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ecline of racism in China – 没落的中国种族主义仍在围观骆家辉

Read or translate in

(注:此文在纸媒公开发表时遭到较多删节。以此为准。)

 

最近几年一个令人感动的现象是:中国人当中的种族主义者是越来越少了。最新的一个证明就是:当骆家辉被任命为美国驻华大使后,如果是十 几年前,中国人一定会欢呼雀跃,期待这位黑头发黄皮肤的华裔恩待中国。如今,多数同胞已经能够相当淡定地看待这个事实:此人彻头彻尾就是一个美国人,无论 依其出身还是价值观。

 

很多年前,我曾经有一个私下的判断,说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种族主义团体,而且最关键的是:我们自己对此丝毫茫然不觉。那个时候, 中国人控诉万恶的西方资本主义,头一句话往往就是“西方国家存在严重的种族歧视”。那时的新生代中国人移民出国,凡混得不如意的,十有八九将此归咎为“被 西方人种族歧视”。总之,种族歧视主要就是白人对黑人等有色人种的歧视,是西方殖民主义者的痼疾。而我们中国人从来没有搞过殖民主义,所以不可能是种族主 义者。

 

其实,倒退一两百年,世界上大部分民族都是种族主义者;倒退三百年,所有民族都是种族主义者。概莫能外。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人的种族 主义思想根子,不比别的民族深,也决不会比他们浅。只不过,西方民族从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以来,慢慢发育出超越种族主义观念的所谓普世价值,并且历经了几 次动摇整个社会的、甚至大规模流血牺牲的反种族主义运动,才慢慢走到今天这个比较强调种族平等的文明阶段。即便如此,种族主义余孽在西方还会不时沉渣泛 起。而中国一直没有完整经历过这个阶段,更没有发生过任何大规模的种族平等运动。所以,中国人残存的陈腐种族主义观念,相比西方民族,只会更多,不可能更 少。

 

中国人之所以对自己的种族主义思想茫然不自觉,一个重要原因是:多数中国人误以为,只有以为自己种族胜过其他种族,才是种族主义。其 实,所谓种族主义,就是认为同一个种族出身的人(主要由肤色、眼球颜色等一系列生理遗传特征而界定),先天地就会在社会、文化和道德的层次上,具有一些共 同的品行。这不一定是奉自己种族为最优。比如说,一个黑人认为白人最优秀,行事时时向白人看齐,处处瞧不起黑人,甚至千方百计漂白自己皮肤,这黑人就是一 个如假包换的种族主义者。同样,一个黄种人,如果认为白人比黑人优秀,赞白人而歧视黑人,也同样是种族主义者。中国人种族主义的一大表现,正是崇白而贬 黑。此类行为在普通中国人当中,一度非常普遍,今天依旧时有发生。即使在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人口中,也经常会蹦出一些令人瞠目结舌的、针对黑人或白人的种 族主义言论。

 

不过,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并没有太多接触其他种族人民的机会,上述种族主义思想不容易有外在的表现。所以,大多数中国人的种族主义倾 向也更加隐晦,主要表现为对自己种族的一种混合着自卑和自大的评价。很多时候,它是一个模糊混沌的种族信念:相信中国人身上因为基因遗传,有一种与生俱 来、永远不会改变的“中华血脉”之类。这种血统论的种族主义,在上个世纪80年代,达到了高峰。那时全中国人都在唱这样两首歌。一首说:“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永永远远是龙的传人。”另一首说:“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就算生在他乡也永远改变不了,我的中国魂。”

 

今天看来,这个思想显然是荒谬的。美国黑人总统奥巴马不会有什么肯尼亚心,他的血脉里也不会永远流动着非洲魂。一般而言,海外移民的第 一代和母国之间,会有较紧密的联系;第二代移民因为父母的关系,多少会受一定母国文化的影响;而到第三代移民基本就同化于当地文化,和母国彻底无关了。但 是在当时,多数中国人对这种“华人世世代代都是华人”的种族主义谬论却深信不疑,以至于“海外华人”一度居然成为中国官方外交工作中的一个正式用语。试想 一下:假若欧盟政府每年发布报告,宣称要做好“海外白人的工作”,或者非洲国家联盟每年发布报告,要求“动员全世界黑人报效非洲”,将会是多么地可笑?

 

现在,我们终于进步了很多。当骆家辉就任美国驻华大使,我们终于不再期待这位“海外华人”为中国效力了。不过,还是有很多人以不同寻常的热情 在“围观”骆家辉,极度地关注他的一举一动,似乎总要在他身上发掘出什么不同寻常的特质来。还有一些网络舆论断言:他这个“二鬼子”为了主动划清界限,将 比纯种美国人(天下有“纯种”美国人吗?难道是指印第安人?)更加反华。一些人还是在期待骆家辉更比其他美国驻华大使更了解中国人,虽然从此君基本不会汉 语(据说略通广东话)来看,他对中国的了解恐怕还不及其前任、中文流利的白人洪博培。看来,种族主义思想在中国虽已没落,却还远未消亡。我们还远远做不到 “肤色上的色盲”。

 

@ 2011-8-16



Source : Bullogger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