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 reflections on rural life in China – 关于中国农村生活的一些感想

Read or translate in

今年春夏由于一些事情,回到家乡住了一段时间,许多年没有在家乡长期居住,只是逢年过节偶尔小住一下,这次的家乡居住经历,感慨颇多。

中国乡村的实际情况距离我心目中的悠闲田园式的生活还是相距甚远的,那种炊烟升起、鸡犬相闻的祥和可能一直都只是我心目中的一个幻象而已。我心目中的乡村生活比起现实中的中国农村可能更加接近欧美的乡村:宁静、祥和、干净、绿化良好、适合人类生活。

其实,在农村,最大的感受是压抑,和家乡父辈之间的思想隔阂、政府机构的张狂的腐败、还有就是家乡人如此卑微的生活方式(他们根本就没有民主和自由的概念),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感到毫无希望和悲伤。

我在家里和很多人聊了天,我发现很多我本来认为没有什么想法的人其实是有自己的一套生存哲学的,如果我们不去道德上去评判的话,你会发现其实他们是很聪明的,而且很有想法,懂得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去钻营自己的生活,让自己过得更好(他们心中过得更好的唯一标准就是赚取更多的钱),很多地方甚至是大部分地方我实在是自叹弗如。我不知道我是该替他们高兴呢还是悲哀,虽然也许在他们看来我才是应该悲哀的一个。

父辈们对农田的执着让人感动,但是,又让人感到痛心,农田里的劳动,已经占据他们的大部分甚至是全部的生活。不看书,也没有娱乐,家长里短的闲聊亦或是种地经验的交流,吃喝拉撒睡加上干活就是他们整个人生。其实,我也是参加了一些农活(很抱歉之前干活实在是不多),个中的辛苦实在是无以言表,如果让我长期去承受这种辛苦,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坚持的下来。在家里怕干农活一直是一个被人鄙视的个人特征,我就想,我其实也是那一类人,我仔细分析过,我最怕的应该不是其中的苦与累(虽然那种苦与累我实在是不想承受),而是没有希望。农田里的劳作是如此的辛苦,然而收益却是你不敢想象的少,说明白点就是一年到头仅能糊口,这里的仅能糊口不是比喻。

中国人向来都是没有真正的宗教信仰的,他们不相信彼岸世界(虽然一部分人会口上宣称自己相信),几千年来就是靠着代际的传承来找到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的,孩子身上寄托着他们生命的全部意义。所以,生孩子尤其是男孩就是很多农村家庭的一项非常重大事情,然而生男生女总是不可控的,所以就与中国的一项政策相抵触了。计划生育这个概念在现在中国的实际情况看来实在是很有必要的,有限的资源,不断膨胀的人口(我们这里不去评价这一切都是建国初期政府提倡人多力量大鼓励生育所造成的),让人不能够接受的是现实计划生育工作的方法和机构的运作方式。

如果你没有在中国农村生活过,你可能不会感受到农村计划生育工作中的肮脏、腐败、野蛮和血腥,其实在农村,所谓的计划生育不是让你计划生育,而是准备好钱,尽量多的生。计划生育工作人员的目的不是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云云,他们没有那么远大的抱负和理想,也没有那么高的境界去理解这份工作,他们唯一想做到的就是尽可能多的收受贿赂和收缴罚款。对于有关系抑或是有钱并且愿意出钱的人家,你可劲的生,他们睁只眼闭只眼,甚至上级来检查了,他们都会提前通知你躲避;至于那些穷困一些行不起贿赂也交不起罚款而又想超生的家庭,不好意思,你们破坏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是人民的公敌,如果放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可能给你一顶反革命的帽子也不为奇,要狠狠地打压和整治,工作人员到这些家庭的家里,殴打、抓捕相关的家庭成员(我不知道这是谁赋予他们的权利),然后让该家庭拿上足额的罚款去赎人,在国家政府工作的借口之下实行绑架之实;更有甚者,对于那些抓捕了家庭成员依然缴纳不起罚款的家庭,则见牛牵牛、见车拉车,实在是什么都没有的,拆了你家的屋顶以泄愤也是不为奇的,其气焰和行径,比起网上风传的那些城管驱逐、扣押小贩的情景有过之而无不及,以至于我时常在想,当年的土匪、侵华日军也不过如此了。

计划生育工作实际上在农村地区除了培养了一批贪污受贿的公务员(或曰官办的土匪)之外,根本没有起到其应有的作用:控制国家人口总量。

控制人口工作要从教育和提高社会保障水平,提高公民素质做起,纵观世界上的发达国家,没有一个提出计划生育的,但是其人口出生率一直保持较低的水平,甚至某些国家出现人口负增长。除了其公民普遍的受教育程度较高外,优越的社会福利才是根本原因,让人活的没有后顾之忧,谁愿意辛苦一生去抚养大量的后代?养儿防老这种几千年来在中国最根深蒂固的观念至今仍具有其现实意义,我们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国家政府真的应该好好反思一下了。

Source: 1510, 16 August 2012

Featured source: Fastily, Wikimedia commons

Article Revisions: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