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ydream of a non-professional artist – 做一个没有职业艺术家的白日梦

Read or translate in

如果我们拒绝“职业艺术家”这种存在,那是不是很多问题就可以解决了呢?艺术商品化、体制化、艺术家生存问题、艺术形成其自身的封闭的意识形态等等⋯⋯

缘由是来自我两个MFA快毕业的艺术家室友,她们需要时间和空间去创作,所以她们不会接受一份全职工作,哪怕是与艺术相关。但她们自身当然没有资金来支持这些创作,所以她们在做的事,对毕业的打算,就是申请各种给钱的驻地项目,或者,引用一个室友的话,就是“我只想有人给我一个工作室,一个月1000美金,就那么简单。”

有时我真不懂艺术界的运作原理。如果你无法确保给予,凭什么索取呢?为什么说他们无法确保给予,因为哪怕其他所有行业都可对世界做出些许“贡献”,艺术创作本身的性质就不是参与世界基本运行,没有艺术世界的齿轮不会停。如果我说我觉得艺术应该是纯粹自发的,是不是老掉牙了?但至少艺术中不应带有强烈的目的性这一点还是在被赞同的。不是悖论么?

是不是当艺术创作从个人表达进化为当代艺术中的各种课题探索,然后通过这些探索来对世界做出所谓的“贡献”,它就得遵循游戏规则。这也是当代艺术冰冰冷的原因啊!而如果艺术创作理应是贡献和索取不对等的活动,理想的模式即得到政府扶持,因为画廊和博物馆早已被诟病,institutional critique几十年了都没过时。但是对于政府有足够的心思和余额来扶持艺术家我真不能确定会发生。而且艺术家不成了公务员?

所以如果艺术家不再是职业的,自己先养活自己,一方面使艺术回归其自发性,一方面解决了艺术和商业纠缠不清带来的种种问题,岂不两全其美?画廊这种机构首先会灭亡,艺术家不需要靠它们来做收藏的中介来谋取生计。如果艺术家不一定要卖他们的作品,那收藏也会成为纯粹的由兴趣和个人品味驱动的爱好,不会有收藏市场那玩意儿。一成为了市场,艺术就成了皮鞋房产一头被宰杀的猪。可能它本来就是吧。

谁能解答我?

(马克思主义一套大概能。所以我是潜在马克思主义者?)

Article Revisions:



Source : Douban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