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que culture – 可怕的圈子文化

Read or translate in

现在的中国,都讲个圈子,诸如文化圈,学术圈,经济圈,社会圈。这些圈子,不能叫共同体,只能叫圈子,因为这样的圈子,没有信仰,没有规则,只有利益,甚至是血淋淋的利益。圈子里的人,什么事都好说,什么事都好做。圈子外的人,如果不进入一个圈子,本来可以做成的事,或者做不成,或者事难做。

在一个圈子里,还分为核心层,中间层,外围层。核心层的人,就可以称兄道弟,有点准黑社会的意思。核心层的核心人物,都叫大哥,无论在外面任什么职,有什么样的地位,在圈子里就老大老大地叫着,哥们哥们地喊着,江湖意气般在交流着。

在这些圈子中,危害最大的是政治圈子。只要是圈子里的人,就可以无条件、无原则、无组织、无纪律地被提拔。用自己的人总是放心,用圈子之外的人,总是让人感觉不放心,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防圈子之外的人,如同防贼一般。圈子外的人,想被提拔也就难了。政治官场,就形成了政治黑社会。政治上的腐败案,一抓就是一窜,一抓就是一窝,都是圈子文化惹的祸。这倒也应了中国那句古话,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最近,习近平总书记说,不能在官场形成圈子文化,这句话也恰恰表明,中国官场的圈子文化不但形成,而且已经固化。这一固化,打破也就难了。

进官场政治圈子,也得有潜规则,也得有潜规则运行的政治机制。首先就得上面有人。如果上面没人,想进圈子也就难了。这上面的人,或者是称为伯乐式的人物,或者是机遇,或者是血缘,或者是政治联姻,或者是师生关系。有真才实学的人,以为不通过潜规则就可以正常晋升,就可以得到正常提拔,那就是异想天开了。只是伯乐不常有,机遇不常在,血缘关系也就那么点血脉,高官的政治联姻又少,师生关系又不稳定,进入官场圈子也就是难上加难。在圈子文化里,人是决定性因素。没有人,就是能力再高,也难以进入官场的核心层。圈子里错踪复杂的关系网经常让外人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其次得有钱。那些没有各种关系的又想进入官场打拚的人就得靠钱铺路,只要钱足够,官场的圈子就能进去。从这个意义上讲,官场圈子文化也就是官场腐败文化。从已经公布的资料来看,周永康的政治圈子,基本上都是用钱铺就的,用钱铺路是圈子文化形成的一条主渠道。通过金钱铺就的官员,也就等于上了官场的贼船。在贼船上的官员,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为了自保,为了更好地升官发财,政治圈子里的人就会主动建立攻守同盟,从而增加了反腐败N倍的难度系数。

再次得靠站队。官场就是战场,进入官场,不同的政治圈子为了争夺政治资源,就会用尽阴谋阳谋各种招式,采用公开的、地下的、见不得人的手段打击对手,进行政治斗争。如果下面的官员在政治斗争中跟错了人,站错了队,错误地估计了形势,那么官员向上升的政治圈子就会烟消云散。反之,如果跟对了人,站队正确,估计形势没有失误,官员上升的政治圈子就会越来越大,升职的机会就会越来越多。在政治潜规则盛行的情况下,跟对人具有决定性的意义。那些政治失意的人,并不是政治无能,而是队站错了。有的官员没有混进圈子,或者没有混进官员圈子的核心层,或者混圈子时站错了队,在官场上再也没有翻身之日。

最后靠业绩和能力。在官场的政治圈子里,业绩并不是可有可无的,能力也是必须具备的,但排在圈子文化的最后一条。要升官,总得要办些实事才能获得政治上的合法性。政治圈子再腐败,也总有理性的一面。这种理性,就是对升官的长远谋划。没有业绩,没有能力,就不可能有长远谋化。如果一个政治圈子总是为自己的团队着想,升官的机会就会减少,就会给政治对手以口实。政治对手就会以失民心为借口分化瓦解对方、打败对方。

政治圈子一旦形成,就会置宪法、法律、规则于不顾。1949年以来的政治斗争史,实质都是政治圈子的角斗史。在角斗中,有的人败了,败得死无葬身之地。有的人胜利了,胜利得没有道义,没有伦理。

中国的政治圈子危害多多。它不利于民主法治的建设,不利于建立公平正义的社会,不利于政治和谐与稳定。政治圈子的权力之争,受害者总是民众。不打破政治圈子,政治文明的建设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Source : 21ccom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