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mountains – 山说

Read or translate in

好久没有爬山了,贴篇老早以前写的生活圆桌:

我在北京长大,这辈子亲密接触的第一座山就是香山。记忆中香山很高,当我费了老大的劲爬上山顶后,做了两件事:吃书包里的那块奶油面包,看远处那座天安门城楼。

后来有机会满世界游山玩水,爬了很多名山大川。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反而不是那些很高的山。我见过的最美的山是位于阿根廷帕塔格尼亚荒原西边的“塔山”,海拔只有3000多米,可因为纬度高,仍然常年积雪。“塔山”有3个并在一起的顶峰,全都是直上直下的峭壁,没有立脚的地方。再加上那里的空气含水量大,山顶常年笼罩在云雾之中,因此“塔山”居然以3000米的高度成为世界上最难登顶的山峰之一。

“塔山”的脚下有一个冰川,我就是在那里见到了刚从半山腰的营地里下来的几个职业登山家。他们个个面有菜色,因为常年不洗澡,浑身发臭。原来他们两星期前就在营地等天气预报,只要有一整天的晴天就准备冲顶。谁知等了十几天都没等到好天气,终于弹尽粮绝,只好灰溜溜地下来了。当时我就想,以登山为职业的这帮人整天风餐露宿,像一群苦行僧,他们到底图什么呢?

这个疑问后来在云南得到了解答。我在丽江的一个酒吧遇到了一个纳西族登山家阿本,他是给外国登山队当向导的,爬过很多座8000米以上的高峰。和我见过的其他职业登山家一样,阿本人极瘦,酒量很大,精力旺盛。当桌子上的3瓶青稞酒全都流进肚子之后,我问阿本:“你为什么喜欢登山?”阿本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后使劲地想了一秒钟,对我说:“我不喜欢登山,我只是喜欢登山回来以后的那几天假期。”

阿本告诉我,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登山回来后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放上自己喜欢的音乐,一个人静静地待上一个礼拜不出门。“我爬山的时候最痛苦了,可我还是喜欢爬,因为我喜欢回忆,一个人在脑子里把爬山的细节和沿路的风景过一遍,那种感觉最美好。”

听了阿本的叙述,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真正的山不是为人类准备的。山上不适合人类居住,你永远无法征服它们。你所能做的只是到山上转一圈,山会告诉你一些事情,帮你从更高的角度看看你所生活的这个世界。然后你还是得下山,过着你的家常日子。只是别忘了每天朝山顶望一眼,想想山跟你说过的那些事情。

后来我又回到了北京定居,我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游香山。我发现香山其实很矮,而且从山顶上望不到天安门了,只能看见颐和园的昆明湖。嗯,该写一篇《湖说》了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s :

source: Bullogger
source: image source: Xinhua.net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