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vulnerable are vulnerable groups – 弱势群体的弱势

Read or translate in

近来两则新闻,一则是东莞一打工者在楼上看到一路人不顺眼将其杀害,在法庭上施害者声称可以赔偿,法官质问其有没有经济能力赔偿?其哑口无言;另一则是在深圳一湖南籍残疾人非法营运,其车辆被交警扣留,后在交警大队门口威逼索要车辆。这两则新闻的主体都是所谓的弱势群体,可他们破坏的是法治;弱势群体维护自身权利时往往是裹挟着悲情,晾晒自己的伤疤以此博得社会大众的同情,最后得到了本该有的权利和利益,甚至能额外获得更多。但是法律、程序、准则等等维系一个社会正常运转的机制被这一次次的晒伤疤戳的千疮百孔。一个更大的恶性循环在于弱势群体与强势群体之间的裹挟着相互不遵守规则,更没有共同认可且遵守的规则。双方都在享用这特事特办的好处,强势群体利用权力、关系,而弱势群体只有利用弱势群体带来的伤疤优势。普遍问题被个案处理,这就是一个社会的悲剧。

 

 

当我们长期接受错误的观念灌输,尤其是那套少数服从多数,穷人是好人,弱势群体具有道德优势的逻辑之后,我们在判断一件事情时这样的观念就先入为主,道德审判成了准则,当事者先以身份作为先决条件,是在道德上加分还是减分,让弱势群体的道德高地无限制的延伸到了法律的领域,法律问题道德化,认为强势一方是作恶者,有钱人是为富不仁,富人和穷人之间的矛盾在大众的舆论中就已经处于劣势,看我们的媒体报道新闻标题喜欢用“宝马车撞人”,如果是大众化的品牌是这样的把名称作为标题吗?会写“丰田车撞人”还是“比亚迪车撞人”呢?媒体人的专业素养令人担忧,博眼球无中立报道。我们对作恶者的认知有多少呢?我们总是被这惯性思维、断章取义的标题给误导到一个错误的方向,更可怕的是读者从来不去看文章中的详细内文。媒体把西方小报的下作学的栩栩如生,而国际主流提的职业操守却一点也没学到,上面不管时中国的这些媒体就把自己吹上天,成了公平正义、老百姓的代言人;当上面给你吃屎时,你连哽咽一下的动作都没有,你可以说自己身不由己,但是千万别在没吃屎的时候张着臭嘴说自己多么的有正义感!中国人本身就喜欢看热闹,微博推波助澜。形成了围观,所谓碎片化的信息并没有起到什么正面的作用,只是让中国人情绪化的多连拍而已,只看标题不看内容,标题党把大媒体变成小媒体,这媒体与网民形成了恶性循环。

 

 

新闻报道一江西籍老革命随子女来深圳居住,希望申请深圳的老革命待遇受阻,有部分人谴责户籍制度,为什么不问问老人在其户籍地是否有相关的待遇?子女以及外孙女的经济能力也不差,其外孙女还嫁到香港,为什么老人还要住街道办的地方呢?是不是有点蹊跷,如果你在户籍地已经接受了老革命的待遇为什么还要再在深圳申请呢?难道要拿两份还是因为深圳的待遇高而选择深圳呢?他的子女为什么不赡养他呢,难道利用是为国家战斗过的身份而引起大家的关注,获得其想要的利益?这则新闻的标题直接就扣上了户籍制度的账单,似乎这类问题解决办法也只有用户籍制度来做症结了。难道我们不想一下其户籍地的待遇费用是否是每月转账到其账户?此类事件在国外又是怎样处理?即使是在中国这样的待遇是不是国家的统一标准外加当地的额外补助呢?似乎很少人去追究此类制度是否完善,而每次都是个案处理,令人唏嘘。

 

 

如今在中国每个人都是在角色转换中,你可能现在是弱势,但是你在某个职位上或许是强势,或许是弱势,比如城管在执法中使用暴力,将小贩打伤或致死,他就是暴力的,而城管已经完全暴力化、污名化,另一种城管做起了权力寻租的勾当,已经不使用暴力,这样的隐忧同样值得关注,同样的一些小贩在某些路段被收保护费,而城管无力去查处,黑社会组织盘踞,而城管无能,甚至是遭到黑恶势力的打击报复,那城管就成了弱势。这样的强势弱势角色转变就是如今社会上个人的角色以及问题。

 

 

在执法查处时被暴力化、污名化,但当被暴力致死则谴责暴力,正如另一则新闻报道河北一货车撞死交警,拖行长距离,网络声音谴责货车司机;货车司机是弱势群体遭受交警的剥削,尤其是一些异地车辆在外地遭受执法部门的刁难就更是时常发生了。犹如医生,潜规则收红包,医德滑落、利益熏心,之前新闻讲述研究生医生被17岁患者刺死,引起一面倒谴责患者的暴力。航空公司托运乘客的行李,砸坏了乘客的行李而蛮横对待乘客,但被有背景人士欺负了空姐却不能维护员工,这可怕的反差,欺软怕硬!同样是航空公司,这角色在不同的场合和实践中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是完全不一样的!要反思个人与职业的关系了。

 

 

城管与小贩,交警与司机,医生与患者,背景与态度,这一个个角色都在折射着我们这个光怪陆离的生活。如今中国的可怕问题是每个人都是潜规则的受益者也是受害者,每个人却不能自拔,每个经过自己管辖领域时则雁过拔毛,如新闻报道一样千年古道猎杀候鸟一样。这可怕的恶性循环,使得生活在这个社会的人都成了瘾君子,吸食着这可怕的权力毒品,而且剂量越来越大,而我们的良心、心灵、善良等等一切都没了,剩下的就是假仁假义、义愤填膺、心胸狭窄等等这些不那么光鲜的糟糠。

 

 

每个行业的人都有强势或使用暴力的人,而不止是简单的其身在的行业,关键是制度的归管和法律的威慑,荀子说人之初性本恶,这就是我们的人性。我们习惯性的对职业进行标签化,更喜欢把某些职业单独揪出来进行全民公审,从个案新闻发生,到媒体集中系列报道泛滥成灾,这中间穿插这对某个行业的公审,公务员、教师、医生、商人、公众人物等这些职业都已经被全民公审过了,而这些职业的归管,制度化建设呢?似乎都远没有实现。公审是宣泄,是私愤的龌龊。在公共问题里夹带私货已经成为了我们这个社会的特性。

 

 

如果是弱势群体犯法,在分析原因上首先是把大环境说个遍,把个人的遭遇当做借口,把原因当做借口,似乎这样形成了一种气氛,某种可以法外量刑了,弱势群体犯法是会被同情的,但是从来都不会解决以后类似的问题,更不要说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生活了。这阶级情怀只是家族意识、省籍意识的延伸而已,是以后的杂乱矛盾。

 

 

没有形成大家共事,共同遵守的规则,中国右派和左派的鸿沟或许比当年美国南北战争时双方的鸿沟还要大,而且还不能弥合,更可怕,最后都是黑白对立没有可以讨论且预留的缓冲区,没有侥幸的机会,正如中国历史上的一幕幕悲剧,成王败寇、斩草除根。这样的结果同样又是为什么出现的原因,这零和游戏让人失去了可以讨论的机会,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基因,我们的制度,我们的政治都是草本植物,所谓一岁一枯荣,茂盛的时候一望无际,枯萎的时候哀鸿遍野!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成为木本植物。

 

 

绕不过的问题,假装的包容民主,到自己利益受到改革时,自己就没了包容民主了,我们没有一个真正的准则,同时也没一个客观的大脑,科学的态度,没有这些就什么也建立不起来,就只有先羡慕,后移民!对待同样客观存在的事物会有截然不同的态度,比如同样是关于植物人苏醒,如果是因为唱红歌会被冷嘲热讽,如果是听麻将声则是一笑了之,如果是读情书则会感动,同样的是呼唤出植物人的苏醒刺激点,可所读出来的内容则不一样。都盯着刺激点的内容,却不看是否是具有科学依据,正如我们现在每个人如同醒着的植物人,能刺激我们躁动、兴奋的只有那些愤怒,却没有一个正常社会的要素。弱势群体不也正如此吗,麻木的活着,愤怒的宣泄这社会的不公,特权阶层的不良,自己想尽办法成为权力结构里的一员,殊不知尔等已经是其中一员,若无尔等怎会有这社会及其现象呢?

 

 

请站着死去,而不是跪着愤怒!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 : My1510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