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nial Hong Kong movie reviews – 殖民地时期的香港电影审查

Read or translate in

作为英国殖民地的香港,在1949年之后成为了冷战的最前沿,处于社会主义阵营和资本主义阵营的交界处,除了两个阵营本身的矛盾,国共两党的势力也不断在香港渗透,明争暗斗。为了保障英国在香港的利益,港英当局一方面处事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了哪一方,给自己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另一方面又对任何一股势力都保持了高度的警惕,严禁任何势力影响其殖民统治。在这种背景之下电影中的政治问题成为电影审查的第一条红线,而诲淫诲盗之类的道德问题反而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1953年殖民地政府颁布的“电影检查规例”严格遵照了中立的不挑衅政策,避免卷入任何政治纷争。根据规例,所有在香港上映的电影,不管是什么地方制作的都必须送审,而且连相关的宣传资料也必须送审。1973年颁布的“电影检查标准”,内容更加具体,其中明确写道“破坏本港和其他地区间的友好关系”和“煽动不同种族、国籍、肤色、阶级、信仰、利益人士相互憎恨”的电影不宜公开放映。在这样一套电检制度的下,一部电影只要可能引起某一政治势力的不快就可能被禁,在电影中不能攻击某一方,也不能鼓吹某一方,甚至不能出现某一方的一些政治标志,表现激烈社会矛盾的电影也是被禁止的。

 

 

1953年到1956年,一共有59部大陆电影送审,最后只有5部剧情片,6部戏曲片以及6部纪录片通过审查,其中被禁的就有表现国共内战的《南征北战》和《渡江侦察记》。此外根据鲁迅的小说《祝福》改编的同名电影也没能通过审查,最终删减之后才能上映,而谢晋导演的《女篮5号》因为有升国旗唱国歌的场景也未能通过审查。大陆电影只有戏曲片在香港能够很顺利的通过审查,因为戏曲片多取材中国传统故事,表现手法也是传统艺术,并没有什么现实的政治内容,而且这些电影在香港和东南亚都很受欢迎,并且启发了香港的电影人拍摄戏曲片。面对这种局面六十年代中期北京方面利用其在香港的文宣机构和左派电影公司对港英当局的电检政策进行了激烈批判,港英当局被迫让步,放宽了对大陆电影的检查政策。事实上从六十年中期开始大陆电影的品质和数量都在下降,到了文革就只有几步样板戏,这些电影对于香港市民的吸引力本身就不强,而且大陆电影只能在香港少数一些戏院上演,港英也觉得大陆电影的威胁性不大。

 

 

同样,对于可能引起大陆方面不愉快的电影,也是严厉禁止的,1974年唐书璇导演的讲述大陆人在文革期间逃往香港的《再见中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被禁,台湾方面的拍摄的大陆题材的《皇天后土》和《假如我是真的》,也因为同样的原因被禁,据传负责《皇天后土》香港发行的邵氏影业老板邵逸夫爵士曾为争取这部电影的香港上映权要求觐见港督,但是却被拒绝,于是这部电影直到1989年才能得以在香港上映,并取得了不错的票房。同样好莱坞电影也可能因为这样的原因被禁,经典的好莱坞冷战电影《满洲候选人》和《主席》在香港都被禁止,甚至讲述1926年,美军舰艇闯入扬子江引发国际事件的《圣保罗炮艇》也被禁止,因为电检单位认为这部电影表现了美军在中国耀武扬威可能引起香港左派不满。而这些电影在英国都是能顺利上映的。

 

 

此外表现社会暴动或者会引起社会某一阶层不满的电影也可能被禁,奥斯卡最佳影片《码头风云》因为表现码头工会的腐败被禁,《阿尔及尔之战》因为是反殖民题材被禁,而徐克导演的《第一类型危险》因为有青年在公共场所放置炸弹的情节也引起了麻烦,被迫做出多处删减后才能上映。

 

 

随着时代的进步以及中国同西方关系的缓和,香港的电检政策也在不断松动。1987年《亚洲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称,香港的电影检查制度只是只是政府的行政命令,并不具有法律效应,运行了三十几年的电影检查制度成为殖民地政府一大丑闻,随后电检制度被废除,电影分级制度取而代之。



Source : my1510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