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s rise ‘within the triangle’ – 中国在“三角”中崛起

Read or translate in

中国的崛起已经是一个明显的趋势,近年以来,中国在全球经济、政治、军事及科技等方面势力都有长足的进步。由于中国拥有稳定而众多的人口,以及快速增长的经济和军事支出,因此经常被视为是一个潜在的超级大国。作为经济发展最快的发展中国家之一,中国在国际事务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并且在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占有一席。当然,中国的崛起仍然有许多经济、社会、环境与政治等方面的不利因素有待克服。目前中国在联合国与世界上的影响力,还没有达到美国与过去苏联的程度。但是,其发展的速度,以及许多方面的不断进步,导致产生了中国在21世纪成为第二个超级大国的可能性。要实现这种可能性,有许多工作要做,就其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关系而言,我们必须处理好三对三角关系。这三对三角关系由远到近就是:中美俄关系,中日韩关系和中国大陆与台湾和香港地区的关系。

就国际范围而言,中美俄关系可以说是世界上所有国家中最为重要的三角关系,也是中国崛起要首先处理好的三角关系。

先看中美关系。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而美国则是世界上最发达国家。就经济总量而言,美中分别占据第一二位。同时,美国还是世界头号资本主义国家,而中国——起码在名誉上——却是世界最大也算最有活力的社会主义国家。这诸多因素聚集在一起,说中美关系是国际关系史最重要也最纠结的关系,当不为过。从历史上看,中美应该要建立良好关系的基础:美国从来没有侵略过中国,倒是在中国最为困难的时期(抗日战争)对中国有过无私的支援,虽然因为意识形态与冷战,中美中断了二十多年的友好来往,后来又因为“风波”而关系有所冷淡,但总的趋势是向友好互助迈进的,尤其是“9·11”后,美国认定恐怖主义是国家安全的主要威胁,中国一变而为反恐的“盟友”、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合作者,两国又成为“建设性合作关系”。和克林顿、小布什先抑后扬不同,奥巴马一上任就对中国很友好。或许这是因为当他上任时金融危机已经爆发了。中美通力合作,都比预期更早地摆脱了危机。奥巴马曾向媒体公开表示,中美关系就是美国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国务卿希拉里则称中美关系是21世纪国际关系中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美国有战略家提出了“G2”的概念,认为中美两国可以携手共进,取代“八国集团”解决世界经济问题。事实上,后冷战时期美国要应对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和金融危机,不可能离开中国的合作独自担当。此外,环境和气候变化、传染性疾病等全球性问题也需要两国共同努力。中美互为第二大贸易伙伴多年,2010年双边贸易额超过3800亿美元,经济上互相依赖,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合作的广度和深度也前所未有,渐成利益共同体。美两个大国还是在致力于国际和平,反对法西斯主义和霸权主义,促进民生方面有良好合作,而且在大的方面(比如反对日本军国主义与苏联霸权主义方面)都彼此协调并肩作战,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的中美关系,应该象2008年6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赖斯访问中国时说的那样——“我们有分歧,但是这些分歧并没有模糊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美国与中国就是必须合作共事,如果我们要解决在国际社会中面临的许多挑战的话。”事实上,跟美国的友好意义不限于美国,还包括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和大量的西方美国,所谓“牵一发而动其全身,着一子而改其全局”,所以,值得我们特别重视。如果中美关系遭到破坏,两国回到敌对状态,那中国的崛起就只能是天方夜谭——建国前三十年的历史就是证据。

再看中苏关系。中国跟俄罗斯有最长的陆上边境(总长达4350公里,占整个中国陆上边境线的五分之一),而且,俄罗斯也是跟我们接壤的最强大国家,处理好与这个最大也最强邻国的关系,对于中国崛起的意义,自不待言——只要能保持中俄边境线的稳定和谐,中国就基本上能在一个和平安定的环境中进行自己的建设自身的崛起;反之一切都无从谈起。从历史上看,对中国国家安全构成最大威胁的是日俄两国,而对中国造成最大实质伤害(霸占领土最多)的就是俄罗斯。这首先是因为在地缘上,中国跟这个国家要么山水相连;当然,更重要的还在于这个国家是世界近代以来最贪婪最残忍又最无厌,因而其邻居中国这块肥肉就成了它拼命撕咬的对象,中国的命运也因此而多灾多难起来。还有一点是中国跟俄罗斯有过一段意识形态相近而“哥俩好”,结果又彻底闹翻的历史,因此形成了现在这种“地缘政治上互有所需;意识形态上难有交集;经济贸易上交流互补;国家关系上稳中有疏。”目前的中俄关系,正象俄罗斯总统普京所言,两国关系已经处于前所未有的高水平,但俄罗斯不会考虑与中国结盟。

就中国与亚洲近邻的关系而言,最重要的当然就是中日韩关系了。就日本而言,作为全球四大经济体(美国、欧盟、日本、中国)之一,日本在全球经济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而日本作为岛国,国土面积仅为37.7835万平方公里,人口1.28亿,却创造了5.4742万亿美元的GDP,约占全球GDP的8.8%(2010年数据,2010年全球人口接近70亿)。还必须看到的是,日本是中国最重要的直接投资国。2010年,日本对中国的贸易出口金额达到13万亿日元,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日资企业,在中国的投资,大约占整个中国外资的40%多,占整个中国GDP的20%多。所以,中日关系搞不好,一旦擦枪走火,沿海地区,尤其是日资企业多的城市,将会受到重创我们一旦决定与日开战,就得准备冒经济工业迅速倒退 、人民大批失业 、大量外债一扫而空的危险——这样的危险足以使我们整个国家陷入空前动乱,甚至军阀割据。这样的代价我们付得起么?

再看韩国,中国是韩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和最大的投资对象国,韩国是中国的第四大贸易伙伴和第三大进口来源地。据统计,中韩双边贸易额由1992年的50.3亿美元增长到2004年的900亿美元,增长了近17倍。近年来,两国贸易产品的品种正在逐渐转变为高附加值产品,以电脑等IT产品为主的贸易取代以服装等纺织品为主的贸易,占据两国进出口的第一位。中韩确定的在2008年将两国贸易额提高到1000亿美元的目标,已于2005年提前实现。韩国在中国投资的企业已达3万多家,投资总额达到270亿美元。双方目前已完成《中韩经贸合作中长期发展规划联合研究报告》,作为指导两国经贸合作的指针,确定了17个重点合作领域。中韩两国近年来越来越感觉到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彼此为解决地区问题开展密切合作。中韩曾合作抵御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中韩同是东盟地区论坛的对话伙伴,参与“10+3”会谈,共同致力于地区和平与经济发展。在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中,针对亚太地区面临的共同问题中韩加强沟通和协调。特别是在朝核问题六方会谈中,中韩两国与其他各方合作,为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而共同努力。中韩友好合作关系的深入发展,惠及两国人民,也将促进地区和平和共同发展。

要之,中国的崛起实际上就是亚洲的崛起,因而在这一过程中不可能没有亚洲最重要也是转型最成功的国家日本与韩国的参与——就好象欧洲的崛起,不可能没有德国与法国的参与一样。而且,因为日本与韩国都属于儒教影响国,在文化上跟中国有不少的血缘关系,因而中国完全有可能将其作为腾飞世界的两翼,以亚洲同盟的方式同时崛起于世界东方。

最后来看国内。在中国,除了生机勃勃的大陆而外,我们还有两个重要的“鸡脚”——这就是台湾与香港。

台湾对于中国的意义主要是政治民主方面。台湾通过自己卓有成效的民主实践告诉我们:中国人并非不能实现民主,中国人的民主也可以搞得轰轰烈烈像模像样。当执政的国民党宣布开放党禁报禁之时,有人就担心其会失去手中的政权,实际上国民党也在这之后的14年拱手把政权让给了民进党。然而,在民主体制下更生的国民党通过自身改造,又在2008年通过和平的方式,赢得选票再次获得政权。可以说是付出最少的代价,得到台湾长治久安的国家管理机制。6月15日,在第六届海峡论坛大会上,政协主席俞正声表示“我们理解台湾同胞在特殊历史条件下形成的心态,尊重台湾同胞对现行社会制度、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的认同,知晓一部分朋友对两岸关系发展还有这样那样的顾虑。”这表示中共领导人对台湾民主模式的尊重与认同,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一笔。

香港则是经济自由的典范。香港可以作为一面镜子,从中我们可以反省我们自己在制度层面的成败得失;香港还是一个灯塔,我们可以通过它看到自己可以走也应该走的道路。对比香港的繁荣,我们或许可以找到我们自己的制度上的遗憾,相比于香港的国际化、廉洁、高效、自由和法治,我们也许能找到走上现代化的捷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更何况香港是我们自己的“武库”,当然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借鉴了。著名学者陈志武在《香港是中国的无价之宝》一文中有云:“香港是中国的无价之宝。香港的传统就是自由经济、法治下的自由社会,不干预反而她会更好。香港是一个非常令人向往的现代社会,也是人类的经济奇迹,在许多方面都是值得内地学习的榜样。除非内地在制度保障和新闻媒体舆论监督问题上有实质性的改善,让司法、市场监管和媒体都享有相当的独立性,否则那些认为‘上海能从根本上取代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的看法只能是一厢情愿。’”这些话值得我们三思。

几何学上有所谓三角最稳定的说法,如果中国能处理好这三对三角关系,则中国的崛起将在一个稳定和平的环境中进行,也因此充满希望。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 : 21ccom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