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kind of harmony should we support? – 哪一种和谐是我们应当拥护的?

Read or translate in

常有一些年长而又好心的人出于善意郑重地谆谆告诫我说:“你千万不要关心政治,不要说政府的不是,那对你没有一点好处”。

 

 

对于这样的告诫,我在礼貌地表示感谢之余,我总是这样回答说:“我其实从不关心政治,从不说政府的不是。我其实只关心我自己,关心我自己的身体会不会不可抗拒地遭到来自食品或空气的毒害、关心我自己或自己亲近的人是否遭遇到不公正的事情并因此忍受痛苦。我只是一个自私而又自闭的人,我关心不了那么多。然而,就我这样一个最大限度与世隔绝的人,却也日益感受到那些个对我有害的事情越来越多且越来越近了。即便是这样,我也从不说政府的不是,只是对着那制造社会不公、危害着国家的长治久安的‘神秘’因素表示愤怒而已。即便是这样,也免不了被某些养尊处优的神秘的老爷们视为刺谬、视为对‘政府’不满,他们似乎会自觉地无意识地把一切坏事都与政府联系起来、且把一切人们针对坏事的不满归于对政府的不满、把一切表达不满的人一皆视为与政府作对人。呜呼!在这样的养尊处优者的逻辑之下,人挨了打是不能喊疼的,且不能骂那打人的棍子,而应该‘和谐’地对着那棍子唱一唱赞美诗。一喊疼,那就是介入政治,就是别有用心。于是就有了破坏‘和谐’的嫌疑。然而,人要是受到了侵害,又岂有不喊疼的道理呢?仆也不敏,还望尊驾教我喊疼而又不冒犯政府的法子”。

 

 

其实,年长者的告诫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几天,什邡人就终于因为担心钼铜项目带来的污染而喊疼了,而他们的喊疼也不可避免地惊扰和冒犯了当地的政府。于是乎,当地的政府老爷们赫然斯怒,把棍棒悍然的加在了喊疼的老百姓的身上。老百姓的喊疼,在养尊处优的老爷们听来是多么地刺谬、多么地不和谐,即使老百姓反抗的仅仅是一个工商项目、远非政府本身,也足以被老爷们视为反对政府而采取专政的、霹雳般的手段了。要知道,养尊处优的老爷们的感觉是柔嫩而又敏感的。老百姓喊疼,对他们的耳朵而言就如同针扎般难受、且必须用棍棒予以坚决地回击。

 

 

每个人都是怕疼的。什邡的人们岂不害怕老爷们的棍棒所带来的痛苦呢?然而,什邡的人们更害怕因污染而遭受癌症所带来的疼痛,所以,什邡的人们也就不怎么害怕那来自棍棒的痛苦了。于是乎,有了什邡街头群情激奋的一幕幕。

 

 

包括我在内的生活于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大多数人是不反对政府并热爱和谐的。但如果那些个养尊处优的“神秘”的事物们顶着“政府”的名义最严重地破坏着人们热爱的和谐,那么,我们是应该拥护政府所真正需要的和谐而反对那些个顶着“政府”的名义最严重地破坏着和谐的事物呢、还是拥护那顶着“政府”的名义而破坏着和谐的事物而反对政府所真正需要的和谐?

 

 

愿年长而好心的通达人士有以教我。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 : My1510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