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never thought I would be the third person – 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当小三

Read or translate in

这是几天前的事情,我想我现在可能已经陷入到一种极其可笑的自我臆想中,不知道该给谁说。那么树洞,请让我悄悄告诉你。

我今年虚岁23,毕业一年,现在工作非常稳定,稳定到恶心的地步。从小家教很严,一直到大学都没有在感情这棵树上加过天赋点。

但我有喜欢的姑娘。大一刚开始便被她吸引。真的是喜欢得无可救药。只是懦弱和自卑如重石般压迫自己不敢表达爱慕之情。直到另一个男生出现,向她表白,并且成功成为她男友之时,我才发现什么叫做心痛。那是一段天昏地暗的日子。

其实我现在完全不明白之前为什么如此懦弱和自卑,事实上我问过很多好友,就我本身而言,不丑不帅,不高不矮,时常冷静,礼貌待人。大学也有女生主动接触,但总是会下意识和她比一比。于是便发现自己还是在喜欢着她,不可救药的。

我这一点曾经一度让班里人以为我是gay,而我想也正好有了这个名声在外,省去好多感情的事情。于是我一边考虑着自己的路,一边看着她,不知何时是尽头。

毕了业我找到了工作,她通过人介绍也进了事业单位,很少联系,几年大学生涯已经慢慢让我明白错过了,那就真的是错过了。也为大学梦到她,醒来后无助 地抱住自己难过一天而感到可笑。关注菜头叔的槽边往事很久,很喜欢菜头叔的文字,看了他写的《写在情人节边上》后,我才朦朦胧胧明白过来,自己始终一个人 的原因。

我开始尝试去放低仰角,观察细微,开始适当放开自己跟着感觉走。期间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也不再逃避自己依然喜欢她的想法。我想,几年过去,可能现在 的喜欢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冲动,更可能自己所谓的喜欢早已变成了一种莫名的信仰。我想重新观看自己和她的关系,我尝试——事实上我也确实做到了——放轻她在 我心中的位置,喜欢便喜欢罢,只要她能幸福就好,也不必计较她的幸福源自何处。

直到前一段时间,我因事请假回了家,她也正好因为家里的缘故住在了我家附近。我中午打电话给她请她吃饭,以表地主之仪,吃完饭陪她逛了逛街,发现直 到现在,和她一起,即便满城黑丝,我的目光中也只有她。但是已经那颗心已经安静下来好久。她有男友,还是大学那个男生,人很好很好,包容她关心她……爱 她,似乎见过父母,我内心微笑着祝福他们。所以我一直克制,保持距离,不断告诉自己,不可能了,真的不可能了……

第二天她打了电话,说你也该回去上班了,昨天没玩好,今天出去吃烧烤吧。我想了想,说行啊。等她下课已经很晚,我打了车和她去吃烧烤,司机师傅不小心拉错了地方,还好离目的地不远,我们便慢慢走过去。

吃烧烤没什么,说些琐碎的事情,然后夜里送她回住处。她的房间在六楼,夜黑我怕她害怕,也是我想多和她在一起再待一会儿,可能下次再见,她便嫁给了 他人。我送她上楼到屋里,扎了包酸奶便匆匆下楼,深夜没有出租车,我在马路中间走了好久,想着她,笑着,手舞足蹈着,但心里没有一丝痛楚了。

接着便回了单位,她突然发信息说告诉我一个事情,但是不准乱说。我说好啊,叔叔我(偷笑)是出了名的耿直。

她发短信说喜欢我了。

她说这几天满脑子都是我。

当时旁边正放樊凡的歌,我内心如此激动。我压抑了好久,我在考虑我到底该怎么说,是说我从大一就开始喜欢你了呢,还是打个哈哈敷衍过去。

想了想,我告诉她我喜欢她很久了,从一开始。然后我又告诉她我现在其实已经静下来很多了。她说我真的藏得很深,大学四年居然没有发现身边有我这么一个闷骚男。

她说她想跟着感觉走,她说怕错过今后会后悔。我一直没有表态,因为我感觉这时候不经思索,是不理智甚至不负责任的。

之后三天,我突然发现大学时后压抑的对她的思念真的是一下子就冲破了自己的防线。我反复思考到底该怎么办,是放弃还是该争取。直到第三天,我发现这 几天除了在想她之外什么都干不下去的时候,我决定给自己一个机会。不管是所谓的挖墙脚也好别的什么也好,我都应该和她一起走一次。女孩子既然敢伸出了手, 那么剩下的路程,不管前面是什么障碍,我都应该牵着她的手勇敢地走一遭。

我向她表白了。

她没有拒绝。

我说谢谢你走了第一步,谢谢你的勇敢,剩下的交给我吧。

之后便是考虑如何向他男友分手。我不想给她压力,我说你慢慢来,其实我喜欢你想你幸福,并不是自负地以为只有自己才能给你一切。

我从未如此坦诚地说我的想法。

她说她也不想后悔,说明白我的意思,但是长痛不如短痛,也不想我插手她分手的事情。跟她家人商量之后,很决绝地跟他男友说了分手。

他男友哭了好久,她也哭了。她告诉我时候,我才知道他们之间真的感情挺深。他男朋友喜欢她可能不亚于我喜欢她。我有点自责,很可能就这么当了小三儿拆了别人的幸福。

第二天我抑制住自己没有主动联系她,我反复想该怎么说,告诉她我做好了任何结局的准备。睡觉之前,就在我正打算把最真实的想法第二天说给她听时,她来电话了。

她说分了。但是很难受。

我说这件事情我不想去哄你,逗你,我想陪着你,不要让你去逃避,勇敢接受面对他,这样,想开了,或许就能放开些。

我说你放心,我会对你不离不弃,你背后一直有我在,我陪着你呢,只要心在一起,没有什么坎儿是过不去的。

我知道她现在肯定也在自责着,但同样我也一直受着自己良心的质问。可是话已泼出,我就应该毫不犹豫牵着她奔跑起来,只是在静下来的时候,我会反思,自己做的,是否正确。

人生远比小说狗血多了。

如果署名,请叫我痞子。

Article Revisions:



Source : Shu Dong
image source:http://www.flickr.com/photos/drzuco/4019935710/in/photostream/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