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can Chinese people be united in a common destiny? – 如何让中国人成为无法分割的命运共同体?

Read or translate in

最近,环球时报有一篇文章,叫《中国人是无法分割的命运共同体》,非常忧虑的表现中国已经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如果我们中国人放弃共识,那么中国将沦 为外部势力的傀儡,独立自主将不复存在。他特别忧虑:一旦中国人放弃共识以后政治问题会爆发出来,各种民族问题、宗教问题会释放分裂中国的能量,西方就会 找到撬动中国的杠杆。这种忧虑提出了一个很好的命题,就是我们这时候确实应该讨论一下:中国人是不是应该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

历史上,中国人曾经很多时候确实是一盘散沙。比如有一张照片,上面体现当年八国联军进北京城的时候,很多老百姓站在路边看热闹。当时老百姓虽然表面上都是顺民,见了皇帝都磕头,但是他心里边没有人认为自己是国家的主人,自然对这个国家也没有忠诚。

在 美国,可以说非常明显的表现出来,这个国家成功的能够把国民凝聚成一个共同体。那么,在美国有没有政治上的共识呢?在具体政策上很难找到,比如说今天在街 上有人占领华尔街,另一方面又有人号称茶党,要走保守主义路线。有人支持要在国际上支持伊拉克战争,支持出兵伊朗,有人要求走和平路线,这都是美国的立场 上你感觉有非常大的分歧。对于这个国家的走向,电视台、媒体都有各自的倾向,有很多不同的声音。但是到现在的时代,却很难看到,一个美国人无论他多么批评 自己的政府、多么对当前的政策有不同意的态度时,提出他不要再做美国人了、要离开这个国家。或者是哪一个地方,无论是印第安人还是黑人,无论他对美国政策 有多么不满意,说他们在这个国家受到歧视,也从没有人提出来:我们这个地方的印第安人或者说黑人不要在美国了,我们要独立,我们和联邦政府切割开来。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共同体的意识,需要一个坚实的生长点,这个坚实的生长点在我看来应该就是一个社会共同体的基本的公民权力。

中 国最近这几十年,在我看来,很多领域其实共同体意识恰恰是在民间成长。比有一张图片讲的是在火车的站台上,一个带着武警车牌的一直开到站台上去接人,让其 他人很挤,我看到网上很多人都在批评这个现象。虽然我当时不是挤在站台上的普通人,这个军车也没有挤到我,但我也感觉到做为一个国家的公民,这样的现象非 常不好,让我们感觉到违背了公平和对这个国家期望。

在很多时候,我们在街上看到一个摆小摊的被城管打的头 破血流,那个摆小摊的不是我的亲人,但我们一样会感到好像是我们自己为了谋生受到了欺负时候的那种痛苦,而因此产生对这种霸道行为的愤怒。这种感情也是一 种很朴素的“民吾同胞,物吾与也”的共同体意识。再比如,今天北京、上海很多地方,农民工的孩子不能享受到很好的义务教育,虽然我的孩子有北京户口、并不 缺学上,但是我依然会感到一种焦虑。看到一个孩子在街头玩耍,应该读书的年龄没有享受到很好的教育,我们就感觉到像是自己的孩子没有受到教育一样,这就是 我们过去讲“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这种情感。

就是这种来自于公民意识的情感,使我们意 识到我们不仅是生活在这个土地上,我们应该共同相处,而是不是来自于有情的国界,而来自于我们对一种基本权力的认同。认识到,我们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会具有 的最基本的权力,就像四大自由讲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追求幸福”。是在这种权力意识的基础上让我们感到,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每一个人都有和我 一样的基本权力,无论这个人是骑自行车的还是开宝马的,无论他是种田的还是工人或者政府的公务员,在这个基本的公平权力的意识上,我们之间作为公民人和人 是平等的,是没有区别的,只有在这种基础上,我们才会形成一种真正的共同体意识。而这种共同体意识并不一定需要在各种问题上都持有相同的态度、都维持着一 个声音,表示着对某一种权力共同的顺从,而在于我们内心里面意识到我们是这片土地上的公民,我们的公民权力是共同的、完整的、不可切割的。

我想,在这样的公民基础上成长起来的共同体意识,会真正使我们中华民族有真正的凝聚力,而且更加强大。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 : My 1510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