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facing up to the ocean – 中国——直面海洋

Read or translate in

南中国海诸岛的争端中,中国除了外交斡旋,两条新闻事件意味深长地锲入波诡云谲的海洋。
第一条新闻——在“神舟九号”与天宫一号手控交会对接、首位女航天员刘洋举国关注的同时,仿佛是刻意表明“上九天揽月”与“下五洋捉鳖”的并行不悖,中国首台自主设计、自主集成的载人潜水器“蛟龙”号进行了7000米级海试四次下潜试验,最大下潜深度达到7020米,超越了日本的“深海”深潜器和俄罗斯的“和平”号深潜器。这表明“蛟龙”号可以在全球99.8%的海底实现较长时间的航行和作业。
西方人似乎比我们更敏感。英国《每日电讯报》直言不讳地评论:“蛟龙”代表中国“打响了征服海洋的战斗”;美国《华尔街日报》则认为,“中国计划加入太平洋寻宝竞赛”,担忧中国将在一场勘探世界大洋最深处可能相当丰富的矿产资源竞赛中超越美国,认定大洋深处的这场竞赛具有堪比太空探索的商业、科学和军事意义。
第二条新闻——海南省三沙市人民政府于2012年6月21日成立,这个地级市行政机构,隶属海南省,管辖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三沙市人民政府驻西沙永兴岛。从此,一直漂泊于中国大陆之外的“三沙”,有了踏实而稳固的主心骨。
我们可以从中国厚重的历史中,寻找“蛟龙”与“三沙”横空出世的理由。
海洋问题专家汪品先教授认为,海洋是华夏民族的软肋。是的,特别是在近现代,每当华夏民族的命运风雨飘摇之际,这块“软肋”就如同风湿痼疾般巨痛起来。
中国人是一个热爱或者说习惯于在陆地上生生不息的民族,在皇天后土的氛围中怡然自得了五千年。近在咫尺的海岸线,除了极偶然的如三宝太监郑和出使海洋诸国的个别壮举外,我们鲜少有突围的兴趣和必要。而且,国人一直对蔚蓝色的海洋有种根深蒂固的不自信,甚至恐惧。
直到列强纷纷自海上来,曾经辉煌的帝国不可遏止的落后便开始了。当西方列强在文艺复兴、宗教改革的精神支柱与工业化的物质支撑下,迷恋于竞相扩充海上霸权之际,中国还在坚定不移地执行明代朝廷的严命,“寸板不许下海”,海禁政策禁锢了中国的四肢百骸,让古老的民族没能抓住机遇舒筋活血、发展壮大。近现代中华民族几乎所有撕裂的伤口,都源自海上飞来的刀剑。李鸿章苦心经营、自谓船坚炮利的北洋海军在甲午海战中大败于小国日本,更是华夏连绵屈辱的开篇。
源自西方的海洋文明与东方固有的大陆文明在海上的遭遇战,让惯于逐鹿中原黄土地的中华帝国一触即溃,东西方文化在近代发生了大逆转。遗憾的是,尽管如此,一向疏淡于海洋意识的中国,仍在很长一段时期里,未能从根本上强化海洋战略。直到今天,在大多数国民的心目中,蛟龙号入水的分量还是及不上神九与天宫的对接。尽管前者的实际意义远大于象征意义,它不但是国家综合科技实力的展示,更标志着中国开发海洋资源能力的大幅提升。
众所周知,能源危机、资源危机是每一个国家都无法回避的恐惧,当陆上资源开采殆尽之际,覆盖地球表面71%的海洋,不但是全球生命支持系统的重要部分,更是重要的能源和资源宝库。未来人类社会的发展,必将越来越多地依赖海洋。套用一句俗语:谁拥有了海洋,谁就赢得了整个世界。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有个“以陆定海”原则。只要拥有某个岛,便有权以这个岛为基点,确定领海基线,划分领海、毗连区、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也就是说,拥有一个弹丸小岛,就意味着拥有1500平方公里的主权海域和43万平方公里的国家管辖海域,享有对整个海域中的海床、底土以及上覆水域的各种自然资源进行勘探、开发和利用的权利。所以,南海诸岛的主权声索之争背后,是大大的利益与资源之争。
103年以前,疲弱的大清王朝走向末路之际,面对海洋曾经有过一振国威的惊人之举——1909年11月19日,宣统新朝第一年,也是清朝灭亡倒数第三年,大清广海舰官兵鸣响了庄重的21响礼炮,将一面龙旗在东沙岛猎猎升起,并降下了曾耀武扬威的日本太阳旗,这一宣示主权之举,其积极影响流布至今……
而今,三沙市的设立与蛟龙号的深潜,将再一次成为史书上的标志性事件,只是它不仅仅是宣示主权,更是在全球视野下中国走向深蓝色海洋的骐骥一跃。这一跃,既是为了谋求国家长远利益,也是为了与世界携手,走向和平开发海洋的漫漫征途。
中国人向来雅好和平,但为维护主权,也不惧海上相争。华夏文明的软肋,或许将在这一代中国人的努力下,坚硬起来……
Source: China Newsweek, 2 July 2012



Source : China Newsweek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