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really need to get along with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 是否真的需要与港人建立相处之道

Read or translate in

香港政府首席智囊之一的刘兆佳先生今天答记者问的时候称香港与内地没有建立相处之道,摩擦还会继续。那么换位思考,大陆居民是否没有学会与港人相处,又需要怎样建立这种相处之道呢?

 

 

首先必须承认,我每次造访香港,都没有在任何情况下遇到任何麻烦,但是我可以讲流利的广东话和英文,而我基本也没有在香港试图讲过普通话。这并不是意图掩盖我的身份,而是在香港讲普通话的确会造成很多啼笑皆非的后果。例如在名店荟萃的尖沙咀广东道,我试图用广东话和D&G或者Marc Jacobs的店员交流,店员通常是吃惊或者不知所措的,我的朋友告诫我在广东道名店里尽量还是不要被人当作香港人,因为会被人笑,其实我比较难理解这是因为香港人买不起广东道的名品,还是香港人已经不自主地将广东道和大陆客联系在了一起。对于前者我不能做出合理判断,但如果原因是后者的话,那么可见这种stereotype或成见是来自香港市民本身的。本来广东道也不是只有陆客出没,如果一定要坚持在广东道扫货即等于大陆客的话,这是非常狭隘的一种看法,也可见大陆客形象差更出自于香港市民一厢情愿的想象。

 

 

如果你有机会在香港做事,那么你可能会像我一样不喜欢大部分港人心中潜移默化的殖民地心态。我不认为应该为这点责怪任何人,因为正如我所说,这是潜移默化的,不是港人选择的或者谁强加于谁的。在香港的很多大企业,甚至是律师事务所和医院,高层管理者都是英国人或者其他国家的人。虽然这一现象正在随着时代的前进而不断改变,但是港人心中“低人一等”的心态并不是短时期可以消除的。这不代表他们像很多大陆媒体描述的一样抱紧“英国爹”不放,事实上,他们一点也不喜欢这些高层次的外国人,私底下以“鬼佬”“鬼仔”来称呼他们,表面上则是另一番膜样。尤其是97之后,留在香港的英国人或他们的后代也过得不怎么舒服。他们在学校里不能与香港人打成一片,在公司里也会受到香港同事的暗中排挤。但是这种表面上的尊卑有别还是有所体现的。那么对大陆人则反之,他们是曾经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心态的。可能在97之前他们并没有这么针对大陆人,就好像他们的确也不喜欢台湾人,尤其是香港的师奶们常常认为台湾女人是狐狸精和抢老公的人,而台湾男人则是油腔滑调的骗子。但是他们的生活中曾经只有一个假想的鬼佬敌人,现在多了曾经低于他们许多的大陆人,而更多的大陆人取代了曾经在香港作威作福的鬼佬,那么香港人对大陆人的心态怎样,我想也就不难理解了。

 

 

其实香港作为亚洲金融中心的前景怎样,多半人并不是信心十足的。我曾经与一个在香港著名企业做高管的印度人聊天,那个时候我还考虑去HK发展,她说她认为HK is dying, 她和她的男友更加看好上海,也将在3-5年内搬到上海,但是她周围的香港人不这么看,或者他们这么看但是他们不愿意承认,还做着世界之都的梦想。当然这是她的一家之言,没有人知道上海能否在今后的若干年内取代香港的地位,但是至少,我们看到了很多在香港发展的人也不是充满信心的,他们更多地把香港作为一个踏板,寻求更好的机会。作为一个法律人,我承认香港作为中国法律之窗在短期之内是有很大的优势的,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欧美著名法律学者和律师来到中国,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法律人拿到其他国家的执照,他们对于中国的法制建设将带来非常多的积极的作用,而本届政府更是对依法治国表达了不可撼动的决心。如果中国大陆在几个法律领域内能够在世界上找到自己的位置,那么香港作为交易窗口的优势就会消失殆尽。而且目前香港的法律系统还是比较排外的,对于英联邦国家以外的法律人才缺乏积极的引进态度,那么长期下去,可能也会对香港的司法优越性带来一定的影响。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背靠步步崛起的中国大陆,香港居民如果有一些不那么包容的心态,其实是非常正常的。当然我们希望他们能够将这种愤怒转移到积极向上的建设性态度上。但更多的市民只是一味的比较香港哪些做的比大陆好,大陆客每年从香港扫荡多少产品,这种思路是及其短视的和不健康的。

 

 

当然,我们在与港人的相处中,有很多需要反思的地方,但是港人并不能奢求大陆人一直抱有一种取经或者学习的心态去香港。香港只有700万常住人口,其中可能有一半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香港,他们看不到这个世界是怎样变化着的,他们靠着炒卖求生计。而大陆有13亿以上的人口,我想,在大陆寻找700万和香港市民层次相当的人,应该不是一件难事。如果香港市民连这700万人都不想去学会相处,就更加没有办法去理解和了解剩下的十几亿人,而他们失去的,也是从这剩下的十几亿人和广阔的大陆腹地学习的机会,而久而久之 ,只能令香港和我们心中期冀的国际化大都市,渐行渐远。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 : My 1510
image source:http://www.imwenhao.com/2012/08/370/

Tags: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