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jing: a ‘magic’ city – 邂逅北京:一座“神奇”的城市?

Read or translate in

新年新气象,时间过得飞快,又老了一岁。纵然自己不想去承认,可是2013年已然来临;回望2012,留下最多印象的城市竟是北京。我是今年开始才正式踏上北京这片“神奇”的土地的,这个地方拥挤不堪的,有部分人可能不是“很待见”,但我不厌烦。这并非意味着我对北京“完全地情有独钟”,相反,却是有些“麻木”了。

帝都除了拥挤,有什么神奇?

我承认北京是全国最拥挤的城市,不愧是“首堵”。我不想过多地去谈这地的历史,那是过去式了,好汉还不提当年勇呢。已故国学大师钱钟书《围城》里说过:“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去。”而北京就是这样的让人自相矛盾。

昨天和一个在家当公务员的好友聊天,期间谈到了北京的生活。我告诉他:每天至少要浪费3—4个小时在来回公司的路上,只是因为此地“不敢恭维”的交通。而且这个时间有时只是一个“保守”的数字,不排除意外。他的第一反应是“不可思议”。反问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还能“无动于衷”地继续呆在北京?

这里,我要强调一点:身在北京,每个人都一样。那为什么还要呆在这座城市?五个字:不安于现状。拿我这位公务员的朋友来说,我在北京的经历,他简直不能接受,甚至有些窒息。于是乎,安于在老家,拿微薄的工资,做体面的工作。

提一个问题:在北京,一个月2000rmb与20000rmb有什么区别?在我看来:其实没区别,都是一成不变的“北漂”。而他们的共同点都是想在这个地方“经历”一下,不要留到暮年徒伤悲。

帝都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大部分人追求的只是一种磨砺;他们都心知肚明:从哪里来,最终还是要回哪里去的。有点落叶归根的意思,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在“情有独钟”里有个梦,现在麻木了?

记得小时候,曾经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梦:去北京天安门看升旗以及去爬长城。那时候太幼稚,总觉得京城遥不可及。对于外界的事物总显得那么稀奇,尤其是帝都。而今,这个梦已不再是梦。现在,每每回忆起当初,总会忍俊不禁地笑话自己。

现在坐地铁1号线,每天在地下经过天安门时都没了激情。甚至有朋友邀我同去爬八达岭时,也是提不起兴致。回忆中:天安门里的宫殿“破烂不堪”;而八达岭则是黑压压的人气,何谈放松心情?

距离产生美,等你真正拥有了,就会挑三拣四。而麻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于是便会产生一种“让我欢喜让我忧”的情绪。这其实也是古都的魅力所在,在折磨中让你成长。

写到最后:

每个人来北京,都怀揣有一个梦,可大可小。对北京这城市而言,已经够传奇了。这么多年,她的魅力依然经久不衰。不管何时何地,都不要忘记:经历是一笔财富,而这“财富”也是可大可小的,具体由你自己去把握。

Article Revisions:



Source : Zhao Qiang blog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