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back home ! – 回家吧!

Read or translate in

说到回家,总会浮现动物世界里的角马。

 

角马有家。

 

非洲角马的家,简单。家是肥美的草,家是湍急的河。河里有鳄鱼,对岸有狮子,过河有同伴的误伤和践踏。

 

家总得回,纵是死,纵是妻离子散,因为那是家。

 

万千角马回家,场面壮烈,角马过后,尸体遍地,鳄鱼盛宴。

 

动物们都有家。

 

人是动物,人有家。

 

人是高级动物,人的家,复杂。

 

人有两个家。图腾的家,老父老母的家。

 

家里是放心的地方,回到家,心也就落了地。不回家,那心,总在空中悬着。

 

悬着的滋味如同断线的风筝挂在树上。

 

家是开始做梦的好地方。

 

有父有母就有家。

 

我们都有一个家,那家盛满了温馨和甜蜜。

 

家里有老父老母的温度,有老父老母的呼息,有老父老母端来的热饭,有老父老母端来的洗脸水,有老父老母落在儿女身上的牵挂,有老父老母的唠叨,有老父老母刻在手上的老茧,有老父老母岁月留在脸上的皱纹。

 

父母老了,儿女们也就长大了。有父母儿女,家就完整。

 

职场上的客套话,再也说不出,说出来,会被父母的笑打得满地尘土。从小看到老,孩子们的精明总被父母看透。情感总是最有穿透能力,当儿女的在父母面前不能装,装也装不下去,在娘肚子里,母亲就知道你想啥。一出生,光着屁股看世界,首先看到的是自己的父母,屎尿拉多少,父母都记着。赤身裸体的,父母都看得清。长着小JJ和不长小JJ的,带把儿的和不带把儿的,父母都知道,不说。

 

来到世上,每一个人是父母的种子,都有父母的遗传基因密码。开完花,结完果,最后都归于父母,还于父母。开花好时节,是父母浇的水,结果好收获,是父母施的肥。

 

小的时候,父母是一棵参天大树,在树下乘凉。儿女大了,孩子们长成了参天大树,让父母在树下休息。这是树与树的支持,是家与家的关照,是家树与家树的传承。根连着根,心连着心,伤着一个小树根,全家都痛。

 

是家,总要回。

 

农民工排队买票要回家。为了一张小小的长方型的火车票,他们几个小时几个小时的排队,甚至一夜一夜地排着。那一张张火车票,载满了回家的乡愁。城里不是他们的家,他们的家,在农村。城里,是他们流浪的地方,汗水撒下的地方,眼泪流下的地方,他们是城里人家的看客。

 

小资们开车回家,一家三口,大包小包,盛满了回家的梦。

 

大资们开豪车回家,耀武扬威,手持不同的卡,充满了不同的人生财富。

 

为了回家,坐飞机,也如打出租车,打飞机,飞机也能打。

 

能回家就是骄傲。

 

有山翻山,有岭过岭,有河过河,有路走路,有桥过桥,没有桥,摸着石头过河回家。

 

那是回家的大军,那是中国的壮观,千军万马。

 

只是回家的路,如角马,不好走,不好回。

 

连霍高速公路十三个人要回家,家没到,两眼再也看不到家,好在有天堂。

 

那鞭炮,过年放的,路上提前爆响,震碎了回家的梦。

 

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五个大学生,实习完,要回家,终没有回去,心把家伤了,伤得七零八落。

 

两个民工夫妻骑着摩托车回家,死在回家的路,家里还有一个一岁的孩子等着爸爸妈妈。

 

贪官们也有家,他们都住二奶家。

 

还有人有家,有家不能回。神木龚爱爱,广东省陆丰市公安局党委委员赵海滨有家,家太多,也就不是家,家成了欲望的栖息地。

 

有欲望的家,丧家。

 

有图腾的家,兴家。

 

能回家的都回家吧。

 

一首回家的曲,听着,满脸的泪水。

Article Revisions:



Source : 21ccom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