept their conditions, when faced with their employers they lower their heads and choose to endure them.</p>
更加令人不堪的是,歧视女性的不仅有男性,还有握有权力的女性。甚至可以说,握有权力的女性,要比男性更加歧视女性。男性还可能出于花瓶的需要,接受女子的就业申请,而那些大权在握的女子,连这一点都不肯通融。  <p>更加令人不堪的是,歧视女性的不仅有男性,还有握有权力的女性。甚至可以说,握有权力的女性,要比男性更加歧视女性。男性还可能出于花瓶的需要,接受女子的就业申请,而那些大权在握的女子,连这一点都不肯通融。</p>
在骨子里,其实是因为大家都是草芥,都没有权利,所以,人们的选择,自然就是欺负比自己更弱的人。在这个意义上,所有欺负人的和被欺负的人,其实无关性别,大家只是在释放恶意而已。  <p>在骨子里,其实是因为大家都是草芥,都没有权利,所以,人们的选择,自然就是欺负比自己更弱的人。在这个意义上,所有欺负人的和被欺负的人,其实无关性别,大家只是在释放恶意而已。</p>
百多年以来,中国妇女解放的声音,一直都挺响的。尽管现在的女子,已经对妇女这个词儿,表示了强烈的不满,但在历史上,妇女解放绝对比女子解放更为响亮。但是,从戊戌维新开始,浮上水面的妇女解放,就是一种男性话语,由男人提出,男人倡导。后来有个别新锐女子跟上,其实一直都没有摆脱男性话语的窠臼。  <p>百多年以来,中国妇女解放的声音,一直都挺响的。尽管现在的女子,已经对妇女这个词儿,表示了强烈的不满,但在历史上,妇女解放绝对比女子解放更为响亮。但是,从戊戌维新开始,浮上水面的妇女解放,就是一种男性话语,由男人提出,男人倡导。后来有个别新锐女子跟上,其实一直都没有摆脱男性话语的窠臼。</p>
妇女解放,最开始是为了救亡。解放女子,一方面是增加就业人口,甚至当兵打仗的人数。一方面是使女子受教育,添加母教的成分,使得国人整体受教育的程度得以提高,功利到了赤裸裸的地步。妇女解放,为的无非是增加一些可以生孩子的男人,能跟男人一样劳作和打仗的女子。但是,所有人,包括哪些新锐的女子,都坦然接受。然后是革命,革命成功之后,是建设。同盟会改组成国民党,去掉了男女平权的政纲内容,冲上去打国民党主事人宋教仁耳光的女豪杰唐群英,其实展示的,是类似男性的雄风。  <p>妇女解放,最开始是为了救亡。解放女子,一方面是增加就业人口,甚至当兵打仗的人数。一方面是使女子受教育,添加母教的成分,使得国人整体受教育的程度得以提高,功利到了赤裸裸的地步。妇女解放,为的无非是增加一些可以生孩子的男人,能跟男人一样劳作和打仗的女子。但是,所有人,包括哪些新锐的女子,都坦然接受。然后是革命,革命成功之后,是建设。同盟会改组成国民党,去掉了男女平权的政纲内容,冲上去打国民党主事人宋教仁耳光的女豪杰唐群英,其实展示的,是类似男性的雄风。</p>
从那以后,百多年过去了,妇女的解放的主旋律,其实一直没有变过。女性的地位无论怎样,她们的权利都没有增加过。样板戏里,女子越来越走向中心,但却是不食人间烟火毫无人的情欲的中性人。只是,由于在妇女解放过程中,儒家文化被扫荡,男女之间的传统规矩,却真的被摧残殆尽。在这个过程中,男女日益趋向变成同样同等的草芥。  <p>从那以后,百多年过去了,妇女的解放的主旋律,其实一直没有变过。女性的地位无论怎样,她们的权利都没有增加过。样板戏里,女子越来越走向中心,但却是不食人间烟火毫无人的情欲的中性人。只是,由于在妇女解放过程中,儒家文化被扫荡,男女之间的传统规矩,却真的被摧残殆尽。在这个过程中,男女日益趋向变成同样同等的草芥。</p>
没有了儒家文化传统规矩的束缚,现今的女性,自由度的确提高了。尽管就业比男性更困难,出来工作的女性,是越来越多了。众多有房有车的女性白领,甚至可以不结婚了。由于西方文化的熏染,西方的女权主义也进了门。西方女权主义的种种花絮,也可以在中国上演了。千百年来传统女性的命运,在这个意义上,的确有了根本性的变化。这也是当今儒家文化复兴的某种知识界需求的来源,在他们看来,女子太嚣张了,中国社会,有必要再来一次男尊女卑的洗礼。  <p>没有了儒家文化传统规矩的束缚,现今的女性,自由度的确提高了。尽管就业比男性更困难,出来工作的女性,是越来越多了。众多有房有车的女性白领,甚至可以不结婚了。由于西方文化的熏染,西方的女权主义也进了门。西方女权主义的种种花絮,也可以在中国上演了。千百年来传统女性的命运,在这个意义上,的确有了根本性的变化。这也是当今儒家文化复兴的某种知识界需求的来源,在他们看来,女子太嚣张了,中国社会,有必要再来一次男尊女卑的洗礼。</p>
尽管如此,中国真的有女权吗?  <p>尽管如此,中国真的有女权吗?</p>

Note: Spaces may be added to comparison text to allow better line wrapping.

About Michael Brough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