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e waters in the world – 这世间所有的水

Read or translate in

在地面上,对水的承载其实有很多种方式。
譬如可以是江、是河、是湖、是海,是沼泽,是湿地,是瀑布,是小溪,它们被河床、陆地、石头托举汇聚成各种各样的状态。
我始终觉得,虽然我们常常说江河湖海,但是就具体的部分而言,江河和湖海其实是不太一样的,江河是线性的,从一个点经过九曲回肠到达另一个点,流域非常广阔而分布,然而湖海却是面积的,是大片大片的圆或者其他形状,是一个局部性的或者连在一起的大块。
一般来说,跟湖海比起来,江河都不会太深,而且是流动性的,河水裹挟着河床里的泥沙石块等沉积物顺流而下;湖海则会有很大的蓄水量,可以达到几十米上百米甚至几千米的深度,而且除了大的风浪来说,湖海常常是静态的,尤其是湖,我们常常用波平如镜来形容。
再细一点说,江与河也是不一样的,湖与海也是不一样的。
江是三点水和一个可,从意思上来说,可是肩挑担荷以运送土石方。“水”与“可”组合在一起,就是挑土石筑堤防汛。因为在北方地区,尤其是黄河所流经的大片土地,土质疏松,植被稀疏,经常造成河水改道。相反的是,南方的河流因为是石质或者坚硬的河床,很少会造成泛滥改道,与人工河流相似,所以南方河流被称为为江,因为江字从水从工,工是指人工,就像是人工水道,有疏导的功能。
所以河和江的不同,存在于我们对水的处理经验之中,存在于我们的历史记忆里,河的苦难的、劳役的,江则是稳定的、飘逸的。
在西方的语言里,无论江还是河都统称为River,可能是它们都不会流经中国这样大的幅员辽阔的地理空间,不会有泥土和石头这样的对水的承载的差役,所以不会像我们分成江的经验和河的经验。
湖和海的不同,是在于水的边界,四周有陆地包围的水域一般称为湖,而海则是与大洋相连的大面积水域,当然,在内陆地区有一些地方的湖也被叫做海,是满足了见不到海的人用湖对海的一种想象。
湖和海的另一种不同,也在于湖是淡水的,而海是咸水的。
有一年,我去西藏看湖,看到了有游人参观的羊卓雍错湖,也看到了荒无人烟的普姆雍错湖,以及往日喀则和亚东一路上大大小小的湖,那种湖蓝是一种沉下来的安静,在辽阔而简洁的空间中像一颗从天而降的宝石,或者大地山峰间一滴巨大的泪,格外显得神秘。
我去过大连的海,北戴河的海,连云港的海,舟山的海,三亚的海,香港的海,垦丁的海,花莲的海,既有波澜壮阔的,也有风平浪静的,既有浑浊的出海口的海,也有清澈的不被扰乱的海,每一个地方的海都有一个地方的性格,每一个地方的海都有一个地方的颜色。
这些地方的海,组合在一起,构成了我对海的经验和想象。
如果说湖和海除了构成上的不同之外,还有什么差异的话,那么我会觉得湖造成的是一种封闭的开放,对一成不变的陆地和山川的调和,把灵气注入了其中,就像是在博大敦厚的儒家中添加了空灵通透的道家;而海造成的则是一种大的过渡性,是水陆的分界线,也是陆地生存和海洋生存的区隔,既有陆地的背倚长山,也有海洋的变幻。
有人特别喜欢河,有人特别喜欢海,尤其是女性,但是对于江河湖海,我却没有这样的分别心,我觉得每一种水的承载形式都是必要的,都有着自己的独一无二和所表达出来的气质,它们在大地上刻画出各种各样的生态和水的文明,是水对土的补充,也是智对仁的调和。
我们去看江河湖海,有时候很容易被细节和局部吸引,对水草、流水、海滩所着迷,却很少被它们大的形式所感动,很多次我在飞机上往下眺望,每每会对下面蜿蜒的江河、明镜的湖泊和无垠的海面有一种沉思,对它们在黑暗的大地上点缀出的明净澄澈所惊奇赞叹。



Source : Douban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