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ocracy vs vested interests – 既得利益是不搞民主的根本原因

Read or translate in

现在人们都谈论民主,但谈论民主的动机不一样。有人谈论民主的目的是要把民主搞清楚,有人谈论民主的目的是把民主变成现实,有人谈论民主的目的是把民主变成乌有,有人谈论民主的目的是要把民主移花接木。应该说,都谈论民主是好事,可就怕在谈论民主的过程中把民主变成坏事。
目前,要把民主变成坏事的人,都是既得利益集团的人。他们不是不懂民主,也不是不懂民主是世界潮流。他们怕把民主变成中国的现实之后,他们的利益就会失去。他们在利益失去之后,还怕上历史的审判台。他们也知道,他们早晚会上历史的审判台,他们所能做的,就是把民主拖后一点,再拖后一点。他们机会主义的策略就是,我死后,民主洪水滔天,也淹不到他们了。
于是,他们构建各种理论,来论证中国不能搞民主的理由。这些理由主要包括国情论、稳定论、素质论、阴谋论、外国渗透论、敌对势力论。通过这些理论,尽可能地污化民主,阻挡民主前进的步伐。
国情论强调,中国生产力水平低,经济不发达。以此观点视之,世界上很多国家和地区开始搞民主时生产力水平也很低,经济也不发达。英国和美国搞民主的经济条件很显然不如现在的中国,可民主也搞成了。经济条件只是民主的必要条件,但决不是充分条件,更不是决定性因素。
稳定论强调,中国搞民主,会天下大乱。历史证明,专制才是天下大乱的根源,除专制,行民主,才会带来稳定。那些从传统向现代转型的国家,搞民主肯定会乱,事实也确实有点乱,但都是小乱,而不是天下大乱。这些小乱,是民主发展过程中必须付出的代价。小乱总比大乱好,小乱,通过完善民主可致稳定。小乱不是搞民主的结果,而是搞民主不彻底的结果,不是民主带来的结果,而是专制没有彻底消除的结果。
素质论强调,中国人的民主素质不行。这一论调似是而非,一方面强调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为什么五千年的文明一遇到民主就崩溃了?幸亏有了台湾,我们才知道,中国人的素质完全可以搞民主,而且搞得非常成功。民主并不需要太多的素质,民主需要的是技术,就是一个选举与被选举,就是一个普选,哪里需要那么多的素质呢?如果说素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素质高,为什么搞民主不在素质高的地方进行呢?为什么反而在认为素质低的农村先进行试验呢?
阴谋论强调,民主是美国等西方国家搞的阴谋,目的是要搞垮中国。这不符合马克思的内因外因论。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只是变化的条件,一个石头,无论多么适应的温度,都不会孵化出小鸡来。如果说是阴谋,那么英国搞民主的时候,是哪国的阴谋?美国搞民主的时候,是哪国的阴谋?日本搞民主的时候,是哪国的阴谋?台湾搞民主的时候,是哪国的阴谋?民主搞的都是阳谋,都是公开的普选和竞争,只有专制才会搞阴谋。
外国渗透论是阴谋论的翻版。这种观点强调,搞民主都是外国渗透的结果。这表面上听起来有道理,实际上也没有什么道理。经济全球化、科技全球化、互联网全球化,民主的观念会不请自来。民主是经济、科技、互联网带来的结果,这既是一个渗透问题,更是一个潮流问题。这种潮流,任何人都难以阻挡。如果中国人没有对民主的内在要求,民主就是渗透进来,也难以转化成现实力量。
敌对势力论是阴谋论的又一翻版。这种观点强调,民主是敌对势力操控的结果,是亡我之心不死。如果从民主的概念来说,民主就是人民的权力,人民既包括多数,也包括少数。民主的规则就是少数服从多数,保护少数人的权利。民主没有敌人,也没有敌对势力,民主只有少数与多数,且少数与多数是可以互换的。如果把少数当成敌对势力,那么民主的多数就成了多数人的暴政,多数暴政的结果,既毁灭了少数,也毁灭了多数。如果有人要不经授权代表人民,通过代表人民的方式把少数污化为敌对势力,实际上就是强奸民主的规则,强奸民意。
拒绝民主的各种理论,在互联网时代是不可能成功的,是注定要失败的。无论以什么样的理由来捍卫既得利益,都会最终失去既得利益。捍卫既得利益越多,失去的也就越多。人们已经觉醒,既得利益集团还在装睡,会让天下的人耻笑。



Source : 21ccom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