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te

Read or translate in

You are viewing an old revision of this post, from October 28, 2014 @ 08:04:00. See below for differences between this version and the current revision.

多年来混迹于人群中摸爬滚打奋勇向前,猛回头
发现走过的地方都成为一片废墟。别人顺着青草
摸到了羊群和牧羊女的大腿,他两手空空,抓不住落叶
他背靠大树,大树枯死;他手捧鲜花,苍蝇来袭
他像一条漏网之鱼走巷穿街,四下里的丧家之犬就围拢来称兄道弟

妹妹嫁到山里生儿育女,他像一株瘦小的灌木
朝这美丽的城市伸展臭味的枝叶。他积蓄才华
但拙于生计;他长相平平,不得不努力培养心灵美
异乡的风雨连绵不绝,两千公里外的老母把辣椒
挂上房檐后,看见了谁家屋顶上升起的炊烟?

“奥斯维辛之后,恋爱是野蛮的。”接连几晚,在吱吱的
交配声中手淫之后,他脸上浮起温柔敦厚的愠怒,发誓
在有女怀春之前将房间里的老鼠赶尽杀绝。年少时阅读过
的一本佛经使他在挥舞扫帚时心存善念,他借来领居家的
花猫,在门口留一道隙缝,稍一沉吟又一脚把门板踹紧

有人在灯火辉煌的大厅里发表重要演讲,有人
蜷缩在点着蚊香的房间一角,像一只惊慌失措的
蚊子。有人跳楼,有人虐狗,有人唱歌,有人憋尿
而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窗外的麻雀停止了
鸣叫。在这辽阔的城市,他从此孤单一人

一个飞速旋转的世界骤然止息。一只乌鸦
频频造访他空白的躯体。”前尘往事成云烟”,
他住在远离大海的小房间里关心粮食和蔬菜
不能去西式餐厅偷窥吊带女郎,还必须和路边的
乞丐断绝来往,尽管他们磕起头来兢兢业业

大自然的美妙色彩仍然缤纷,只是他双目几乎
茫无所见,仿佛突然坠入风烛残年。他艰难地
走下楼梯,走到街上,然而再没有一条道路放他
通行。吹自旷野的微风把纷乱的街道变成年久失修的
吊桥,每一次眺望远方,都使得脚下险象环生

他曾皓首穷经,想见自己手握公章、银行卡
如今,天一黑他就躺下来做梦,并把白天称作梦游
人民的脸上笑靥如花。而他,是否应该停止上窜下跳
返回偏远的故乡乐天知命?多少年了,他始终没能学会
在一次众目睽睽的跌倒之后,补上一个宠辱不惊的微笑

城市像飘浮的蜃景,只剩下泪水还清晰可见。一千只候鸟
背井离乡,就有一万个游子乐不思蜀。也许是
传说中的回光返照,他的眼里有时燃起纤细的火苗
他需要足够的想象力,才能在倾倒的垃圾筒旁边
在更冷的秋风中,站成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而不是

一只苍蝇

(我在北京听说她三年不孕(四首))



Source : Douban

Article Revisions:

Changes:

October 28, 2014 @ 08:04:00Current Revision
Content
多年来混迹于人群中摸爬滚打奋勇向前,猛回头 多年来混迹于人群中摸爬滚打奋勇向前,猛回头
发现走过的地方都成为一片废墟。别人顺着青草 发现走过的地方都成为一片废墟。别人顺着青草
摸到了羊群和牧羊女的大腿,他两手空空,抓不住落叶 摸到了羊群和牧羊女的大腿,他两手空空,抓不住落叶
他背靠大树,大树枯死;他手捧鲜花,苍蝇来袭 他背靠大树,大树枯死;他手捧鲜花,苍蝇来袭
他像一条漏网之鱼走巷穿街,四下里的丧家之犬就围拢来称兄道弟 他像一条漏网之鱼走巷穿街,四下里的丧家之犬就围拢来称兄道弟
妹妹嫁到山里生儿育女,他像一株瘦小的灌木  <span style="font-size: 13px;">妹妹嫁到山里生儿育女,他像一株瘦小的灌木</span>
朝这美丽的城市伸展臭味的枝叶。他积蓄才华 朝这美丽的城市伸展臭味的枝叶。他积蓄才华
但拙于生计;他长相平平,不得不努力培养心灵美 但拙于生计;他长相平平,不得不努力培养心灵美
异乡的风雨连绵不绝,两千公里外的老母把辣椒 异乡的风雨连绵不绝,两千公里外的老母把辣椒
挂上房檐后,看见了谁家屋顶上升起的炊烟? 挂上房檐后,看见了谁家屋顶上升起的炊烟?
"奥斯维辛之后,恋爱是野蛮的。" 接连几晚,在吱吱的  <span style="font-size: 13px;">"奥斯维辛之后,恋爱是野蛮的。" 接连几晚,在吱吱的</span>
交配声中手淫之后,他脸上浮起温柔敦厚的愠怒,发誓  <span style="font-size: 13px;">交配声中手淫之后,他脸上浮起温柔敦厚的愠怒,发誓</span>
在有女怀春之前将房间里的老鼠赶尽杀绝。年少时阅读过 在有女怀春之前将房间里的老鼠赶尽杀绝。年少时阅读过
的一本佛经使他在挥舞扫帚时心存善念,他借来领居家的 的一本佛经使他在挥舞扫帚时心存善念,他借来领居家的
花猫,在门口留一道隙缝,稍一沉吟又一脚把门板踹紧 花猫,在门口留一道隙缝,稍一沉吟又一脚把门板踹紧
有人在灯火辉煌的大厅里发表重要演讲,有人  <span style="font-size: 13px;">有人在灯火辉煌的大厅里发表重要演讲,有人</span>
蜷缩在点着蚊香的房间一角,像一只惊慌失措的  <span style="font-size: 13px;">蜷缩在点着蚊香的房间一角,像一只惊慌失措的</span>
蚊子。有人跳楼,有人虐狗,有人唱歌,有人憋尿  <span style="font-size: 13px;">蚊子。有人跳楼,有人虐狗,有人唱歌,有人憋尿</span>
而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窗外的麻雀停止了  <span style="font-size: 13px;">而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窗外的麻雀停止了</span>
鸣叫。在这辽阔的城市,他从此孤单一人 鸣叫。在这辽阔的城市,他从此孤单一人
一个飞速旋转的世界骤然止息。一只乌鸦  <span style="font-size: 13px;">一个飞速旋转的世界骤然止息。一只乌鸦</span>
频频造访他空白的躯体。" 前尘往事成云烟",  <span style="font-size: 13px;">频频造访他空白的躯体。" 前尘往事成云烟",</span>
他住在远离大海的小房间里关心粮食和蔬菜 他住在远离大海的小房间里关心粮食和蔬菜
不能去西式餐厅偷窥吊带女郎,还必须和路边的 不能去西式餐厅偷窥吊带女郎,还必须和路边的
乞丐断绝来往,尽管他们磕起头来兢兢业业 乞丐断绝来往,尽管他们磕起头来兢兢业业
大自然的美妙色彩仍然缤纷,只是他双目几乎 大自然的美妙色彩仍然缤纷,只是他双目几乎
茫无所见,仿佛突然坠入风烛残年。他艰难地 茫无所见,仿佛突然坠入风烛残年。他艰难地
走下楼梯,走到街上,然而再没有一条道路放他 走下楼梯,走到街上,然而再没有一条道路放他
通行。吹自旷野的微风把纷乱的街道变成年久失修的 通行。吹自旷野的微风把纷乱的街道变成年久失修的
吊桥,每一次眺望远方,都使得脚下险象环生 吊桥,每一次眺望远方,都使得脚下险象环生
他曾皓首穷经,想见自己手握公章、银行卡 他曾皓首穷经,想见自己手握公章、银行卡
如今,天一黑他就躺下来做梦,并把白天称作梦游 如今,天一黑他就躺下来做梦,并把白天称作梦游
人民的脸上笑靥如花。而他,是否应该停止上窜下跳 人民的脸上笑靥如花。而他,是否应该停止上窜下跳
返回偏远的故乡乐天知命?多少年了,他始终没能学会 返回偏远的故乡乐天知命?多少年了,他始终没能学会
在一次众目睽睽的跌倒之后,补上一个宠辱不惊的微笑 在一次众目睽睽的跌倒之后,补上一个宠辱不惊的微笑
城市像飘浮的蜃景,只剩下泪水还清晰可见。一千只候鸟 城市像飘浮的蜃景,只剩下泪水还清晰可见。一千只候鸟
背井离乡,就有一万个游子乐不思蜀。也许是 背井离乡,就有一万个游子乐不思蜀。也许是
传说中的回光返照,他的眼里有时燃起纤细的火苗 传说中的回光返照,他的眼里有时燃起纤细的火苗
他需要足够的想象力,才能在倾倒的垃圾筒旁边 他需要足够的想象力,才能在倾倒的垃圾筒旁边
在更冷的秋风中,站成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而不是 在更冷的秋风中,站成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而不是
一只苍蝇 一只苍蝇
(我在北京听说她三年不孕(四首)) (我在北京听说她三年不孕(四首))

Note: Spaces may be added to comparison text to allow better line wrapping.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