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Comedy – 撵走嫖客自己上

Read or translate in

喜剧通常比悲剧难写,愤怒也比滑稽容易,倒是官方煞有介事的肃穆之举,一不留神就露出滑稽的马脚,所以搞戏剧应该为能生在中国而庆幸。

 

去年《羊城晚报》(99/12/16B七版)报道说:肇庆市烟草管理部门某次焚烧六千条伪劣卷烟行动前,邀请了一批特殊客人──被收缴卷烟的主人。 消息说,烟草管理部门这么做,是因为烟贩子公开怀疑管理者并没有真正销烟,而是私卖了牟利。所以这次就请他们来当监督。事后那些烟贩子表示心服口服云云。

 

顽主王朔曾说中国只有两种人,一种人“不正经”,另一种是“假正经”。总之是“没一点正经”。

 

假烟贩子不相信烟草管理部门干的是正经勾当,这倒不足为奇,他们敢于要让监管者自证清白颇为新奇,更奇的是烟草管理部门还真配合了一次,搞一次行为艺术,以证明自己不是在“假正经”。

 

以前不明白,为何全国各地都喜欢用公开放火的方式销毁伪劣商品,曾猜想可能是受林则徐虎门销烟的启发,借以展示打假打劣的姿态和决心。看罢“肇庆销烟”忽有所悟,制假售假者更有利害相关的理由关心被收缴的伪劣商品的去处。

 

这我甚至不怀好意地联想起林则徐虎门销烟是否也曾请英国鸦片贩子到场?我还有个更恶毒的联想,当年围观虎门销烟的中国民众在现场又是怎么接受爱国主 义教育的。因为几年就有多起这类报道:为表示郑重起见,官方召来群众现场观看焚烧伪劣商品。谁知深受伪劣之害的百姓一哄而上,冲入火场,掠起一些伪劣商品 回家享用去了。

 

每每见此我总是对 “有关部门”在内的中国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们总是在你一不留神的时候,就把庄严的活动弄成令人捧腹的喜剧。就像有报道曾说,北京朝阳区有个警察扫黄时,发现小姐秀色可餐,便撵走了嫖客,自己却上了妓女的床。

 

在这个上下全“没一点正经”的社会中,你是该不正经还是假正经?这是个TO BE,NO To BE的问题。

 

(完)

 

2000年1月



Source : Bullogger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